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八十章 河中怪物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中年道士做了多少坏事牧易不知道,不过他的下场却是被一群人生生咬死,甚至死的时候早已浑身血肉模糊,耳朵鼻子更是被咬掉,就连眼睛也被人挖了出来。

    而做这一切的便是之前跪在那里的人,他们的疯狂牧易可以理解,但却没有半点怜悯,只是心中替那些死去的孩子不值。

    出了这一档子事,不管是牧易还是念奴儿,都没有继续游玩下去的兴致。

    “奴儿怨恨他们吗?”路上,牧易仍旧一手持伞,一手拉着念奴儿。

    “不怨恨。”念奴儿摇摇头,只是声音略显低沉,显然是还没从刚刚的事情中摆脱出来。

    “为什么?他们之前可是要把奴儿交出去献祭给河神的。”牧易问道。

    “他们,他们也不想的,都是那个坏人吓唬他们。”念奴儿犹豫了片刻道。

    “奴儿的对,他们其实只是一群可怜人罢了。”牧易叹了口气道。

    “嗯。”念奴儿点了点头,看她一脸认真的神色,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真的听懂了。

    原本牧易还有些担心念奴儿的情况,会不会钻牛角尖,不过随着她的话,牧易也算是放心下来,至少丫头比他想象中的要坚强,也更懂事。

    “道长,您,您回来了。”管事看着牧易牵着一个漂亮的姑娘回来,眼睛顿时瞪大了,他可是很清楚,牧易下船的时候是一个人,而且这两日也从未见过船上有什么姑娘。

    也就是,这姑娘是牧易刚刚下船带回来的。

    尤其是这姑娘长得实在太漂亮,太可人了,管事心里难免开始浮想联翩,这劫掠人口,可是犯罪,而且万一被人找上门来。。。

    center/center不过管事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坚决没有出去的想法,甚至已经在心里决定,这件事情务必要死死的烂在心里,谁也不告诉,至于这个姑娘,管事只能在心里露出一丝无奈的同情,却不会上去装好人。

    “嗯。”牧易对着管事点点头,便带着念奴儿径直回到二楼,虽然看管事表情有些奇怪,但他毕竟不会读心术,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不然他此刻的表情一定会很有趣。

    “咦,刚刚看道长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在牧易登船后,管事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皱着眉头,有些不敢置信的道,不过刚刚毕竟太快了,是不是错觉还不一定。

    “快走,开船。”管事随即摇摇头,催促着船工快点开船,甚至他的目光不时往岸边望去,生怕那里突然冒出一群人来,直到楼船渐渐远离,也始终没人追上来,管事才彻底松了口气。

    虽然掳掠一个姑娘有些不好,但谁让船上那位是江湖上冉冉升起的妖道呢,连八方堂都灭就灭,现在只是抢了一个姑娘,根本就不算什么。

    管事不断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

    可怜牧易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一个劫掠姑娘的妖道。

    因为祭祀河神变成了一场闹剧,也就无人再阻拦,所以河道渐渐通畅起来,在牧易楼船经过那处岸边的时候,仍旧可以听到岸上传来闹哄哄,以及各种凄厉的哭声。

    牧易知道,或许今年他们会伤心,会难过,但等明年,恐怕又会有人开始祭祀河神,以求河神保佑,这种传统观念,根入心底的信仰,绝对不是一时就能改掉的。

    甚至多数人都会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并且心里认为,一切都跟河神没有关系,是中年道士打着河神的旗号招摇撞骗,他们甚至还要祈求河神原谅,明年祭祀无疑会更加隆重。

    他们愚昧吗?或许有,但绝对不傻,大人物有大人物的智慧,人物也有人物的狡黠。

    这次念奴儿出来以后,便很少再回到岁月竹中,甚至光明正大的在船上现身,此刻,船上所有人都知道,牧易抢了一个丫头回来。

    汪涛在得知这件事情之后,发了一阵牢骚,如果不是两个亲兵劝阻,恐怕他已经去找牧易,让其把念奴儿放回家了。

    牧易虽然没有刻意偷听,却也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同时明白为何管事的态度会变得古古怪怪。

    想到这里,牧易摇了摇头,当真的当局者迷。

    他带着念奴儿回来,自然是没打算隐瞒念奴儿的身份,可别人却不清楚这一点,毕竟船上都是普通人,他们只知道牧易下船一趟,回来身边就带了一个姑娘。

    买的吗?够呛,更多的可能是抢回来的,谁让牧易现在被称之为妖道。

    而妖道,做坏事天经地义,如果做了好事,也会立即被人怀疑是否别有居心,或者隐藏着什么阴谋。

    “砰!”

    夜里,牧易正在入定当中,楼船静静停靠在一处宽阔的河道上,夜间行船倒也并非不可以,只是安全隐患太大,管事自然不敢冒这个险,不然楼船撞坏或者搁浅了是事,真让船上这位爷不高兴了,那才是大事。

    不过,此刻这突如其来的撞击顿时惊醒了船上的人,自然也包括了牧易。

    “砰!”

    紧跟着又一下撞击,甚至这一次更剧烈,楼船都跟着晃动起来,船舱中更是乱做一团。

    牧易从入定中醒来,眉头微皱,随后起身提着岁月竹走了出去。

    “道长,您没事吧?”牧易刚刚出来,管事也正好衣衫不整的爬上来,此刻管事脸上苍白,眼睛里充满了担忧。

    “无妨。”牧易摇摇头,却做出一副侧耳倾听的牧易,随后,他脚下一点,身子已经快速消失在楼船的二楼。

    管事见牧易突然消失,也吓了一跳,不过还没等他缓过神来,楼船再度遭到了撞击,甚至这一次更强烈,而他也因为楼船摇晃,脚下不稳,直接摔倒在地上。

    管事甚至顾不得身体的疼痛,便原路返回,这楼船虽然很坚固,但按照这种撞击程度,恐怕用不了多久,船舱就会被撞出一个大洞,到了那个时候,以楼船的重量,只怕会快速沉入河底。

    想到这里,管事脸色变更加苍白。

    眼下楼船停靠位置虽然不是河中心,可也绝对不浅,一旦沉入河底,以这个时节的气温,船上能活下来的绝对不算多,甚至还不包括他。

    等管事来到下层,正好看到牧易手持一根篙杆站在船头。

    “道长心。”管事顾不得自己的安危,慌忙的提醒起来,却是忘记了,以牧易的实力,又怎么可能会在船上出事?

    汪涛跟两名亲卫也从房间里走出,两名亲卫更是紧紧握着刀,以防不测。

    半夜三更出现这种事情本身就预示着不正常,此刻他们就算再怎么戒备都不为过。

    随着管事的呼喊,三人同样看到了站在船头的牧易,就在三人有些不解的时候,牧易却突然动了,只见他将手中的篙杆用力插1入水中。

    与此同时,水下再度有东西撞击船身,只不过这一次力度明显要上很多,不过随后,他们就听见一阵水浪翻腾的声音,哪怕离着船头还有一段距离,都能看到飞起的水花。

    现在他们就算再傻,也已经明白牧易在攻击水下那不知名东西,或许是一条大鱼,也有可能是水妖,水鬼一类。

    至少管事这么多年还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

    “哼,好个狡诈的畜生。”牧易突然冷哼一声,不过手中的篙杆却再度一提一落,水下的翻腾声不由更大了,甚至连楼船都一阵摇晃,要知道,这艘楼船长六丈有余,宽一丈七尺,已经不了,可即便如此,光凭水浪都能让楼船摇晃,那股翻腾起水浪的力量有多大可想而知。

    不过不管楼船摇晃的多么剧烈,牧易都始终牢牢站在船头,脚下像是生了根,眼神更是无比锐利的望向翻腾的水面,随即,他手中的篙杆再度一提一落,而这一次,因为灌入的力量太大,以至于篙杆直接崩裂,消散在牧易的手中。

    而水下,突然有一庞然大物跃起,其上半身,甚至已经可以跟站在船头的牧易持平。

    “快看,那是什么?”

    “怪物,好大的怪物。”

    “河妖来了。”

    船上顿时一阵大乱,这个时候,人们对于未知总是充满了恐惧,而水下,便是未知之一,因为肉眼根本看不到,只能凭各种猜测,因此,各种水妖,水鬼的传闻甚嚣尘上。

    所以,人们祭拜河神,以求其能够保佑自己,白了,还是缺乏安全感。

    之前楼船遭到水下攻击,已经让他们疑神疑鬼了,此刻,亲眼目睹那巨大之物从水中跃起,在楼船上挂着的那盏灯照耀下,水波粼粼,而怪物,更是身披盔甲,眸如斗大,其身下仿佛探出两条大爪,那张开的嘴巴中,锋利的牙齿寒光闪闪。

    光怪物上本身就已经比一头牛还要大,全部加起来,更是超出想象。

    不过很少有人注意到,在怪物的背部,插着半截篙杆,并且有血从它身上流出来。

    (第一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