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七十九章 自作孽不可活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好,那奴儿看哥哥怎么给你报仇。”

    见念奴儿不愿意回岁月竹,牧易也不勉强,而是继续轻轻的道。

    “道士,你可不要自误啊。”中年道士的声音再度传了过来,不过听上去怎么都不像是好意。

    “师父,既然他不走,不如···”旁边,一个年轻道士忍不住凑近中年道士的身边声的道,只不过他那所谓的声,在牧易听来跟大声的吆喝没什么两样。

    可惜,这个时候牧易已经拉着念奴儿起身,并且朝着中间走去。

    来也怪,原本挡在两人身边的那些普通人,纷纷朝着两边倒去,给牧易让出了一条路。

    “哒哒哒!”

    牧易拉着一手拉着念奴儿,一手举着伞,缓缓来到中年道士的面前。

    “道士,你想做什么?”看着牧易,中年道士眼睛微微缩了一下,“难道你不怕河神怪罪吗?”

    “河神?”牧易不屑的笑了笑,或许真的有河神,但绝对不是眼前这个中年道士能够愚弄的,甚至在牧易看来,他所做的这一切,都不过是取死之道罢了。

    至于什么将念奴儿献祭给河神,实际上不过满足自己一己之私,毕竟只要眼睛不瞎,就能看出念奴儿的不凡来,甚至在普通人眼里,丫头长大之后,绝对是倾国倾城。

    而在一些邪道眼中,丫头就是最好的炉鼎。

    眼前这中年道士运气很好,但又很不好。

    center/center好是因为他能够碰到念奴儿跟牧易,不好是他居然在牧易面前打念奴儿的主意,根本就是在找死。

    “如果你今天能把河神请出来,我道士可以考虑让你死的痛快一点。”牧易看着中年道士道,却压根没打算放过他,哪怕他真的能将河神请出来,也是必死无疑。

    牧易想杀他,任何人都无法阻止。

    “大胆。”这次,甚至不等中年道士话,旁边已经有年轻道士坐不住了,“我等一起把他拿下。”

    年轻道士一招呼,七八个人呼啦一下围了上来,纷纷面露凶狠的看着牧易。

    能够跟着中年道士招摇撞骗,自然不可能是什么良善之辈,甚至暗中早已不知道跟中年道士狼狈为奸做了多少坏事,至少牧易一眼扫过,除了一人,其余身上皆有怨气缠身。

    而那位中年道士身上的怨气显然尤为浓郁。

    如果他们没有招惹牧易,那么牧易自然不会去管他,天底下,坏人何其多,他又怎么可能管得过来?但对方偏偏自己找死,非要一头撞上来,那就怪不得他了。

    看着围上来的几人,牧易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只见他松开右手持着的岁月竹,而失去牧易手持着的岁月竹伞却稳稳的漂浮在半空,没有掉下来。

    牧易却压根不顾是否会惊世骇俗,径直取过那根为丫头买的冰糖葫芦,轻轻一甩。

    “砰砰砰砰!”

    上面七颗冰糖葫芦顿时飞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打入七人的嘴巴。

    牧易此刻何等境界,哪怕轻轻施为,也不是这帮稍微有点武艺在身的道士能够承受的,尽管之前七人都是闭着嘴巴的,可那冰糖葫芦却硬生生的打入他们的嘴巴,七人也同时倒地,牙齿混杂着鲜血从嘴里流出,并且七人纷纷双目怒睁,双手掐着脖子,身体直颤,看他们的模样,恐怕很难活下去了。

    中年道士没有想到牧易这么厉害,甚至在七人倒地的时候,他就毫不犹豫转身就逃。

    不过牧易又怎么可能放过他?他看着中年道士的背影,冷冷一笑,然后把手中那根竹签甩了出去。

    “噗!”

    竹签直接没入中年道士的脊部,并且穿骨而入,只余指长在外面。

    “噗通!”

    没有任何幸免,中年道士身体一软便扑倒在地上,差点砸到跪在那里的老者。

    不管是刚刚声的那名老者,还是周围跪着的众多人,都没有想到事情会生的这么快,甚至还没等他们明白怎么回事,那位高人道长的七个徒弟便全死了,而中年道士更是被一根竹签插入后腰,看其样子虽然没死,但下肢却好像瘫了。

    而这一切无疑给众人带来很强烈的冲击,之前以为是案板上一条待宰的鱼,却不想一个翻身,变成了龙,直到这时,他们才真的害怕了。

    河神是否怒,都还没有生,但眼下,却已经到了事关他们性命的时候了。

    这个年轻的道士挥手就能杀死中年道士的七个徒弟,他们算得了什么?

    “快,快杀了他,他是河妖化身,来这里就是为了破坏河神好事的,只要杀了他,河神就会息怒,不会怪罪你们的。”中年道士被一根竹签插入后腰,下肢顿时失去了知觉,死亡的恐惧让他本能的想要抗争,而这个时候,唯一能救他的唯有眼前这帮蠢民,他就不相信牧易年纪轻轻,敢对着一帮老百姓大开杀戒。

    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恐怕天下正道都不会放过他,更何况官府衙门也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他到时候也能趁乱逃走。

    那几个徒弟,死了也就死了,只要他还活着,自然可以有更多的徒弟,至于这仇怨,等他将来有实力了,绝对会十倍百倍报之。

    中年道士话一出口,顿时一阵哗然,看向牧易的目光顿时充满恐惧,委实不能怪他们相信中年道士的话,而是牧易此刻表现,已经出了他们的想象。

    如果不是河妖变化的,怎么可能一下子杀死七个道士?连那位高人道长都不是对手?

    尤其重要的是,他明明没有握着伞,可伞却自己飘在那里,若不是河妖化身,这又怎么解释?

    所以他们一下子就相信了中年道士的话,可要他们上去杀河妖,他们顿时又不敢了,他们白了,就只是普通老百姓罢了,平日村里村外打个架或许能行,真要面对河妖这种恐怖存在,哪还有胆子上。

    中年道士见到众人犹豫,直接从怀里掏出一大把黄纸,并且朝着空中一扔,顿时间,那些黄纸就燃烧了起来。

    “我已经奏请河神,为你们加诸神力了,现在你们是神兵,河妖不是你们的对手。”中年道士又添了一把火。

    正常来,只要脑子不傻,肯定不会相信中年道士的这些鬼话,但可惜,这帮人早就已经被洗脑,心中坚信河神存在,再加上牧易的强大,以及中年道士洒出的符箓,以及的话,顿时让他们身体中生出一股力量,仿佛这一刻他们真的化身成为神兵一样。

    就在中年道士话音落下的同时,当即就有几名年轻人从人群中爬起。

    “吒!”

    牧易一声轻吒,顿时如同凭空一道惊雷,震得那几位刚刚站起来的年轻人又一下子趴在地上,就连原本一些蠢蠢欲动的,也被吓得不敢再动弹。

    中年道士脸上的得意一下子僵住了,他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牧易,再也没有一点刚刚的嚣张。

    “不,我不要死。”

    见牧易朝着他望了过来,中年道士大声的喊道,然后反手就想要拔出后腰的竹签,他很清楚自己的双腿之所以不能动弹,就是因为这根竹签的缘故,只要他拔出来,就能逃走了。

    此刻,中年道士满脑子里都是这个念头,他要逃得远远的,再也不要看到牧易这个恶魔。

    只是,任凭他用多少力气,那根竹签都仿佛牢牢长在了他的身体里面,根本就拔不出来,甚至每次用力,他都感觉到仿佛有刀子在割他的骨头,痛的他浑身颤抖。

    “我错了,求你放过我,求求你。”

    中年道士看着牧易牵着念奴儿缓缓走来,头顶那把伞即便无人持着,也随之而动,看到这一幕之后,他面如死灰,虽然他也能让纸人升天,但他那不过是江湖把戏,只能用来骗骗人。

    可牧易头顶的那把伞,却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握着。

    他很清楚那代表着什么,更明白,自己多么的可笑,当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同时他也尝到了苦果。

    “放过你?再让你去为非作歹吗?”牧易面无表情的道。

    “不,不会了,我保证再也不骗人了。”中年道士连连摇头,大声的保证道。

    “那我问你,此地可有河神?”牧易问道。

    “没有,都是我骗他们的。”中年道士快道,甚至连一点犹豫都没有。

    “你以前所用活人献祭,那些人又去了哪里?”牧易继续问道。

    “我···我··”中年道士顿时犹豫起来,显然,他也知道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牧易声音微微提高就吓得中年道士浑身一哆嗦。

    “男孩都被我卖了,女孩,女孩都被他们几个糟蹋了。”中年道士终于了出来,并且一指那几个死去的徒弟,想要将罪过都推到他们的身上。

    只不过这种谎言别是牧易,就连一旁的众人都无法骗过,渐渐的,他们看向中年道士的目光已经充满了怒火,甚至一些人表情都变得狰狞起来。

    “还我女儿的命来。”

    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

    (第三更!事情明天就差不多处理完了,后天应该可以恢复正常时间更新,希望大家见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