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七十八章 河神怒,阴谋现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好,我们去那边。”对于丫头的要求,牧易自无不允,随即便带着她前往河神庙,不过牧易却没有发现,在他身后不远处的人群中,却有一个人鬼鬼祟祟的看着他们。

    要是在平时,牧易肯定可以发现,但刚刚经历了心境蜕变的他,已经收起了所有心神力量,更像是一个单纯的少年郎。

    当然,如果有人对他生出杀机,或者强烈的敌意,仍旧可以被他感知到,毕竟这已经成为本能,甚至此刻他的感应更加敏锐。

    河神庙前,正有一群道士在做着法事,案桌上摆满了各种祭品,周遭还扎着一些童男童女的纸人,显然,这些都是需要献祭给河神的。

    眼前这群道士都不是什么修行中人,不过这也正常,没有哪个修行者会自降身份来干这种事情,倒是牧易以前跟着老道的时候,这种事情没少做,虽然不是祭祀河神,但也给许多大户人家做过法事,至于过程,无非就是一个字,骗。

    不过那位领头的道士虽然不是什么修行者,但本身也有些功夫在身,至少他眼下的动作又快又好看,加上一些手段障眼法,让周围那些人对他深信不疑。

    “时辰到,请河神。”

    过了一会,那道士突然大喝一声,一震手中的桃木剑,顿时,场中就出现一股怪风,将那几个纸人卷上天空。

    “河神显灵了!”

    道士这一招顿时将周围的老百姓唬住,纷纷跪在地上,模样虔诚。

    不过这样一来,顿时将牧易跟念奴儿给凸显了出来,毕竟周围黑压压的跪了一地,唯有他们两个站着,加上两人的打扮模样,更是吸引人。

    “道士,快跟你妹妹跪下,不然河神会怪罪的。”

    或许是牧易跟念奴儿太过容易让人心生好感,所以在旁边的人发现两人仍旧站着的时候,忍不住声的提醒起来。

    甚至就连那位道士也看了过来,尤其是当他的目光落在念奴儿身上的时候,明显亮了一下,不过随即,他就转过头,继续进行着自己的骗术。

    “咯咯,哪有什么河神,就算河神真来了,也没资格让我们跪呢。”丫头显然不知道谦虚为何物,或者压根就不在乎场合是否对,在听到那人的提醒只有,咯咯一笑,自傲的道。

    不过旁边的人听到她的话后,顿时骇然失色,脸上更是露出惊恐。

    而就在这时,那些原本飞上半空的纸人哗啦一下子全部掉了下来,就连那位道士也闷哼一声,蹬蹬蹬退后数步,然后将摆放祭品的案桌撞倒,这还不算,在倒地之后,道士更是惊呼一声,“河神饶命!”

    随后,道士更是吐出一口鲜血。

    至于旁边的人已经全部看呆了,刚刚发生的一切太过,也太过不可思议,不过他们看到道士的下场,全都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是,谨遵河神令!”

    道士吐出一口鲜血后,又装作侧耳倾听的模样,数息之后,大声的道。

    随后,道士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个时候,他的那些的徒子徒孙纷纷上前恭候,至于周围的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大家且看,刚刚就是这两个人对河神不敬,以至河神怪罪,如果不能平息河神之怒,河神将再度大怒,河堤崩溃,恐又将有无数人丧命,同时,所有下河打鱼者,今年都将不会有任何收获。”

    道士直接将目光对准牧易跟念奴儿,满脸愤怒的道,而他的话,也成功激起了周围那些老百姓的愤怒,那种目光,恨不能将牧易两人生吞活剥。

    毕竟他们都居住在黄河两岸,就指望着这条河吃饭,如今听到河神愤怒,要吞噬掉他们的性命,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眼前这个道士以及女孩。

    看他们的打扮明显就是外乡人,不过这个时候,谁会管两人什么地方来的,他们冲撞了河神,连累了大家,自然不能饶过他们。

    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骤然被这么多愤怒的目光盯着,顿时吓得躲到牧易的身后,甚至她的脸上全都是不解,她刚刚的明明都是事实,这里根本就没有河神。

    至于那纸人从天上掉下来,分明就是那个坏道士做的,凭什么怨他们?

    感受到念奴儿的变化之后,牧易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眼前这个道士装神弄鬼,愚弄百姓,他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因为这些老百姓也需要一个信仰来寄托,尤其是多年传承下来的传统,牧易也没有兴趣去改变什么。

    但是这不代表他可以接受对方故意陷害他们,尤其是吓坏了念奴儿,这是最不可原谅的事情。

    所以,哪怕刚刚洗练了心境,消除了大部分煞气的牧易,也再度动了杀机,眼前这个道士,必须死。

    尤其是对方搞这一切,打的主意恐怕也是念奴儿,光这一点,今天不管谁来,都救不了他。

    “道长,可还有别的办法?”这时,人群中一个老者颤颤巍巍的问道。

    “难,难,难。”中年道士摇摇头,一连了三个难字,不但是老者,就连周围的人脸色也一下子灰败起来。

    “道长,你可要救救我们啊。”

    “求道长救命。”

    顿时就有人叫了起来,毕竟眼下,眼前的道长是他们唯一的救命稻草,而牧易,冷眼旁观,他倒要看看,眼前这个道士能有什么手段。

    “贫道救不了你们,唯有想办法让河神息怒,才能救你们。”中年道士又道。

    “如何才能让河神息怒?”中年道士的话立即让众人看到了希望,纷纷在心里想着,对啊,只要河神息怒了,不就可以吗?

    “想要河神息怒,就得把这个口出妄言的女孩献祭给河神,以此才能求得河神的谅解。”中年道士一指牧易身后的念奴儿,在这一刻,他的眼睛无比明亮,里面透着毫不掩饰的贪婪。

    “好胆!”

    牧易心中叫了一声,不过仍旧没有话,甚至脸色也变得越发的平静起来,眼睛里没有半分表情,而了解牧易的人就会知道,此刻的他,才是真正怒了。

    甚至就连那天晚上被康家的人陷害,八方堂阻路,他都没有如此愤怒,毫无疑问,眼前这个道士不知死活的触犯到了牧易的逆鳞。

    念奴儿就是他的逆鳞!触之必死。

    “这···”老者以及周围的人听到这话,顿时犹豫起来,毕竟这跟之前不同,虽然他们心中愤怒,但却尚有理智,没有真想杀人,毕竟这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这可跟之前那些纸人不一样。

    中年道士见众人犹豫,眼中闪过一丝焦急,于是便再添一把火,“你们可要想清楚了,以前河神发怒,要了你们多少人的性命,如今为了一个冒犯河神的丫头,你们要付出自己的生命吗?”

    中年道士显然很清楚这帮人的心理,甚至天底下所有人都如此,牺牲别人,来成全自己。

    相比一个陌生的丫头,无疑还是自家的性命重要。

    很快,众人的眼神就变了,再也没有一丝犹豫,看着念奴儿跟牧易的目光,恨不能两人立即去死。

    “还请道长为我们做主。”终于,那名老者沉声道。

    “请道长为我们做主。”周围的人立即附和起来。

    而牧易分明感受到身后丫头在轻轻的颤抖,面对凶神恶煞的敌人都不知道害怕的丫头,真的害怕了。

    牧易甚至很清楚,今天发生的事情会给她在心里留下什么印象。

    听到周围的呼喊,中年道士眼中透出一丝得意,他就知道,愚弄这帮大字不识一个老百姓多么简单,什么河神发怒,一切还不是他的借口?

    不过他就喜欢这种感觉,掌握,操纵一切。

    “道士,念在你也是我道家一脉,只要交出你身后的丫头,我便放你一条生路。”中年道士看着牧易道,至于放牧易一条生路,不过是罢了。

    这牧易跟丫头一看就不是简单家庭出身,他不可能放虎归山,给自己引来麻烦,最好的办法就是等牧易走远了以后,再派他的徒弟将牧易杀死,这样自然就可以一了百了了。

    至于将来会不会有麻烦找上来,就跟他没关系了,反正那个时候他也早已经走远了,天下这么大,还能找到他不成?

    不得不,中年道士打的主意很好。

    “对啊,道士,交出那个姑娘吧,这样你还能活命。”旁边又有人忍不住劝道,一副全心全意为牧易好的模样。

    “回去吧,这里交给哥哥处理。”牧易没有理会众人,他转身,半蹲下身子,看着念奴儿轻轻的道。

    “不要,我跟哥哥一起。”念奴儿使劲摇了摇头,原本她不应该这么脆弱才对,甚至眼前都是普通人,光凭她自己就能全部杀死,可现在,她就像一个普通的姑娘,又担心,又害怕,甚至忘了自己那一身本事,更忘了自己身为猛鬼,就算站在这里不动,那帮人也不可能伤害的了她。

    (第二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