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七十七章 赤子之心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当感觉楼船彻底停止之后,牧易脸上也露出一丝疑惑,然后起身走出房间。

    不得不,这楼船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在二楼,视野开阔,可以居高临下看到两岸风景,也因此,牧易一眼就看到前面水面上停靠了大大的船只,将河道给挡住了。

    “前面出什么事了?”

    这时,管事也蹬蹬上楼,牧易直接问道。

    “回道长,是当地人在祭河神,前面被封了,不让走。”管事满脸无奈的道。

    毕竟这种事情谁也不愿意遇到,而且这种事情也没处理,前面停靠的那些船只,不也照样在那里等着吗?毕竟常年在水上走的,又有几个不供奉河神的?甚至遇到这种事情少不得也要上炷香,以求河神保佑。

    “祭河神?”牧易点了点头,而且看样子,短时间内恐怕是走不了了,只能等祭河神结束,前方河道疏通才行。

    “道长要不要下去走走?”见牧易没有怪罪,管事心中也是总了口气,即便没有徐乐的郑重交待,他也不敢对牧易有丝毫的怠慢,虽然他算不得江湖人,可西集岗的事情同样听闻了。

    有时候他都在忍不住的想,眼前这个看上去柔柔弱弱,尚未及冠的少年,真的是传言中那个灭掉八方堂的妖道吗?

    每每想起,他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至少在船上这两日,牧易每次见到他都和颜悦色,从未有半点刁难,跟传言实在不符。

    而妖道,便是江湖给牧易的称号。

    听到管事的提议,牧易忍不住心中一动,别看他之前所做种种,看上去心狠手辣,城府老道,但有一个事实终究不能改变,那就是牧易的年龄。

    真要起来,牧易年仅十五岁,就算加上虚岁,也只有十六岁,妥妥的少年,只不过因为少年老成,加上一系列所做,让人下意识的忽略了他的年龄,以为他只是天生面嫩,或者修炼有成,不然也不会称他为妖道。

    如果江湖上真有人知道他不过十六岁,恐怕立即会引起哗然。

    虽然纵观古今,少年神童不在少数,甘罗十二岁拜相,霍去病十七岁封侯,夏完淳十四岁马上抗清,但那都是有历史,有特殊原因的,唯独牧易,却是在江湖上生生杀出来的威名,踩着八方堂的尸骨名震天下。

    但归根结底,牧易不是那种活了半辈子的人,心中仍旧有一丝少年心性,加之自从老道死后,他几乎所有精力都放在修行上,之后更是不断战斗,不断磨砺,从伏牛山一路走来,更是没有半点松懈。

    哪怕他意志再坚韧,也有疲惫的时候。

    此刻管事的提议,无疑瘙到了牧易心中那一丝痒意,终于让他下定决心。

    “也好,下去走走。”牧易点点头。

    “那我现在就为道长引路。”管事忙不迭的点头。

    “引路就不必了,管事自可去忙,不必管我,最多一两个时辰,我便归来。”牧易直接道。

    听了牧易的话,管事也不勉强,毕竟跟牧易在一块,他的压力实在太大。

    一会后,牧易便提着岁月竹下船了,甚至连大奴都没有带,毕竟牧易是去游玩,而不是去引起围观的,如果带着大奴去,就算不吓坏那些人,也必定会引起围观,那样也就失了牧易下船的本意。

    祭河神是每年一度的大日子,尤其是对于生活在黄河边上的人来更是如此,毕竟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黄河便是他们的饭碗。

    黄河岸边不远处修建了一座河神庙,此刻周围空地上已经聚满了人,老老少少皆有,俨然是一个集市,也有各种卖东西的。

    牧易一手撑伞,一手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白裙姑娘。

    伞虽然是把纸伞,但中间却是岁月竹,这是牧易刚刚下船的时候见有人在卖伞,特意让其用岁月竹简单的做了一把,至于他手里的丫头,自然就是念奴儿了。

    西集岗一战后,牧易原本以为这个丫头又会沉睡休养一段时间,却没想到,短短几天,她的痊愈,甚至就连境界都稳固了,这个结果让牧易啧啧称奇。

    丫头唯一的变化就是眉心多了一点东西,一个古朴的,类似符文的魂字。

    对于这个魂字符文牧易可是有着很深的印象,那是用上百个人的魂魄炼制而成,而且这上百人全都是高手,一身精气神远远超出普通人,所以由魂魄蕴含着杀意凝聚的魂字符文威力也超出了想象。

    不然也不可能一击就击破了铜灯的防御。

    要知道,即便牧易在第一难的时候,那位千子神教已经达到第二难的护法都难以击破,由此可见铜灯的防御到底有多强,可是,现在牧易已经第二难第二步,实力比之当初提升了何止十倍,铜灯发挥出来的威力自然也更强。

    但即便如此,仍旧无法挡下那个魂字符文,其威力可想而知,绝对是那位大堂主的杀手锏。

    原本牧易都以为自己要饮恨在那个符文之下,就算勉强挡下,不死也要重伤,可没想到紧要关头,念奴儿悍然迎了上去,并且轻易的挡下了那个魂字符文。

    至少在牧易看来,是这样的。

    哪怕当时丫头身体也是一阵不稳,但别忘了,丫头不过刚刚突破到猛鬼,远不是牧易的对手,如果换成丫头,绝对无法击破铜灯的防御,可却偏偏能挡下魂字符文,不得不一物克一物。

    当时牧易着实担忧了一阵,但见丫头不像是有事的样子,所以也渐渐放心下来,至于结果就是,等丫头恢复以后,眉心就多了一个魂字符文。

    按照丫头的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那个符文对她有很大的好处,甚至她脑袋里也多了许多东西。

    牧易虽然看似对那个符文漠不关心,但其实,心中却是警惕到了极点,毕竟这东西来自那位大堂主,而是又是百多人死后杀机魂魄凝聚出来的,他总觉得心中没底。

    好在目前来看,一切正常。

    要不是那位大堂主逃的无影无踪,加之这件事情也是登船以后牧易才知道的,恐怕他早就去找对方弄清楚了。

    不过哪怕没有那位大堂主,牧易也想着等到了沧州,再想办法弄清楚。

    有岁月竹做的伞遮挡阳光,加之丫头现在突破到猛鬼,所以即便白天出现,对她也没多大影响,不过看她此刻的兴致,哪怕对她有什么影响,她也绝对不管不顾。

    毕竟在她生命中的记忆里,从没有逛过街,更何况此刻牧易就在身边,她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牧易的身边,对她而言,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重要了。

    “哥哥,我要这个。”

    “哥哥,我要那个。”

    “哥哥,我要吃冰糖葫芦。”

    “哥哥,我也要一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糖人。”

    一路上,念奴儿不断拉着牧易要这个要那个,而牧易也全都一一满足,甚至看着念奴儿如此开心,他心里也有种满足感,不知不觉间,西集岗一战所产生的煞气也在悄然消融着。

    自西集岗一战后,哪怕牧易表现的再怎么温和,别人在他面前都会感觉到压力,徐乐当初便是如此,汪涛,那两位亲兵,甚至是管事,同样都是这种感觉。

    所以如非必要,就连那位管事也不愿意往牧易身边凑,无他,太过难受,并且总是心惊胆战。

    牧易自然也知道原因,不过这种情况他却无力改变,毕竟这种煞气如跗骨之蛆,很难清除,唯有他每天晚上点燃铜灯入定之时,才会消磨掉一点,这这种速度同样很慢,至少也需要半年的时间。

    可没想到此刻仅仅只是陪同念奴儿一游,心境自然放松之下,那些煞气居然一下子消除了大半,至于剩下的,至少已经不再影响什么。

    所以当牧易发现这种情况之后,也是吃了一惊,他仔细的回想刚刚的经过,心里渐渐多了一股明悟。

    赤子之心!

    他明白自己缺少什么了,缺少一颗赤子之心。

    牧易心性沉稳,少年老成,虽然这都是夸赞,但从另一方面来讲,却也失了少年心性,尤其是一颗赤子之心,他虽然明悟本心,但更缺少了一种纯粹的东西。

    直至如今,他看着的念奴儿天真无邪,无忧无虑的模样,终于也被她的笑声带入其中,渐渐放下心底的戒备,放下身上背负的重担,与她一起享受这难得的快乐时光。

    在不知不觉中,牧易那颗被红尘沾染的心,也恢复了赤子本性,甚至经过这一番洗礼,让他从里到外都有种通透的感觉,就像是一块蒙尘的璞玉,逐渐的被打磨出来。

    不失本心,心外无物。

    牧易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这一刻,牧易真正的放松了下来,变成一个少年郎,陪着念奴儿畅快的游玩。

    长相清秀的少年道士,带着一个粉雕玉琢,气质绝尘的女孩,自然也吸引了许多注意力,或许因为丫头的可爱,以及牧易感染力的笑容,到了后来,一些商贩甚至不再收取牧易的钱。

    “哥哥,那里好热闹啊。”丫头脑袋上戴着花,脖子上挂着一个面具,手里拿着一个风车,至于牧易手中,则都是吃的,不过等买够了东西之后,丫头又一指不远处河神庙前,摆明了是想凑热闹了。

    (第一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