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七十六章 言必诺,行必果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对于徐乐谈不上什么恶感,至少这是个正派的人,而刚刚的杀意,也并非刻意的针对他。? ?

    “子也知所提要求过于冒昧,所以不敢奢求道长会答应,只希望道长在方便的时候略施援手,子感激不尽。”徐乐起身,直接对牧易行了一个大礼,如此才缓缓道。

    “看。”牧易表情不动,只是淡淡的道。

    “子有一至交好友,名叫汪涛,其父生前为郑州参将,为人正直,可惜被奸人所害,满门抄斩,我那好友在家兵护卫下死里逃生,只是那奸人却仍不放过他,不断派人追杀,原本他藏于我那,只不过最近却被人察觉,所以不得不另想它法。”徐乐到这里,忍不住拿眼看了看牧易。

    “怎么?你是想让我保护他?”牧易看着徐乐问道,不过仅凭这几句话,牧易对徐乐的观感就提高了不少,能够陷害一位参将,本身权势必然不,冒着得罪这位权贵的下场帮助好友,并且还求到他这里来,至少朋友做到这份上,已经不容易了。

    “不敢辛劳道长,只是我那好友执意要去京师,原本作为好友,子自然应当护送前往,怎奈上次因不自量力,导致胳膊受伤,恐难以帮上什么忙,这时正好听闻道长要去沧州,而沧州距离京师不过两百里路程,所以子想请道长捎带一程。”徐乐缓缓道。

    “恐怕不止是因为受伤的缘故吧?”牧易似笑非笑的看着徐乐。

    徐乐被牧易揭破,表情顿时一僵,不过他还是老实的道:“果然瞒不过道长,除了因为子受伤之故,还因家父不许,声称只要子相送,就必定与子断绝父子关系,而好友也不愿让子为难,因此思前想后,只有麻烦道长了。”

    “这船是你的,因此船上想带什么人自然是你的算,何来让我捎一程?而且你那好友执意去京师的目的也不单纯吧?或者他手里有什么证据证明自己父亲的无辜的,所以那位害他家破人亡的权贵才一再追杀,你父亲不许你去,自然是怕连累了自家,别人避之不及的事情,你却还偏偏傻到往前凑。”牧易一边着一边摇头。

    只是徐乐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苍白,不过目光中却仍旧透着一丝坚定。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今日好友蒙难,我若不管不顾,如避蛇蝎,又与那背信弃义的人有何区别?若不是怕连累家中父母,以之所在,纵死无悔。”

    徐乐大声的着,旁边李青看向他的目光明显变得不同,多了一丝痴迷。

    “好一个义之所在,纵死无悔。”牧易同样带着几分欣赏的看着徐乐,他没有想到徐乐能出这么一番话,关键是他并不是那些虚伪君子,只不做,而是真正的言必诺,行必果。

    那位汪涛能有他这个好友,倒也值得了。

    也难怪当日进入曲义庄的时候,是以他为主导,即便那位茅山派的人间行走也并未多什么。

    “道长谬赞,子一时失态,还请道长不要见怪。”徐乐并未因为牧易的一句夸赞就得意忘形,而是仍旧谦虚的道。

    “没什么,年轻人嘛。”牧易在这句话的时候,全然忘记了自己年纪比徐乐还要上几岁,可是不管徐乐,还是旁边的李青,都不觉得他这句话有什么不对,仿佛理所当然一般。

    “只不过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情。”牧易接着又道。

    “还请道长指点。”徐乐不解的问道。

    “我身上可是有黄河古道的钥匙,这一路恐怕麻烦不断,何谈照顾你那位好友?恐怕到时候不是我照顾他,而是他被我连累才对。”牧易道。

    “道长多虑了,子相信以道长的实力,那些牛鬼蛇神翻手可灭,更何况有八方堂的教训在,恐怕没有几个人再来送死吧?”徐乐忍不住道。

    牧易一战全灭八方堂,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可是都愣神了半晌,但随后也对牧易的信心更足。

    “利益动人心啊,铤而走险的例子还少吗?更何况这个天下,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自以为是的蠢货。”牧易摇摇头,露出一丝冷笑。

    虽然之前他打着主意要拿八方堂来立威,但也是被不断骚扰弄得不胜其烦,所以必须要以雷霆手段震慑,不过指望一战就后顾无忧,显然是一种天真的想法。

    正如他刚刚所,这个天下,蠢货何其多,不自量力的人也更多。

    甚至,牧易相信等离开开封府一带势力范围后,恐怕又会有人不甘心的找上门来。

    当然,灭杀八方堂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毕竟天底下也不全是蠢货。

    “道长所言极是,只是子仍旧相信道长。”徐乐直言道。

    “相信我?”牧易看着徐乐一笑,继而又道:“借你楼船,庇你好友,此事我便应了,只是到了沧州以后,你那位好友是死是活,能否达到京师,就与我无关了。”

    “多谢道长。”徐乐顿时大喜,在他看来,只要牧易答应了,那么一路上必然会护持住汪涛,不让他生出什么意外,当然,到了沧州以后,如果汪涛自己还无法克服最后一点路程,那只能他扶不上墙,就算到了京师,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的。

    “谢就免了,只是这个人情原本可以用在你自己身上的,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牧易道。

    “不会后悔的。”徐乐坚定的道。

    牧易看着他坚定的神色,心中多了一丝莫名。

    随后,徐乐将他那位至交好友带来见牧易,其看上去也不过二十来岁,不过脸上却不见一丝稚嫩,只是神情略显阴郁,见到牧易后,更是再三谢过。

    在汪涛的身边还有两名三四十岁的男子,身上都带着一股浓浓的煞气,一看就是那种百战老卒,是那种真正从战场上活下来的精锐,想来也正是这两位的保护,才让汪涛不断化险为夷。

    至于汪涛本身,固然有些实力,但充其量不过刚刚达到二流,这点实力,还差得远。

    实际上,不管汪涛,还是他身边的那两名心腹都是知道牧易的,毕竟西集岗上,八方堂覆灭这么轰动的大事,就算想不知道也难。

    而对于牧易,他们更是满心敬畏,哪怕牧易看上去过于年轻,也被他们脑补成修炼有成,返老还童,这等故事,在书中也是常有的,更何况,他们这一路需要牧易庇护,所以对待牧易自然是毕恭毕敬。

    尤其是旁边还坐着一个巨人,哪怕没有话,单单坐在那里,就给人一股沉重的压力,尤其是对两个经常上战场的老卒而言,更是明白大奴这种存在到了战场上意味着什么。

    只不过他们同样明白,如果他们敢打大奴的主意,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毕竟西集岗之事可是有着两个主角的,哪怕所有威风都被牧易占去,但也没人敢觑这个巨人一般的存在。

    徐乐见牧易接受汪涛,至少表面上并无反感之色,也总算放下心来。

    之前从洛阳出的时候,他就一路担忧,毕竟之前没有跟牧易打过交道,只能靠着曲义庄的一点的香火之情,这也是他为什么刚见牧易就大礼相谢,将牧易置于救命恩人的缘故。

    要知道,不管什么关系,哪怕欠人情的关系,能够拉上一点,都要比没有关系强的多。

    而事实也证明,他这一步棋走对了。

    虽然徐乐很想一直跟着走下去,但却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在要出开封府地界的时候,终于跟李青下了船,不过那位管事却被他留下了,毕竟这一路,吃穿琐碎,都需要有人操持,而且还要负责管理船工。

    牧易自然不可能亲自做这些,那位将军独子显然也没有这一块的经验,所有事情自然也就落在那位管事的身上。

    因为初春,天又未降大雨,所以河道的水并不是很深,水流也不急,船走的更是稳稳当当,只是度稍微慢了一些。

    虽然牧易很想立即赶到沧州,却也没有催促,至少这点定力他还是有的。

    同时也可以利用路上这段时间,梳理一下最近所学。

    尤其是突破到第二步生殖轮以后,炼精化气便再无停止,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着,虽然那练出来的气复又被身体吸收,但这段时间以来,牧易明显感觉到身体变得更加强壮。

    这种强壮并非外表显露出来的那种,而是身体内部在隐隐生着蜕变,过程虽然缓慢,但毕竟是始终在进步。

    而且随着牧易心念动间,体内可以动用的气也越来越多,估计以他现在全力出手,那些气可以使用三到五次了,尽管依旧太少,但关键时刻,足以翻盘。

    路程就在这种平静中渡过,期间倒也有蟊贼上船,但还不等摸上来,就已经被汪涛身边的两名老卒解决掉,不过这一日,牧易正在房中静休,却突然感觉船身一震,然后慢慢停了下来。

    (第三章!虽然半夜两三点更新,但总算写出来了,没让大家失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