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七十四章 偶遇故人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牧易那三道天雷消耗尽了头顶阴云中的力量,还是因为升腾起的那漫天血色以及杀机,将头顶的阴云冲散掉,至少在大战结束以后,不但没有一滴雨落下来,反倒太阳重新露了出来。

    西集岗一战,也正如牧易猜测的那般,疯狂的传播了出去,至少等牧易跟大奴进入开封府的时候,一路上,没有人敢有任何的阻拦。

    城门口处,明明贴着牧易跟大奴的画像,可是那些守城的兵丁却偏偏目不斜视,一副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任由牧易跟大奴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而一路上,除了普通人惊叹大奴的巨大以外,那些提前知道消息的江湖人,纷纷以一种敬畏的目光望着牧易。

    八方堂从此成为历史,作为踩着八方堂尸骨站起来的牧易,虽不能无人敢招惹,但至少在开封府,没有人会不自量力的去找他的麻烦。

    就连官府衙门,也同时噤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甚至在牧易进入开封府以后,还有不少人纷纷赶到西集岗,去看那一战留下的痕迹。

    当他们亲眼所见那些尸体,还有地上天雷所造成的大坑时,仍旧忍不住倒吸口凉气,彻底绝了心中的那一丝侥幸。

    黄河古道的钥匙的确是好东西,人人都想得到,可关键是你得有那个实力,不然只会白白送了性命。

    八方堂强吧?甚至在八方堂出马的时候没人认为他会失败,可结果呢?八方堂一战成为历史,八位堂主只余一位,还狼狈而逃,不见踪影。

    至少很多人已经悄悄把心中那点心思熄灭了,并且认为牧易已经有资格执掌其中一把钥匙。

    毕竟黄河古道的钥匙一共有六把,牧易得到的只是一把而已。

    很多人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却是忘了,另外五把钥匙早已经有了主人,而且同样是他们不敢得罪了。

    其实所谓的江湖规则很简单,那就是拳头大就是道理,甚至这不仅仅是江湖的规则,而是全天下都奉行的规则。

    牧易来到开封府以后,清晰的感觉到了那种变化,而这也正是他想要的结果,不杀不足以让人畏,不杀不足以吓退那些贪婪之辈,不杀只会麻烦不断。

    至少有了八方堂的教训,他接下来的路程要平稳许多,哪怕有三五个不自量力的蟊贼也无关紧要。

    休息了一天后,第二天牧易带着大奴来到码头,他的目的已经很明确了,那就是坐船,沿着黄河而下,直入山东,然后转道沧州。

    这个时候,刚过枯水期,黄河沿岸也开始热闹起来,码头上积压了一个冬天的货物也重新装船,纷纷运往东边。

    此时,黄河仍旧常常决堤,难以治理,不过所谓的南道还是没有问题的,至少牧易从开封乘船到山东一段是畅通的。

    码头上入眼看去,皆是货船,用来乘坐的船却几乎没有,不过这也正常,因为寻常人可造不起往来千里的大船,而通常拥有这种大船的往往都是官家,要么就是一些巨富。

    所以牧易想要乘船,只有两个办法,要么搭乘货船,至于里面的环境如何,就不用想了,要么就是找到一艘官船。

    在这开封府,绝对有官船,可问题是牧易现在的身份,可能找到吗?难不成他去衙门,逼着道台大人送他一艘官船?这种事情牧易也就想想罢了,却也不会真的傻到去这么做。

    眼下,牧易灭了八方堂顶多属于江湖恩怨,朝廷衙门在权衡利弊之后,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他如果上门威逼一个道台,几乎等于告诉所有人,快来抓我吧。

    牧易实力就算再强,也没有狂妄到挑战整个满清的程度,哪怕这个大清朝已经腐朽,摇摇欲坠,至少明面上的一些东西还是需要维护的,除非牧易打算真的浪迹天涯,不然绝对会人人喊打。

    那种情况就不是他想要的了,这跟杀死一个右侍郎的公子可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意义。

    牧易自信,但绝对不是狂妄,相反,有过混迹江湖底层的经验,让他更明白应该怎么融入进去。

    就在牧易决定委屈一下,搭乘一艘货船的时候,却见到上游开来一艘两层楼船,是楼船,实际上是一艘画舫,上面亭台楼阁,好不精美,甚至隐隐有琴音飘来,也不知道是哪家公子哥有如此雅兴。

    不过当牧易看到那艘楼船朝着这边靠来的时候,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莫名的表情。

    “敢问这位道长,可是要搭船?”等楼船靠近码头之后,出来一位中年管事,看着牧易道,他的态度很恭敬,甚至眼底深处带着一抹畏惧,显然,他是知道牧易的。

    既然知道,还敢靠上来,恐怕就是别有目的了。

    要么是想要钥匙,要么就是冲着他这个人来的,当然,牧易的那人却不是眼前的管事,而是其背后这艘楼船的主人。

    “不错!”牧易点点头,不管对方出于什么原因找上门来,牧易都没有躲着的必要,相反,对方能够提供一条楼船,自然也省去牧易不少麻烦。

    当然,是敌是友恐怕得等牧易见到那位楼船的主人才能确定。

    “如果道长不嫌弃,还请上船一叙。”管事甚至不问牧易要去哪里便直接道。

    “好。”牧易直接点点头,等楼船贴近码头,落下搭板之后,他才带着大奴登船。

    牧易登船,在管事的指引下,刚刚登上二楼,就见到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站在楼梯口等候,只是当牧易看到对方后,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古怪之色,只因为他认识眼前这人。

    “在下徐乐,见过道长,行动不便,没能下去亲迎道长,还请道长不要见怪。”青年当即道。

    从曲义庄那一夜至今,不过短短时日,牧易自然不会忘记对方,当夜他带人围死曲洋,虽然功亏一篑,甚至差点丢了性命,不过仍旧给牧易留下很深的印象。

    虽然徐乐某些方面仍稍显稚嫩,但对他这个年龄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只是让牧易想不通的是,他不在家里好好养伤,怎么会来到这开封府?并且找到了他?

    “徐公子有心了。”牧易深深看了他一眼,见其一举一动,左手仍旧僵硬,不敢动弹,就知道他的伤还没有好,在这种情况下,还掺入这潭浑水,就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哪里。”徐乐被牧易看了一眼,只感觉心中一颤,有种被看透的感觉,顿时收敛心神,心应对,要知道眼前这位可不是什么普通人,八方堂一百多条人命,可是个不折不扣的煞星。

    在牧易登船之后,楼船继续启程,沿着黄河而下,直出开封。

    在楼船渐渐远去,码头上也有不少人暗中松了口气,纷纷庆幸,“这位爷总算走了。”

    对于此刻开封府的一些势力来,他们最怕的就是牧易留在开封府不走了,将这里搅的天翻地覆,那种后果不是他们能承受的。

    原本他们打算先观察一下形势,没想到牧易压根就没打算在这里停留,第二天一早要离开,这对开封府的各大势力来,都是一个好消息。

    不过随后,就是一场瓜分盛宴,相比得不到的东西,无疑还是眼下的利益更重要。

    “道长请坐。”

    楼船上,徐乐将牧易引到座位上后,又看了一眼大奴,顿时为难起来。

    他这楼船虽然很大,但也都是针对正常人建造,对于大奴来,顿时显得狭了起来,甚至大奴站在房间里,都不能完全直起腰来,就连屋内的椅子,也不是大奴能够坐下的。

    只不过大奴不等他话,就已经自顾的在地上坐下,并且永远都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看上去像一尊活着的雕像。

    待牧易坐好后,徐乐才郑重的对着牧易行了一个大礼,“子徐乐,谢过道长救命大恩。”

    “徐公子谢错人了吧?道可不曾记得救过你。”牧易充满玩味的看着徐乐,按理来,他当时一直躲在暗中,不曾露面,对方又是怎么知道他的?

    更何况,认真的算起来,他并没有救对方,只能是对方运气比较好。

    相反,牧易甚至还要谢谢对方,如果不是他当时将曲洋引走,恐怕他找到尸菇还不会那么顺利。

    甚至在他受制的时候,曲洋也不会回来的那么迟,给了他机会。

    所以,牧易并不觉得他对徐乐有什么救命之恩。

    同时,牧易也有些好奇对方是从哪里知道的消息?当时就连曲洋都没有发现他躲在一边,更何况是徐乐五人了。

    不过牧易马上就想到了那位树林中见到的老叫花,也唯有他清楚的知道当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只是以他的身份,应该不至于亲口跟徐乐这些,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那位茅山派的当代人间行走,明龙道长。

    想到这里,牧易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只是这丝微笑落在徐乐的眼中,顿时就显得无比高深莫测了。

    (第一章到!从一号上架,就天天闷在家里赶稿,没踏出家门一步,没想到前天跟昨天出去了一下就感冒了,这身体,我也是醉了,今天一天都脑袋疼,晚上才稍微好点,晚上还能写几章只能尽力,但至少十二点前还会有一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