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七十三章 魂咒杀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以血为引,咒杀!”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牧易心底也产生一股惊悸,强烈的危机直接将他包裹。?

    血色也同时在他的眼前蔓延,甚至已经不用心神力量,光凭肉眼都能看清。

    这血色中蕴含着难以想象的杀机,跟之前死去的那些人如出一辙,同时牧易也终于明白那位大堂主为什么会任由手下送死。

    因为他们对牧易杀机越浓,恨意越深,此刻所谓的咒杀威力也就越大。

    至于那些人命,显然没有放在这位大堂主眼中,甚至只要能杀了牧易,就算将整个八方堂赔进去也无妨。

    其实牧易在听到对方以心神力量传音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大意了,八方堂的确没有被他放在眼里,因为在他看来,那里面无非都是一些江湖高手,别二流境界,就算是一流,同样不能把他怎么样。

    可是牧易却没有想到,这位大堂主同样是修行者,而且光凭他表现出来的心神力量,甚至比他还要强上一些,对方应该在第三步之间。

    再加上有心算无心,以百人的生命为代价,顿时让牧易陷入了危机当中。

    不过牧易临危不乱,甚至越是这种时候,他越是冷静。

    “落!”

    牧易扬手打出三张五雷符,可谓是他此刻所能做到的极限,毕竟以心神力量引动五雷符跟斩妖符是截然不同的,前者需要的心神力量是后者的数倍之多。

    “轰咔!”

    天地骤然一亮,三道天雷几乎合成一道,从阴云中落下,那一刻,所有人骇然失色。

    哪怕西集岗马车上不知何时出现的消瘦身影,同样如此。

    天雷之威,毁天灭地,更何况头顶阴云密布,本就是个招引雷电的好天气,加上牧易全力以赴,三道天雷同时落下。

    即便是牧易,在天雷落下的那一刻也紧紧闭上了眼睛,甚至浑身传来一阵麻木的感觉,脚下更是剧烈的晃动起来。

    至于那周围刚刚升起的血色,也随着三道天雷的打击顿时稀薄起来。

    只不过天雷虽然克制这一类东西,但毕竟百人的鲜血跟杀机凝聚,实在太过浓郁,三道天雷也未尽全功。

    在天雷消散的那一瞬间,牧易已经取出铜灯,心神力量蜂拥而出,铜灯顿时光芒大盛,如一轮太阳。

    那漫天的血色跟铜灯的光芒撞在一起,出噼里啪啦的声音,铜灯的光芒也一阵不稳,隐隐有种随时都要破裂的感觉。

    牧易见此不由的加大心神力量的输入,铜灯上突然燃起一簇火苗。

    这簇火苗轻轻摇曳,看似弱不禁风,随时都要熄灭的样子,但是火苗一出,周围的光芒顿时将漫天的血色引燃,顷刻间,血色已经消退半数有余。

    站在马车上的大堂主见此也露出震惊的神色,但更多的却是贪婪,只见他双手掐动手印,引动心神力量!

    “以魂为引,咒杀!”

    即便相隔数十丈,牧易也能感觉浑身一冷。

    接着他就看到躺在周围的那些尸体上纷纷飞出一道道魂魄,这些魂魄在半空中汇聚在一起,渐渐形成一个诡异符文,远远看去,更像一个扭曲的魂字。

    随着大堂主一指牧易,那个魂字符文轰然落下。

    “轰!”

    一声巨响,铜灯形成的防御罩顿时被击破,劲风扫着牧易往后退去,但是那个符文并未消失,只是缩了一半多,可剩下的那些,仍旧朝着他而来。

    从这个符文中,牧易真切的感受到了危险。

    因为刚刚的震动,让他心神力量一阵翻腾,想要平稳下来,至少需要几息的时间。

    原本几息绝对可以称得上短暂,但在眼下,却无比的漫长,甚至是生与死的距离。

    就在牧易束手无策之际,他手中的岁月竹突然光芒一闪,念奴儿从其中飞出,悍然迎击那个符文。

    “不要!”

    牧易眼睛陡缩,更是忍不住脱口而出。

    他将念奴儿看的比自己还重要,而且刚刚他也体会到那符文的厉害,连铜灯的防御都可以击破,哪怕念奴儿已经突破到猛鬼,也绝对挡不下。

    可是,念奴儿却对他的话置若未闻,在牧易话音响起的同时,已经跟那符文撞在了一起。

    这一次,虽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响声,可是两者相撞爆出来的威力,还是让牧易一阵不稳,不过此刻牧易明显顾不了那么多,他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念奴儿身上,心也高高的悬起。

    “砰!”

    结果有些出乎牧易的预料,在念奴儿撞击之下,符文直接破裂,而她也被撞得倒飞回来,身体更是一阵模糊。

    经过念奴儿的阻挡,牧易的心神也已经快平静下来,终于可以继续调动,他几乎想也未想,便勾动岁月竹,里面也顿时出一股吸力,将念奴儿吸了进去。

    与此同时,马车上的那位大堂主也浑身一颤,张口喷出一口鲜血,眼中更是露出一丝不敢置信,显然,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在他精心布置的杀局之下,牧易仍旧能够活下来。

    不管是突然出现的天雷,还是随后的铜灯,亦或是此刻从竹杖中飞出的身影,都在他的预料之外,甚至让他杀局功亏一篑。

    咒杀虽然威力强大,但却需要引子,此刻他接连引动,那百人已经再无用处,眼下如果他还想要杀死牧易,就只能亲自动手了。

    这个时候,牧易正在感受着念奴儿的情况,而结果,也让他松了口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跟那道咒杀同源的缘故,所以念奴儿受到的伤势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只需要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随后,牧易抬头,望向马车上的那道身影,眼中已经满是杀机。

    只是,还没等牧易冲上去,那位大堂主已经转身,直接逃了。

    牧易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追上去,刚刚接二连三的全力爆,也让他损耗颇大,虽然仍旧有一战之力,但谁也不知道对方还有没有准备别的陷阱,而且此刻大奴就倒在一旁,生死未知。

    稍微平复,牧易就快步来到大奴的身边,结果却现他此刻浑身通红,身体上的青筋高高鼓起,呼吸也无比的急促。

    大奴之所以会如此,显然是之前吸收了那股血气,牧易刚刚虽然提醒了他,但血气爆的实在太快,大奴根本就来不及逃开,而他又没有铜灯护身,只能生生的承受。

    牧易想也没想,就直接拍出两张驱邪符,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够治疗的符箓。

    两张驱邪符落下,大奴顿时被白光包裹,他浑身顿时冒出一丝丝红色,然后在白光中消散。

    一看驱邪符有效,牧易也松了口气,他之前最怕的就是驱邪符也无法管用,而那位大堂主又已经逃走,他也就没什么别的办法了。

    至于眼下,他身上的驱邪符却是不缺,随后他又在大奴身上拍了几张,他的身体也终于渐渐恢复正常的颜色,就连呼吸也慢慢平稳起来。

    远处,看热闹的众人也纷纷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只是刚刚所见,仍旧让他们心潮起伏,难以平静。

    牧易的强大出了他们的预料,可是八方堂那位大堂主同样让他们震惊无比,谁也没有想到那位神秘的大堂主居然也是修行者,什么时候修行者这么不值钱了?随随便便就能够遇到两个?

    而修行者的强大,也在他们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此战之后,他们再也不敢对牧易有任何的心思,除非他们活的不耐烦了。

    因此,当牧易的目光朝着这边望过来的时候,他们几乎一哄而散,场面混乱到极点。

    牧易看着众人远去,没有丝毫要阻拦的意思,他还指望这帮人将刚刚那场大战传播出去呢,虽然没有斩杀那位大堂主有些遗憾,但光凭他刚刚的表现,从今以后,江湖中就再无人敢觑。

    至少他们在有想法的时候,会先想想八方堂的后果。

    大奴并没有昏迷多久,不到半个时辰,他便生龙活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会功夫,牧易也一直在跟岁月竹中的念奴儿沟通,念奴儿虽然无恙,但牧易每次想起那个诡异的符文,心里都有些没底。

    这也是牧易第一次遇到这种手段,但他所用的符箓截然不同,却更加的诡异。

    “会的还是太少了。”牧易不由得在心里感叹,虽然手中的宝物不少,但真要算起来,他会的也唯有符箓,甚至随着境界的提升,他也感觉符箓越来越不够用。

    即便是五雷符,也有数量的限制,甚至除了斩妖符跟驱邪符,剩下的那几种几乎没有用处。

    而除了这几种符箓,牧易真正能在战斗中用上的也只有一套拳法,对付普通的高手虽然够用了,但是碰到那些修行者,难免会有些捉襟见肘。

    可惜,老道留给他的却只有这些。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牧易突然想到了铜灯,记得他当时突破到第二难的时候,里面传来老道留下的东西,那么等他境界再度提升,会不会还有东西传给他呢?

    牧易不由的有些期待起来。

    (第三章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