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六十八章 江湖郎中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交出钥匙,饶你不死!”

    对方的直接霸道,连牧易都愣了一下,不是应该先报报名号,再试探一下吗?

    不过随着这个中年男子的话,后面也顿时又有几个人跟了上来,正是牧易之前感应到气息超过崔恒的那几个,而茶肆的后门窗口,也同样有人挡住,此刻,牧易当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至少在外人眼中是这样的。

    “看来血流的太少,杀的人也还是太少。”牧易轻轻摇了摇头,一副没有把来人放在眼里的架势。

    “找死!”

    他的这副态度顿时激怒了中年男子身后的几人,当先就有两人冲了进来,联手朝着牧易而来。

    这帮八方堂的人不是没有听牧易两指杀死崔恒,只不过一来,他们觉得传言未免有些夸大事实,再一个,牧易的年纪实在太有欺骗性了,大家都是习武的,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天才,但是牧易就算打娘胎里开始习武,这个年纪又能有多强?

    要知道,习武可没有什么捷径,必须要下苦功夫才行。

    虽然心中对传闻有些不以为然,但出于谨慎,一出手便是两个八方堂的高手,这样一来,就算牧易真的如传言般那么厉害,两个人挡下几招还是没问题的,到时,后面的人一拥而上,他们就不相信牧易还能挡得住。

    牧易看着冲上来的两人突然摇了摇头,这一次,他甚至没有让大奴动手,而是径直取过桌上的岁月竹,随意的挥了出去。

    “心!”

    门口,那个中年男子突然眼睛陡缩,大声的叫道,并且他也不再犹豫,扬手打出一黑物,直袭牧易的脑袋。

    牧易挥舞岁月竹的手看似很慢,但那两个八方堂的高手却仿佛傻傻的,也不知道躲闪一样,任由岁月竹敲在他们脑袋上。

    “啪!”

    明明牧易敲了两下,可听上去却只有一个声音,两个八方堂的高手身体猛的一颤,脑袋直接爆开,红白之物顿时四溅。

    不过这并不算完,一击敲碎两个八方堂高手的脑袋之后,岁月竹再度一折,正好击在门口中年人打开的黑物上面,啪的一声,岁月竹轻轻扬起,可那黑物却在半空中一折,朝着窗户飞去。

    这一次,中年男子甚至来不及提醒,黑物就已经砸在守着窗户的八方堂人员身上。

    “咔嚓!”

    对方胸口顿时传来响声,然后倒飞出去。

    在这个过程中,牧易也看清了那黑物的真面目,那是一枚黑色的铁胆,分量十足。

    顷刻之间,八方堂的人就已经死了三个,中年男子的脸色也变得无比阴沉。

    “敢问阁下高姓大名。”虽然心中怒火滔天,可是中年男子依旧强压着问道。

    “现在才想起问不觉得太晚了吗?什么八方堂,原来也是欺软怕硬。”牧易摇摇头,面带不屑的道。

    从刚刚中年男子出手,牧易就差不多摸清了他的实力,跟墨如烟在伯仲之间,但如果真的生死一战,牧易觉得墨如烟胜利的可能要更大一些。

    而按照墨如烟自己的法,她的武功在江湖中也不过是二流巅峰,不及一流。

    那么眼前这个中年男子也同样是二流巅峰了。

    想到这里,牧易又不由的想到寒山上那一道孤寂身影,那一道冲天剑气。

    至少突破之后的秋玥曈绝对可以碾压眼前的中年人,或许,那就是所谓的一流境界了吧?

    虽然当时牧易跟秋玥曈拼了个两败俱伤,谁也没能占到便宜,但那是因为牧易有五雷符,又有铜灯,所以才能逼平对方,不然以当时牧易还未突破第二难,恐怕只有败亡一途。

    再加上牧易这段时间的经验,基本可以判断出,一流高手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相当于修行中的第二难了,而第二难共有七步,牧易现在也不过只是第二步罢了。

    想到这里,牧易心中多了些许压力,这江湖,以及所谓的武功高手,并没有他一开始想的那么不堪,尤其是到了一流之境,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道,绝对是显赫一方的强者,不可觑。

    当然,牧易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虽然他只是第二难第二步,但是有岁月竹,铜灯,以及五雷符在手,他相信,就算碰到那些四五步强者,也有资格一战。

    只是他不是很清楚一流高手又分哪几个层次,而一流之上,又是否还有更高的境界?

    “你···”中年男子差点被牧易的话噎到,不过想到刚刚牧易表现出来的实力,他也只能把愤怒强自压下。

    原本在知道牧易两指杀死崔恒之后,他并没有太在意,虽然崔恒还算有些名气,但在他看来,仍旧有些不入流,甚至他自信,如果他全力出手,一招就可以斩杀崔恒。

    但可惜,他错了,而且错的还很离谱。

    刚刚那两名手下,每一个实力都要胜过崔恒,可是即便这样,两人联手也挡不下牧易一招,而那些传言中,关于牧易的实力不但没有夸张,反而大大缩水了。

    此刻,中年男子恨不得把当初给他传信的人拉出来五马分尸,若是早知道牧易如此厉害,他就算要行动也不会如此莽撞,最起码也要等八方堂的另外几位堂主赶回来再动手。

    中年男子其实名叫郭庆,是八方堂八位堂主之一。

    在知道了黄河古道钥匙出世以后,八方堂便有了想法,除了三位堂主留守外,其余五位堂主可谓是倾巢而出,不过从开封到洛阳一带,道路太多,众人也只能分散开。

    之前得到牧易的消息,郭庆甚至等不及其余几位堂主,便自己带人赶来,当然,他内心中未尝没有把功劳独占的想法,可没想到,原本以为手到擒来,却是当头碰了一个大包。

    甚至这个时候郭庆已经无法后退了,这不但关系到八方堂的名声,而且这一退,他在手下心目中的地位也大大降低,此刻他只能希望拖延一点时间,那几位堂主也能及时赶到。

    “臭郎中,我八方堂办事,你也敢在一旁偷看。”郭庆突然目光一转,看到了角落里的那个郎中。

    牧易跟郭庆之所以都能一眼认出他郎中的身份,是因为他桌上不但摆着一个行医者常用的木箱,上面还插着一面杏黄色旗,上面写着济世救人四个字。

    显然,在知道牧易深不可测以后,郭庆便将怒火转移向了旁人,不但可以发泄一下,更能借此拖延时间,可谓是一举两得。

    原本牧易打算直接将对方打杀了事,省的在旁边看着碍眼。

    不过当看着郭庆将目标对向那个郎中的时候,牧易突然不着急了,其实,他对这个郎中也有些好奇。

    如今黄河古道的钥匙不沸沸扬扬,但在开封洛阳附近,恐怕早已传遍,如果普通人不知道还勉强得过去,但是对方一看就是行走江湖的打扮,而且常路过客栈茶肆,又怎么可能连一点消息都没有听到呢?

    可他之前却一脸茫然,一副并不知道的模样,他这样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装的,另一个是真的不在意。

    虽然心中好奇,但以牧易的性格,只要人不犯他,他自然就不会犯人家,所以他不可能因为心中好奇就找人家麻烦,不过既然眼下有人愿意替他试探一番,他也乐得其见。

    “难道不能看吗?”

    突然被训斥,那郎中也不恼,只是满脸不解的看着郭庆。

    只是他的话在郭庆看来就是故意在挑衅,什么时候一个郎中也可以无视八方堂的威严了?

    “好,既然你那么想看,本堂主就成全你。”郭庆狠狠的盯着那名郎中,然后吩咐道:“来人,给我把他的眼挖出来,让他看个够。”

    听到郭庆的话,他身后再度出来两人,一言不发的朝着郎中所在的角落走去,只不过在经过牧易桌子的时候,两人仍旧是浑身绷紧,一副随时动手的架势。

    不过一直到他们走过,都没见到牧易有什么动作,两人心中也不禁一松,刚刚牧易用一根竹杖敲死两名同伴的经过他们可都看在眼里,众人实力相差不大,既然那两人躲不过,他们上去自然也同样死路一条。

    尽管有心为同伴报仇,可堂主都还没有话,他们也不能自己上去送死。

    不过那名郎中他们同样看着碍眼,虽然不能拿牧易怎么样,但是先出口气再。

    至于那名郎中是不是无辜的,就不在他们的考虑当中了。

    郎中看着两人缓缓靠近,并且露出狰狞的表情,却是仍旧没有半点反应。

    另一边,牧易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也朝着这边看了过来,不过他却没有动用心神力量,只是静静的看着。

    “噗通!”

    “噗通!”

    两个八方堂的人刚刚靠近郎中三尺之内,并且抬起双手的时候,突然身体一软,就倒在了地上,整个过程没有半分征兆,甚至那两人也没有任何异样,就那么突然的倒下了。

    牧易脸上的微笑渐渐敛去,眼神慢慢锐利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