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六十六章 凶威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常七跟崔恒几乎同时而动,看似直冲大奴而去,可在接近大奴的时候,突然彼此默契的一分,想要绕过大奴,先攻击牧易。

    甚至在他们看来,只要杀死了牧易,这大奴自然就不再是威胁,甚至两人心里也抱着能够把大奴收服的念头,毕竟这大奴一看就智慧不高,关键自然就在牧易身上。

    两人动手的同时,那几个一开始站出来的人也同时朝着牧易冲了过去。

    但同时,也有人悄悄退入黑暗之中。

    牧易虽然没有刻意用心神力量笼罩全场,可五官敏锐也远超常人,那些人的动作自然没能瞒过他,不过他也只是冷笑一声,不管那些人打的什么主意,牧易相信他们一定会后悔的。

    常七跟崔恒突然分开的确给大奴造成了一定困惑,因为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追谁比较好,不过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把目光锁定在常七的身上。

    真论起速度来,大奴的确是比不上常七,但是大奴就挡在牧易的前面,常七想要完全绕开他也是不可能的。

    大奴一步跨出,就抵得上常人三四步之多,而且他一动,空气都像是被压爆。

    常七见大奴盯上了自己,心中也是闪过一阵无奈,暗道运气不好,但他随后一咬牙,直接对着大奴冲了上去,不试一试,他心里还是有些不甘的。

    崔恒见大奴盯上常七,眼中闪过一丝喜意,这样一来,就没人挡在牧易前面了,而他正好长驱直入,斩杀牧易。

    想到兴奋处,崔恒眼睛更是隐隐放光,但他出手却毫不留情,左手短枪微微垂下,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右手已经快速递出,既杀招,也是试探。

    牧易面色无比平静,看不出有任何担忧或者是害怕,甚至等崔恒的断枪到了面前,仍旧如此。

    看着牧易那双平静漆黑双眸,不知道为什么,崔恒心里突然不可抑制的升起一股寒意,他觉得,他这一次好像来错了。

    不等崔恒继续想下去,牧易突然动了,只见他抬起手,轻轻一指点出。

    崔恒眼睛陡缩,浑身汗毛乍起。

    “叮!”

    牧易伸出一根手指,点在枪尖上,崔恒只感觉一股诡异的力量传来,他的身体一下子就僵住了。

    然后牧易轻轻一步跨出,屈指一弹,正中崔恒的眉心。

    “噗!”

    一声脆响,崔恒眉心已经多了个血洞,而他双眼,耳朵,鼻子嘴巴也同时有鲜血流了出来。

    崔恒双目怒睁,带着一丝不甘,还有浓浓的悔意,轰然倒地。

    旁边那些刚准备动手的人甚至还没靠近,就看到了如此惊恐的一幕,在江湖上也勉强算是高手的崔恒,就这么死了?而自始至终,牧易也只出了两指。

    第一指点在崔恒的断枪上,第二指落在他的眉心,然后崔恒就死了。

    “嘶!”

    周围顿时传来更加强烈的抽气声,甚至多数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甚至连发生了什么都没有看清,然后崔恒就死了。

    这时,那些人只感觉心底升起一股巨大的恐惧。

    连崔恒都被两指弹死,那他们呢?恐怕连一指都挡不下吧?

    几个冲向牧易的人纷纷停住,然后不约而同的做了一个动作,转身,逃跑。

    常七那火红的双掌跟大奴撞在一起,然后就看到他直接倒飞出去,在力量上面,他被大奴碾压了,而倒飞出去的同时,他也同样看清了牧易斩杀崔恒的那一幕,甚至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两指代表着什么。

    “砰!”

    常七一下子跌在地上,然后不顾双手传来的疼痛,同样爬起来转身就跑。

    就连原本周围看热闹的人也哗啦一下子往后退了不少,看向牧易的目光全都充满了恐惧。

    从牧易被通缉,各种传闻传出去以后,江湖的确沸腾了,但自始至终,都没人知道牧易的来历,甚至连他的实力都不清楚,唯一知道的就是他身边跟着一个巨人,那些提前追上来的江湖人士也全都被巨人斩杀。

    至于牧易,在很多人眼里,并没有什么威胁,无非就是有个好的保镖就是了,可今日一见,他们才知道传闻有多么荒谬,这牧易不但会武功,而且强的恐怖。

    连崔恒那等高手,在他面前也毫无抵挡之力,这等存在,他们上去除了送死,还能做什么?

    大奴见常七只打了一下就跑了,眼中顿时闪过不满,他的目光不禁又落在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身上。

    “逃啊!”

    也不知道是谁,被大奴吓破了胆,直接大喊一声,人群顿时哗啦一下子炸了,众人化作受惊的鱼兽四散而逃。

    顷刻间,牧易面前已经空无一人,只余一具尸体躺在那里。

    “劳烦诸位传个话,再有人敢跟上来,杀无赦!”

    牧易冷冷扫过那些四散的人,留下一句话,然后转身离开。

    如果牧易一开始这句话,众人只会满脸讥笑,更不会有人在意,但现在,牧易携带两指杀死崔恒的煞气,顿时就显不同,甚至很多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心底涌出阵阵寒意。

    他们知道,牧易绝对有资格这句话,甚至用不了多久,这件事情便会轰传天下,而众人也知道,从此江湖中多了一位狠人,一个道士。

    不过牧易却不认为事情到此就会了结,他这次出手固然可以吓退一部分人,但那些真正有实力的人却不会被吓住,相反,下一次再有人拦路,实力必然会更加强大。

    毕竟如果把崔恒放到整个江湖里去,他的实力顶多算得上二流,甚至只是三流巅峰。

    牧易回到房间,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已经暴毙的黑衣人,看他死时惊恐的模样,显然是丫头出手了,牧易出去前之所以把岁月竹留下,为的就是看护行礼,毕竟那巨大行囊中还有许多珍贵之物。

    甚至哪怕什么都没有,牧易也不会允许有人趁着他战斗的时候,来翻他的东西。

    “大奴,把他丢到外面。”牧易直接吩咐道。

    大奴不发一言的上前拎起黑衣人,就走了出去,原本外面逐渐低声响起的声音也顿时戛然而止,过后不久,大奴便面无表情的走了回来,然后直接一屁股坐下。

    以大奴的身体,这客栈中自然不可能有合适他的床,不过大奴却也不需要床,如果不是牧易在地上铺了一层棉被,甚至他都会直接坐在地上。

    牧易也不理他,径直回到床上,继续拿起那卷道书细细的看了起来,这时,放在桌子上的岁月竹突然自己动了,直接落在牧易的双腿上,上面光芒一闪一闪。

    牧易低头看了一眼,在光芒之中,隐约可见丫头的身影,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随即注意力也再度放在书上。

    这一夜,对于很多人来,都是不眠之夜。

    在县衙中,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走来走去,在屋里,还有两个人影,其中一个师爷打扮,另一个穿着一身捕快的衣服。

    “你可看清楚了?那崔恒当真被杀死了?”终于,锦衣男子问道。

    “回禀大人,属下看的清清楚楚,不但是崔恒,就连常七也一起出手了,只不过那崔恒运气实在不佳,偏偏找上了那恶···那道士,结果被两招杀死,就连常七也不是那巨人的一合之敌。”捕快心有余悸的道。

    当时他已经带人埋伏在一边了,只等两败俱伤之后便一拥而上,只可惜,随后发生的事情直接把他给吓住了,虽然县尊交待下来的任务很重要,但是自家命同样重要。

    尤其是在明知道上去是送死的情况下,就更没人愿意去死了,要知道现在可不是前些年,当差更多的只是为了吃饱饭。

    满清的江山已经千疮百孔,靠近京城的北直隶一带还好些,但稍微远点,几乎是听调不听宣,人人开始为自己的谋划打算。

    一个吏部右侍郎,或许会有人卖点面子,但那是在顺手而为的情况下,如果真要损失惨重,别只是一个右侍郎,就算是吏部尚书,中枢大臣,都不好使。

    “师爷,你怎么看?”县令看了一眼旁边的师爷问道。

    “既然连崔恒都栽了,大人自然就没必要去触这个霉头,这是一尊煞神,我们关起门来,就当什么都不知道。”旁边的师爷沉吟了一下缓缓道。

    听到他的话,旁边的捕快也顿时松了口气,并且朝着师爷暗送了一个感激的神情,他可是很清楚这位师爷在县尊心目中的地位,既然连师爷都这么了,想来县尊也就不会再逼迫他们抓捕那位煞神了。

    “嗯,既然师爷这么了,那就算了。”县令沉吟了一会点点头,只不过他的神情中仍旧带着一丝失望。

    原本这次的事情被他看成是一个机会,至少也能跟那位右侍郎拉上关系,有了这份人情在,将来就算真的发生变故,也能有个照应。

    当然,他更看重的还是那把黄河古道的钥匙,如果能够进献上去,加官进爵也就指日可待了。

    但现在,却是一切皆空,甚至他心中也生出牧易越快离开越好,不然他这县城只怕会成为动乱的漩涡,到时候难免会殃及到自己。

    (补昨日第三更!另外今天有点事,中午原定一章挪到晚上再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