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六十四章 终于来了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房间里,牧易突然摇了摇头,至少大奴就不知道他为何摇头。

    牧易随后取过岁月竹,放在自己腿上,然后入定。

    一盏铜灯静静燃烧,伴随着床上人影的呼吸,轻轻摇曳。

    时间悄然流逝,一夜转眼即过。

    当牧易来到院子里的时候,李老实早已恭候在那里,经过一天的见闻,他对牧易更加敬畏。

    “道长,马车都准备好了。”李老实恭声道。

    “那就走吧。”牧易点点头,不管是这眼下没有了主人的康家,还是这座封闭偏远的镇,对他而言,都只是路上的风景罢了,这次能够借助镇的节孝祠让念奴儿一举突破,岁月竹更是祭炼功成,已经是不错的机缘。

    至少让他面对接下来的麻烦时,多了几分胜算。

    “是,道长!”

    李老实完就想要帮大奴拿行李,可是当他用尽力气也不能搬动那个巨大行囊时,脸上顿时一红,虽然早知道这行囊沉重,可仍旧超出他的想象。

    大奴瞪了李老实一眼,似乎恼他动自己的东西,然后便大手一抓,仿佛不费什么力便提了起来。

    李老实见此,更是没脸再停留,赶忙在前面领路。

    “道长!”

    牧易走出大门口,便看到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几个老人,全都是昨晚亲眼目睹节孝祠变故的那几位。

    “你们几位有什么事吗?”牧易问道,虽他破坏了节孝祠,但是相应的,他也灭掉了猛鬼,为他们除了后患,至少今后这里的男人不会再无缘无故的暴毙,那些可怜女子也不会年纪轻轻就要守寡。

    而且昨天晚上那几张驱邪符为他们驱除了身上的怨气,虽不能增加寿命,但让他们身体健康,多活几年还是没问题的。

    所以即便是因果循环,他也不欠他们什么。

    “不知可否请道长留下名讳,我等愿为道长立祠,供奉金身。”赵泉被推举出来,一脸诚恳的道。

    就连其余几个老人,也都相同的表情。

    牧易轻轻摇头,他自然知道这些人打的什么主意,想来昨天晚上的驱邪符让他们尝到了甜头,同时,节孝祠的猛鬼也让他们怕了,所以思来想后,便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

    他们觉得只要有牧易的金身在此,就可以诸邪辟易,再不用担心什么妖魔鬼怪,甚至还能讨得赏赐。

    “金身就免了,我又不是什么神仙,不可能庇佑你们的,真正能救你们的只有你们自己。”牧易直接道,至于这几个老人能否理解,就不是他能管的了。

    听见牧易拒绝,几个老人顿时急了,分明还想要什么,不过随着牧易一眼扫过,他们的话全都卡在了嗓子眼里。

    “哎!”

    一直等牧易离开,几个老人才彼此看了看,然后同时叹了口气,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们怕了。

    昨天晚上所见所闻,无疑超出了他们的认知,此刻他们的心仍旧难以平静。

    “轰!”

    就在几人唉声叹气的时候,村子东头突然响起一声巨雷,几人也被吓了一跳,但随即,他们就朝着村东头赶去,不过等他们到的时候,只看到眼前一片狼藉。

    原本那座高大的牌坊此时已经倒塌,而且还是被天雷击倒的,哪怕明知道这天雷是被牧易召唤而来,他们心中仍旧涌出一股寒意。

    同日,县志有云,鸡鸣镇康家妇人失德,天降雷罚,毁其牌坊。

    一张五雷符摧毁了那个老女人的贞节牌坊之后,牧易坐着马车继续往沧州方向而去。

    而这个时候,江湖上已然风起云涌,虽然鸡鸣镇的事情还没有传出去,但天下从来都不缺乏聪明人,牧易自然不可能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已经有人沿着线索悄然找了上来。

    不管是衙门悬赏,还是那把事关黄河古道的钥匙,都足以令人铤而走险。

    更何况真正知道牧易厉害的曲洋却刻意隐瞒了这个消息,所以,牧易只被当成一个走了好运的子,虽然能够杀死右侍郎家的公子跟护卫,但在很多人看来,都不值一提。

    一把钥匙,让江湖彻底沸腾起来,而关于黄河古道的消息,也频频被人提起,甚至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关于黄河古道的事情,就连另外五把钥匙的归属,也纷纷被揭露了出来,似乎这一切的背后,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在操纵着。

    这一天下午,当被一行三人拦住去路的时候,牧易就知道,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实际上牧易也从未想过一路都不被发现,那样的几率实在太,从洛阳到沧州,距离遥远,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到的,但他仍旧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快就追上来。

    眼前三人虽然不值一提,但有了第一波,后面就会源源不断的有人赶来,这种情况下,再想坐马车到沧州,已然不可能。

    这一次,牧易并未亲自出手,而是大奴下了马车,一巴掌一个,直接将三人拍死。

    牧易很清楚那些江湖中人的习性,所以也不打算留情,这个时候就算圣人来了,跟他们讲道理也是讲不通的,更何况就连圣人在传播圣道的时候也是一手持剑,一手握书。

    唯有死亡跟鲜血才能让他们敬畏,也才能吓住他们,不然麻烦只会源源不断。

    为何没人去白帝城讨钥匙?一切还不是因为白帝城中的那位拳头大?为何没人上龙虎,茅山?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牧易太弱了,至少在众人的眼中是如此的。

    既然这样,那牧易不介意让他们好好清醒清醒。

    牧易虽不愿意滥杀无辜,可既然那些人找上来,也就没有什么无辜一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接下来不用走路了,直接沿着大路去开封。”在大奴斩杀了三人以后,牧易直接道。

    “开封?”李老实满脸不解的看着牧易,毕竟牧易一开始跟他讲好的是去沧州,去开封的话,等于是转了远路。

    “对,接下来几天,路上可能会不安稳,不过等到了开封,你就可以回去了,至于报酬,我会加倍给你。”牧易直接道。

    “道长,我不怕危险,你就让我送你去沧州吧。”李老实虽然老实憨厚,可也不傻,就连他也能看出来,今日那三人只是开始。

    不过他早在出发的时候,就已经收了牧易的银子,而且一路上牧易也对他颇多照顾,没有半点高高在上或者看不起他,这么好的主顾,他可是第一次遇到。

    所以,虽然明知道危险,但他还是选择送牧易去沧州。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之前坐马车是不想引人注目,不过现在既然已经暴露了,那就直接坐船吧,沿着黄河而下,速度还能更快点。”牧易直接道,不过在提起黄河的时候,他心中仍旧有一些异样。

    所谓黄河古道如果跟黄河没有点关系,恐怕没人会相信,甚至更大的可能,古道就在黄河的某一段,不过牧易就算想去,也不是现在。

    听到牧易的话,李老实点点头,不再多言,毕竟坐船的确要更快一些,而且也比马车舒服。

    而接下来也的确如牧易所料,一天之中,已经有四波人拦路了,不过这些人全都死在大奴的拳头底下。

    相比而言,大奴更喜欢用拳头打架,也是这个缘故,所以当初那把宣花大斧也被他丢弃。

    这一天下来,哪怕早有准备,李老实仍旧被吓得面色苍白,实在是他这一辈子见到的死人,都没有今天一天多。

    牧易通往开封的路是用血染红,也丝毫不为过。

    “道长,我们真的要进城?”

    在大奴出手斩杀了最后一波抢夺钥匙的人以后,马车也到来一座县城前,李老实忍不住问着牧易。

    “为何不进?”牧易直接道。

    “可···”李老实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有,而是赶着马车进入了县城。

    这座县城并不大,甚至显得落败,李老实赶着马车经过也吸引了不少注意,随后他找了一家客栈安顿下来,而大奴一出场,李老实明显感觉周围的气氛凝固了。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畏惧大奴,最终也没有人出手,让李老实松了口气。

    “晚上不管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来。”

    在李老实回房之际,也听到了牧易的声音,他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其实就连李老实自己也明白,他除了一把子力气外,并不会什么武功,根本不可能帮上牧易什么忙,甚至只会是累赘,所以,就算没有牧易的交待,他也不打算出来。

    同样,他也从牧易的话中听出一些什么,至少今天晚上,这里绝对不会平静了。

    交待完,牧易便转身跟大奴回到房间,至少牧易不交出岁月竹,大奴是不可能跟他分开的。

    牧易并没有遮掩什么,所以进入房间也被有心人看在眼里。

    而在牧易进入客栈,大奴暴露之后不久,城中便同时飞出数只信鸽,这些信鸽在天空盘旋一阵,辨别方向之后,便快速远去。

    同时,也有人满脸惊慌的叩开了县衙的大门。

    (第一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