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六十一章 夜半节孝祠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回来后,李老实什么都没有问,就连牧易停留一天,他也没有任何意见。? ?

    之前外面闹哄哄的,他眼睛不瞎,耳朵不聋,既然那么大的阵仗牧易都能平安无事的归来,那即便多住一天,也没什么,反正牧易给的银子足够他逍遥的渡过一整年。

    康家主事的人虽然都死了,可诡异的是剩下的那些下人丫鬟居然没有趁机逃跑,甚至白天还为牧易准备的丰盛的食物,大奴大快朵颐的同时,李老实也吃的满嘴流油。

    只有牧易简单吃了一点之后,就在床上打坐,并且到了下午他开始研墨画符。

    自从跟曲洋一战之后,他这是第一次画符,之前的几天,白天赶路,其余时间也都用来祭炼岁月竹跟巩固境界,倒是今天正好闲暇,可以画点符箓备用。

    一段时间未画,牧易却一点生疏的感觉都没有,甚至因为心神力量变得更加精纯,画起符来也越的得心应手,挥洒自如。

    一整个下午,牧易都躲在房间里,桌子右边,积攒了一叠厚厚的符箓,不过多是斩妖符跟驱邪符这两种,

    而在左边,却只有孤零零的两张符箓,不过不管是卖相,还是其它,都远不是右边符箓能够比的。

    这两张符箓自然就是五雷符,也是牧易当下最大的依仗之一,如果他有足够的五雷符,就算来再多的人都不怕,可惜,哪怕现在,牧易也无法出五张这个界限。

    提笔,轻轻落在黄纸上,只见那用黄皮子尾巴做的笔尖突然冒出一层淡淡的白光,只不过因为很淡,所以看不真切。

    随着牧易御笔而行,那淡淡的白光也随之没入符箓当中。

    “嗡!”

    当牧易画完最后一笔,只见桌上的符箓突然光芒一闪,甚至那五雷符居然轻轻的漂浮起来,虽然几息之后光芒收敛,符箓也重新落回桌面,但牧易脸上仍旧难以自持的露出喜意。

    将这张五雷符跟另外两张摆在一起,虽然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之处,但牧易仍旧入神的端详了片刻。

    然后,他左手一招,一张早就裁好的黄纸就落在他面前,接着右手提笔就画,甚至这一次他都没有经过任何休息,顷刻间,又一张五雷符诞生。

    而牧易脸上的喜意也更浓了。

    刚刚在不经意间,他似乎现了体内那股气的另一种妙用,只是稍微附着在符笔上,就能提高画符的成功率,至少牧易以前从未一连成功过两次。

    可这一次,不但一下子就成功,甚至还有种前所未有的流畅自然,似乎只要他愿意,就可以轻易的成功。

    不过牧易却没有继续画下去,而是将笔放在一旁,闭上眼睛不断的回味着刚刚的那种感觉。

    半晌后,牧易睁开眼睛微微一笑,将画好的符箓一一整理收了起来。

    ···········

    对于这座平日里有些封闭的镇来,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热闹过了,只是这热闹中却带着一些畏惧,康家死了人,而且还是那位得到御赐贞节牌坊的康老夫人。

    至于那些丑闻,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

    不过镇子上的节孝祠却有了动静,平日镇子上,康家,赵家,张家,可谓是三足鼎立,也是最有实力的三家,在康家倒台,张赵两家联合起来的情况下,哪怕那些老人,也不愿意去触这个眉头。

    更何况两家打的还是请道士做法,化解节孝祠中的怨气,以保镇上平安的旗号。

    虽然死者为大,但真正能做主的还是活着的人。

    两家在牧易的要求下,在节孝祠前搭了台,摆满了各种供品。

    原本镇上的人也想观看一番,却被两家赶了回去,只余下少数几个有威望的老人。

    一直到二更天,牧易才在赵泉的带领下走来,如果不是因为牧易,这个时辰众人恐怕早就都睡着了。

    牧易到了后,却惊讶的现薛武居然也在,按理来他应该回县城了才对,不过牧易也没去问他为何会在这里,而是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走上台。

    这座祭台正好搭建在节孝祠的门口,不过并不高,牧易站在上面,刚好可以平视节孝祠上面挂着的牌匾,上面写着四个大字——节孝垂芳。

    大门两边的夹柱上面也刻着一副对联,坊卓尧恩重,祠成坤德享。

    看到这里,牧易不置可否的一笑,或许这种节孝祠一开始出现的确是为了表彰那些女子,但随着展,这种东西也渐渐变了味道,而牧易所的,里面不知埋葬多少怨魂,也并不是开玩笑。

    不管是求名,还是得利,这里面的血泪绝对是数不清的。

    至少牧易在跟着老道走江湖的时候,就遇到过这种情况,一个守寡的妇人,被自己婆婆生生逼死,因为进入节孝祠,不但可以春秋致祭,还能得到官府放的三十两银子。

    节烈事迹特别突出的,皇帝还亲自御赐诗章匾额缎匹。节妇烈女的名字列入正史和地方志。

    甚至某些地方尤为严重,如果哪家没有个贞洁烈女,就会被看成家风不正,尽管荒唐,但的确是存在的。

    在这种情况下,那些死了丈夫的女人,何其可悲,何其可怜。

    牧易之所以在没有到来前就知道这里有问题,主要还是从赵泉跟另一个老者身上看到的,他们的身上缠绕着一丝丝怨气,加上刚到镇那种怪异的感觉,让他认定了这里的节孝祠必定有问题。

    不过之前毕竟只是怀疑,如今亲眼所见,牧易才现,自己之前还是想的太轻了,这里面怨气之浓郁,远他的想象,不过诡异的是,那些怨气仿佛被一股力量死死压制在里面,无法消散。

    “这节孝祠建于哪年,为何人所建,这些年又是否有过奇怪的事情生?”牧易突然看着赵泉问道。

    听到牧易的问话,赵泉微微一愣,不过他还是立即回答了牧易的问题。

    “这节孝祠建于184o年,到如今差不多六十年了吧,当时是镇上一位秀才老爷上禀衙门,得到批示后,又自己掏银子修建的这座节孝祠,这牌匾对联,都是当年那位秀才老爷所写,不过那位秀才老爷早在几十年前就死了。”

    “至于奇怪的事情?”赵泉皱着眉头沉吟起来。

    “这里十年前一天夜里突然打了一个响雷,结果把节孝祠房顶给劈漏了。”不等赵泉想起来,旁边就有人替他道。

    “十年前?”牧易沉思了一会才继续问道:“当年那位秀才老爷可有什么子嗣留下来?”

    “没有,都死了。”这次,赵泉毫不犹豫的道。

    “你确定?”牧易又问了一句。

    “是的,其实当时那位秀才老爷死的时候还有一个儿子,但他死了没两年,那个儿子也突然生病,暴毙了。”赵泉道。

    “这些年你们镇上突然暴毙,或者无辜死掉的男人多吗?”牧易问道。

    “这个···好像是有些多,之前也请过大夫来看,他们的确是自己暴毙的,并非被人谋害。”赵泉很认真的道,显然他们对这种情况也有过怀疑。

    “那你们这里死掉的女子是不是都供奉在这里面?”牧易继续问道。

    “只有那些守孝,贞洁的女子才会被供奉在里面。”赵泉道。

    “也包括那些冤死的女子?”牧易嘲讽了一句,赵泉顿时僵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好了,你先退下吧。”牧易并未再为难赵泉,而是挥了挥手,让他离着祭台远一些。

    等赵泉退开以后,牧易才将手中的岁月竹放在桌子上。

    然后取出几张驱邪符,随手激。

    顿时间,周围那些老者甚至还有薛武都被白光包裹。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立即把他们吓了一跳,有心想反抗,却现这些白光好像并没有什么危害,甚至进入他们身体以后,只觉得暖洋洋的,不但身上寒意一扫而空,就连精神也变得抖擞起来。

    “这,这是仙术。”其中一个老者浑身颤抖的道,之前他感觉自己快要站不住了,可是吸收了白光以后,整个人顿时充满了力量,甚至让他感觉仿佛回到了年轻时候。

    而这一切,都是牧易随手一挥所生的,除了仙术,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那些老人或许认为这就是仙术,但薛武毕竟见识多点,当他感受到身体的变化之后,脸上露出骇然,但心里,更多的却是侥幸。

    原本今天回到衙门后,他数次犹豫不决,考虑着要不要把事情禀告县尊,而且一天的时间,足够从周围找来一些好手,大家一起上,未必不能将牧易制住。

    但最终,薛武想到那位少夫人房中生的一切,终于将念头熄掉,并且鬼使神差的又偷偷赶了回来,为的就是想看一下,牧易晚上到底准备做什么。

    可没想到,真正的好戏还没上场,他就先遇到了如此令人震惊的一幕,甚至想到白天的那些念头,生出更多的后怕。

    (第二更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