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五十八章 牧青天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听到薛武的回答,牧易心中道了一声果然。??

    至于旁边几人则听的云里雾里。

    虽然牧易犯下的事的确很大,但也远没有到人尽皆知的地步,就连薛武之所以一下子就把牧易认了出来,也是因为他昨天早上刚刚见过牧易的画像,甚至对于牧易杀了那位右侍郎的独子,心里也叫了一声好。

    薛武虽然现在当差,可身上仍旧有一些江湖习气,也向来看不惯那些仗势欺人,为非作歹的公子哥,但是他也顶多在心里为牧易摇旗呐喊一下,毕竟他现在是衙门里的人,而且也指着这碗饭。

    当然,他也不认为自己可以运气好到碰上牧易,甚至任务下来以后,他压根就没当回事。

    所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随便出来逛一趟,就逮到了这尊大神,也不知道他的运气好,还是太过不好。

    但不管如何,既然遇到了,他自然要尽一下本分,正好借着这次机会将牧易邀到县衙,至于到时候如何,就不是他这个人物能管得了。

    可偏偏牧易就将他给识破了,现在他似乎只剩下动手一途,虽然牧易身上没有半点高手气息,但他能一人杀死那位公子哥身边那么多护卫,没有点本事又怎么可能?

    因此,动手同样不可取,不定还把自己给折进去。

    多年的江湖经验让他明白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此刻他的心里已经将牧易归咎到后一种。

    “右侍郎?好大的官。”牧易冷笑一声道,虽然早就知道那个公子哥来头可能不,但他仍旧没有在意,哪怕现在,他同样不在意。

    而这显然就是实力带来的自信,如果是半年前的牧易,绝对不会这么莽撞,何况那时的他也没有这份本事。

    甚至在牧易看来,不管那位右侍郎权势多么大,可远在京城仍旧是鞭长莫及,更何况江湖中跟朝堂上很多事情的规则也是不同的。

    牧易心中或许有些担忧,但绝对不是来源于那位右侍郎,而是黄河古道的钥匙只怕会成为一个漩涡,搅动的风云也只会越来越大。

    “之前道长做了什么不是在下能够管的,但眼下这桩案子,还请道长跟在下去衙门个清楚。”薛武再度对着牧易抱了抱拳,语气诚恳,甚至也带着一丝坚定。

    从薛武之前心里为牧易叫好就能看出他的性格来,绝对不是那种心理阴暗的人行径,更不是那种自私自利之辈,相反,薛武心中仍旧有热血,有豪气。

    如果牧易只是因为那位公子哥的事情,他不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其离去,但是如果眼下这桩命案真如那位管家所言,那么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放牧易离开。

    “衙门?你觉得衙门是个理的地方吗?”牧易摇摇头,很显然,衙门他是不会去的。

    不过还不等薛武继续话,他又道:“虽然不能跟你去衙门,不过今天我倒是想做一次青天大老爷,怎么样,你有没有兴趣陪我看一出好戏?”

    “这····”薛武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拒绝,不过当他看到牧易平静的脸庞,不知为什么,心里突然选择了相信牧易。

    随后,牧易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众人的注意力也一下子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通过刚刚牧易跟薛武的对话,老女人跟管家心中已经多了一些不好的预感,至于赵泉跟另一位,更是明智的闭上了嘴巴。

    “之前你三番五次的我欲对你家少夫人图谋不轨,她抵死不从,才咬舌自尽的,是吧?”牧易直接来到管家面前,看着他道。

    “是,是的。”管家不自觉的退后一步,更是不敢跟牧易对视。

    牧易突然伸手在管家身上拍了一下,然后道:“现在,你如果能动弹一下,甚至是眨一下眼睛,都算我输了。”

    牧易完,就静静的站在一旁,薛武,赵泉,还有老女人的注意力也顿时集中到了管家身上,似乎有些不明白牧易在耍什么花招,不过很快,他们就现不对劲了。

    只因为在牧易在管家身上拍了那一下后,管家便僵硬在那里,如同变成了一个木头人,怎么都动弹不了,即便连眨眼都做不到。

    “这是····”薛武眼睛顿时一缩,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不过好在他立即反应过来,后面的话并没有完全出来。

    “你,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老女人一下子喊了起来。

    “一点手段罢了,只是想告诉你们,如果我真的想对那位少夫人做什么的话,她压根就没有反抗的余地,更何况是咬舌自尽了。”牧易摇摇头。

    薛武等人看了一眼仍旧被定在那里的管家,脸上同时若有所思。

    牧易虽然没有直接拿出证据证明事情不是他做的,可光眼下这一手,就足以明很多问题了。

    有些东西在普通人眼中看似难以做到,但薛武却明白,光凭牧易刚刚那一下,那位少夫人就不可能在他面前咬舌自尽,同时,他心中对于牧易的评价也高了许多。

    赵泉虽然没有薛武见多识广,可人老成精,眼花心不花。

    “妖术,你这是妖术。”老女人指着牧易大喊道。

    牧易没有理会这个老女人,而是来到翠香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之前是你亲眼所见我图谋你家少夫人?然后又见到我逃跑?”

    “我,我···”翠香早已吓得精神恍惚,此刻又哪回答的上牧易的问题。

    牧易也不强求,而是来到桌前,轻轻一掌拍在桌子上。

    就在几人不解的时候,却见那张坚硬无比的桌子突然哗啦一声,四分五裂。

    光这一掌,就骇的在场所有人不出话来。

    如果刚刚牧易拍管家那一下,只是让管家不能动弹,还看不出什么厉害来的话,那么这一下,就当真吓人了。

    面前这张桌子绝对是最结实的实木所做,就算用大锤来砸,恐怕也只是砸坏,而不可能像眼下这样四分五裂,碎成一块块的。

    尤其是薛武,更是清楚这一掌代表着什么,他虽然在江湖上闯荡出了一个铁手薛的名号,并且一直以来都对自己这双手颇有自信,但眼下看到牧易那双白净的手,心里顿时一阵颓然。

    毫无疑问,跟牧易一比,他那所谓的铁手,就是个笑话。

    “如果我真的是来图谋不轨的,你觉得我会放任你一个丫头清醒的站在旁边坏我好事吗?”牧易这时再度了一句。

    众人也继续沉默。

    “你这个**,,是不是你勾结外人谋害了兰儿,然后故意栽赃诬蔑道长的。”就在众人沉默的时候,那个老女人却突然站起来,蹬蹬蹬来到翠香的面前,用力一脚踹在翠香的身上。

    翠香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但相比身体上的疼痛,更多的却是来自心底的绝望。

    “老夫人···”翠香赶忙爬起来,显然是想解释什么。

    “你给我闭嘴,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人将你乱棍打死。”老女人阴测测的看着翠香。

    翠香明显被老女人的话吓到,浑身一颤,再也不敢多什么。

    “道长,现在老身已经弄清楚了,都是这个**栽赃,让老身险些冤枉了道长,好在如今真相大白,也就不敢耽误道长了,稍后老身会命人奉上盘缠,以作赔罪。”老女人随后看着牧易,脸上已经换了一副模样,再无之前的凶狠,反而满脸堆笑。

    事实上,她这般拙劣的表演恐怕骗不过房间里的任何一个人,但是她仍旧这么做了,为的无非就是尽快将牧易这尊瘟神送走,只要牧易离开了,事情无疑就好办多了。

    就跟刚刚她对翠香的那番话,往她身上一推,她自然可以抽身而退,并且保住名声,而且死人也是有利用价值的。

    至少在《礼部则例》中就有规定,遭寇守节致死,因强·奸不从致死,及因为调戏羞忿自尽,皆属于贞洁烈女,地方绅耆,族长、保甲长都要向官府公举节妇烈女,各级官府亦要给予表彰。

    甚至还要建‘节孝祠’,矗立大牌坊。

    那样一来,康家自然就有两座牌坊,绝对是一大殊荣。

    只不过眼前这个老女人傻吗?明明已经断子绝孙,连仅有的儿媳妇都死了,要那么多殊荣有什么用?

    至少牧易不会觉得她傻。

    牧易看着老女人这副丑陋的嘴脸,摇了摇头道:“事情是你挑起的,可什么时候结束,却不是你的算。”

    “道长这是何意?难道非要逼死我一个老婆子不成?如今康家只剩下我一个老婆子,就这么让人给欺负,还有没有天理了。”老女人见牧易不为所动,顿时改变策略,开始起疯来。

    “这位道长····”赵泉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

    “老人家,如果我是你,就不会乱话,不然心晚节不保。”牧易看了一眼赵泉,直接打断他。

    听到牧易的话,赵泉顿时犹豫了。

    “逼死人是真,你那位儿媳妇就是被你们给逼死的,至于康家只剩下你一个老婆子,倒是未必。”牧易突然语出惊人的道。

    (第三更到,今晚开始加更,另外祝书友燕生日快乐,越来越漂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