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五十五章 莫名其妙的凶手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在从驾车的老实汉子口中知道了一条偏离官道的捷径之后,马车就拐道了,虽然按照他的话,这条捷径有些不太平,不过在大奴下车,将拦在路上的几块大石头轻易的搬掉之后,那老实汉子就再也没有什么。 ?

    也幸好牧易改了道,所以并不知道几匹快马沿着官道追了下去,倒也让他省了些麻烦。

    接下来几天,马车都没经过什么大的县城,所以牧易同样不知道县城中已经贴了不少画像告示,甚至其中一张详细的描述了牧易跟大奴的特征。

    如果牧易看到,就会立即知道钥匙的消息已经彻底传播开了,甚至有人移花接木的将牧易跟杀害公子哥的凶手联系在了一起,虽然那件事情的确是牧易做的。

    但真正看到的人却没有,可是洛阳城中那帮人却需要向上面交差,如果加上曲洋暗中推波助澜,将那神秘凶手换成牧易也就理所当然了,反正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替罪羊,一个交待,就足够了。

    “道长,前面有个镇子,要不今晚我们就在镇子上住一晚如何?”

    这天傍晚,马车来到一个镇前,李老实拉开帘子请示着马车中的牧易。

    上路以后,牧易自然不会再遮掩自己的身份,也重新换上一身道袍,通过闲聊,他也知道车夫的名字,李老实,当然,这不是他的本名,只不过因为为人太过老实,所以就有了李老实这个名字,久而久之,连他自己都这么叫自己了。

    “好。”牧易点点头,这几天虽然谈不上风餐露宿,却也没有好好的休息过,哪怕牧易可以晚上打坐,祭炼岁月竹,可是李老实白天赶车,晚上又不能好好休息,久了也会坚持不住。

    听见牧易答应,李老实眼睛里露出一丝喜意,如果是他自己,肯定舍不得住店,可是牧易雇佣他的马车,自然也就包括这一路的食宿,一切花销也都由牧易来出。

    此刻天刚刚擦黑,可是镇子里却家家大门紧闭,路上甚至连一个行人都见不到,情形显得有些诡异,而且这个镇上居然连一家客栈都没有,这就有些不太正常了。

    不过李老实最终还是敲开一家大户家的门,并且禀明了来意。

    那户人家自然是不愿意,并且一个劲的赶他们走,最终牧易递上了一块银子之后,对方沉思了一下,总算通融,答应他们借住一晚。

    只是却要求他们必须在明天天亮前离开。

    虽然明知道情况有些不对劲,不过牧易还是直接答应下来,关键是他们马车上已经没清水了,正好可以补充一些。

    随后,在那名管家带领下,他们来到一间厢房,至少看在银子的份上,那名管家还是给准备了一些食物跟水,只是又重新交待了一遍,晚上不许乱走,天亮前必须离开。

    “这里还真够怪的。”等那名管家离去后,李老实还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牧易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什么,不管这里是否怪异,反正他们明早都要离去,不会跟这里有什么牵扯。

    夜间,等李老实爬到床榻睡着以后,牧易再度展开祭炼,虽然是陌生地方,不过牧易仍旧不怕,至少大奴就守在一边,如果真有什么事情,他也并非不能照应。

    随着这几天的祭炼,牧易清晰的感觉到念奴儿的气息越来越强大,几欲冲破岁月竹的限制,彻底爆出来。

    显然,她的积蓄已经达到了顶点,不定下一刻就能突破,不过这一夜,念奴儿还是没能突破。

    “快,快,就是这里。”

    “赶紧围起来,不能让凶手跑了!”

    清晨,天未亮,外面就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至少光在牧易的感应中,外面就集齐了不下二十多道气息。

    “道长,出什么事情了?”

    外面的动静也将李老实惊醒,他从床上爬起来不解的问着牧易。

    此刻院子里已经被火把照的通明,光芒从窗户透了进来,照在李老实那副茫然的脸上。

    “不清楚,出去看看吧。”牧易摇摇头,顺势走下了床,也幸好祭炼早就完成了,不然光凭李老实跟大奴恐怕还无法处理外面的情况。

    牧易率先打开房门,目光望向院子里的众人。

    出乎预料的,当先居然是一个老女人,满头银,手里拄着一根拐杖,在她的身边,正是昨夜带他们进来的那位管家。

    周围除了几个家丁下人,其余都是一些丫鬟,此刻纷纷脸色苍白,手里拿着各种武器,笤帚,掸子,甚至还有人提着木盆,看上去充满了可笑。

    但牧易却笑不出来。

    “不知诸位有何事?”

    在牧易出来之后,院子里的人纷纷紧张的看着他,却也不敢再喧哗,看向他的目光也多充满了畏惧。

    “这位道长,老身见你赶路不易,好心收留你一晚,可你为何要谋害老身的儿媳?”当中的老女人满脸仇恨以及悲苦的看着牧易。

    只是她的话,却让牧易一愣。

    虽然之前就听到什么凶手一类,可仍旧没有想到对方会将矛头直指他。

    “弄错了。”这是牧易第一个想法。

    “老夫人,昨夜道一夜未出,又怎么可能杀人呢?您是不是弄错了?”牧易解释起来。

    “翠香,你,是不是他?”老女人直接扭头看向旁边一个脸色苍白的少女。

    “老夫人!”

    叫翠香的少女直接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回老夫人,昨夜正是这人摸进少夫人的房里,欲对少夫人图谋不轨,少夫人拼死抵抗,怎奈力气不及这人,为了保住清白之身,便,便咬舌自尽了。”

    少女完,便嚎啕大哭起来。

    而牧易听完她的话,眼神也不由变得锐利。

    原本以为只是一场误会,现在看来,分明是故意栽赃陷害,将屎盆子往他的头上扣。

    看着这一帮老弱妇孺,牧易只觉有些悲哀。

    “好一个图谋不轨,咬舌自尽,看来诸位是吃定道了?”牧易冷笑的扫了一圈,那些人纷纷目光躲闪,不敢与他对视。

    “作为一个出家人,居然如此丧尽天良,老身就不信这天底下没有王法了。”那老女人愤怒的看着牧易。

    “王法有,却不是你家的。”牧易声音更冷。

    身后,李老实已经被吓傻,昨夜他太过劳累,所以睡得很沉,并不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以他对牧易的了解,牧易是不可能做这种事情的。

    唯有还在屋里的大奴不管不顾,只要牧易没有话,他便只需要守好岁月竹。

    “老夫人,不用跟他这种忘恩负义的人废话,我已经派人去报官了,只需把他捉了,一切等天亮衙门派人来便可。”旁边站着的那名管家这时道。

    而实际上,昨晚就是他收了牧易的银子,将他领了进来。

    牧易深深看了他一眼,开始想着对方这么做的目的何在,难道是见财起意?

    可如果真的是见财起意,又何必转了这么大一个圈子,还要搭上一条人命?并且要把他送去见官呢?显然对方不可能是为了钱财。

    既然不是为了钱,那么关键点恐怕就要落在那名死去的少夫人身上了,莫非是他杀?可按照那个叫翠香的丫头的话,少夫人是咬舌自尽的,这种情况除非是自愿,否则同样不容易做到。

    亦或是自杀?可这又是为了什么?而且如果真是自杀,那就更没必要扯到他的身上了。

    所以一时间,牧易也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除非他能见到那名咬舌自尽的少夫人,可看眼下的局面,对方却是不愿给他这个机会。

    “道长,你如果束手就擒,老身不得还能为你点好话,不然就只能让你吃些苦头了。”老女人这时看着牧易道,并且一副为牧易着想的模样。

    “道看上去很像傻子吗?还是老东西你这些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牧易语出惊人,着实吓了不少人一跳,而老女人听到牧易的话后,更是气的浑身颤抖。

    她用力一拄手中的拐杖,另一只手颤颤巍巍的指着牧易,“好,好,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来人,给我把他拿下,死活不论。”

    显然,老女人已经气急败坏。

    “是,老夫人。”

    或许是因为牧易年纪不大,看上去很好欺负的样子,所以听到老夫人的话后,几名家丁拿着斧头菜刀一类武器朝着牧易围了上来,至于牧易身后的李老实,自然被他们直接忽视。

    像李老实这种一看就老实巴交的,他们见多了,甚至随便出来一个丫鬟就能把他给镇住。

    牧易看着几名围上来的家丁面无表情,出乎预料的,他心中并没多少杀意,实际上,在几天前那场大开杀戒以后,他就知道自己境界还不稳固,所以这几天,他都在极力的巩固境界。

    眼前这种情况,只要他愿意,自然可以轻易将众人杀死,可是他不却不愿意因为这点事就再度坏了心境,让好不容易刚刚稳固的境界,再次浮动,更何况,他也不喜欢滥杀无辜。

    不过,虽然不杀人,却也不代表他会束手就擒,而且他倒也想看看,对方到底唱了一出什么戏。

    (第三更到!另外兄弟们看来已经迫不及待了,都已经开始打赏了,坤坤再郑重一下,打赏加更活动从过了今晚十二点,从三月六号开始,持续时间为一周,除了每天保底三更外,打赏每满二百加更一章,不管这个星期你们打赏多少,我都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