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五十三章 被欺负的大奴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赶回村子,不过虫甲乙并未归来,只有大奴自己呆在屋里,并且他也很听牧易的话,至少没有乱跑。

    直到中午,虫甲乙才满脸忧心的回来,并且一见牧易就赶忙道:“主人,老奴有重要事情禀报。”

    “可是曲洋已经将我得到黄河古道钥匙的事情散布出去了?”牧易问道。

    “正是,主人如何知晓的?”虫甲乙略带不解的看着牧易,毕竟当时曲洋吩咐的时候只有他一人在旁边,按理来牧易并不应该知情才对。

    “是一位前辈告知的,那曲洋没有怀疑你吧?”牧易随即问道。

    “没有,毕竟昨晚我一直都站在他那边,而且有誓言约束,相信他不会怀疑我的。”虫甲乙立即道。

    “那就好,既然你回来了,我也该离开了。”牧易直接道,如果不是为了等冲击仪,恐怕他早就带着大奴离开了。

    “主人这么快就要离开?可是····”在虫甲乙看来,牧易离开的还是有些急迫。

    “如果我继续留下,只会给这个村子带来灾难,你也不想看到他们遭殃吧?何况这里事情已了,接下来我会赶往沧州,至于这里,就交给你了,等我到了那边会先联系你,一旦有李瘸子的消息,务必以最快的度告知我。”牧易交待道。

    “主人放心,老奴会密切监视曲洋的,而且也会利用江湖上的关系帮主人寻找李瘸子的下落。”虫甲乙赶紧道。

    “嗯,你自己也要心,对了,曲洋身边那个北冥应该没死吧?”牧易又问道。

    “没有,不过在主人的神威下也被重创,曲洋将其放入那尸菇,想来应该没事。”虫甲乙想了一下道。

    虽然在他离开的时候并未见到北冥,但看曲洋的神情,北冥应该不至于死掉才对。

    “尸菇吗?那就好。”牧易点点头,等他下次回来,收的绝不仅只是曲洋的性命,还有那株尸菇,正好可以用来成全岁月竹。

    随后,牧易又交待了一些事情后,便跟大奴匆匆离去,他要在那些人反应过来之前尽量远离这里。

    当然,对牧易而言最好的办法就是跟大奴分开,毕竟大奴的个头太大,太过引人瞩目,曲洋散布出去的消息中除了明他是道士以外,就连岁月竹,还有一盏宝贝铜灯都没有放过,至于大奴这个显眼的目标,就更在其中了。

    相信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只要一看到牧易这对搭档,就能轻易的认出来。

    所以,牧易跟大奴分开最起码能减少暴露的可能性,加上牧易还有一张珍贵的人皮面具,一番改头换面以后,便可以悄悄隐藏起来。

    但是这种方法也就只能想想,牧易不可能跟大奴分开,以大奴的智慧,离开他以后能不能吃饱都是一个问题,再者,大奴虽然跟着他,却是念奴儿的玩伴。

    并且经过这一路,牧易早已在心中接受了大奴,将其当成自己人,就更加不可能丢弃大奴了。

    上路之后,大奴却显得闷闷不乐,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昨晚牧易没有带他的缘故,不过这些只能等念奴儿醒来以后再安慰他,至少牧易无法拍着他的肩膀,像哄孩一样哄他。

    原本牧易并不打算进入洛阳城,只需跟大奴一路走着去沧州就行,但现在,牧易却不得不改变方式,如果他敢跟大奴一路招摇,恐怕还不等走出多远,就会被拦下。

    除非牧易白天隐藏,只在夜间偷偷赶路,但他本就对通往沧州的路不熟,夜里赶路很容易迷失方向,费时费力,等到达沧州,还不知道要耽误多少时间。

    而且这种方式也不符合牧易的性格。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去车行雇辆马车,这样大奴呆在马车里,也可以减少暴露的几率。

    原本墨远镖局离去的时候,财叔也问过他要不要留下一辆马车,不过当时因为牧易不会驾车,加上嫌麻烦,便婉拒了,现在看来倒有些失策。

    虽然明知道此刻墨远镖局便有可能还在城中,但一来洛阳城太大,再者他也不好再厚着脸皮前去,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去车行雇一辆车,这个时候,车行还是不少的,很多人出行远路都是雇车,也只有那些地主,有钱的商人,或者官家才会圈养马匹,专门用来骑乘或者拉车的。

    像普通人家,光养活自己已经不易,更何况养一匹好马的花费,远远出一家四五口的花销。

    为了避免大奴块头到了城中再度引起骚乱,所以牧易将其留在城外一处隐蔽的地方,让其暂且等待,不过这次牧易却把岁月竹给留下了,不然以大奴的性格,什么也不会再自己留下了。

    牧易叮嘱了几句便一个人进城,虽然没有戴上那张人皮面具,但至少也换下了身上显眼的道袍,并且在城外官道上买了一顶斗笠,在多交了几个铜板的进城费后,没有经过任何检查,便大摇大摆的走进城中。

    洛阳城中有两家车行,牧易打听了一番后,便直奔其中一家,据这家车行多往北直隶那边去,正好跟牧易算是顺路。

    到了车行,总计用了不到半个时辰,牧易便坐着一辆老实巴交汉子赶着的马车出城,相比进城,至少这次没有被拦。

    出城后,马车直奔大奴躲藏的地方,这辆马车自然远比不上当初苏家那辆华贵,也比不上墨远镖局的舒适,但也绝对结实耐用,而且顶棚高大,即便大奴坐在里面,也会觉得太憋闷。

    “快,给本公子抓住他。”

    “别让他跑了!”

    “都心点。”

    就在马车靠近大奴藏身的地方时,牧易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喧哗声,如果他没有记错,那里就是大奴藏身之地,尤其是当他听清楚那话中的意思时,心中勃然大怒。

    在他离开的时候,便叮嘱大奴不要惹事,更不许跟人打架,可没想到现在反倒是被人给欺负了,“车夫大哥在这里稍等,我去去就来。”

    牧易丢下一句话,身子一闪便消失在马车上,甚至也顾不得惊世骇俗,朝着大奴那边赶去。

    一直等牧易消失不见,那名车夫仿佛才回过神来,用力揉了揉眼睛,脸上仍旧带着几分不可思议,甚至还有一些挣扎。

    不过最终,他还是没有选择离开,毕竟牧易给的报酬很丰厚,这次到沧州,半个月的路程,比平常跑几个月赚的都多,都富贵险中求,而且他见牧易也不像是什么坏人,便决定继续等候。

    “找死!”

    牧易转瞬便来到场中,不过当他看清楚眼前的情景时,双眼中立即透出一丝煞气。

    只见场中大奴被围在中间,或许是因为牧易的话,他并没有向周围的人进攻,只是心抱着岁月竹左冲右撞,想要离开,但是周围十几人,大多都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加上手中明晃晃的大刀,一时间倒也将大奴给拦住了。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有牧易的话,以及怀中的岁月竹,这种角色就算来的更多,也不够他两手撕的。

    而领头的是一个白衣公子哥,坐在一匹大马上,身边跟着一个青衣厮,看众人马上的弓箭,还有挂在后面的猎物,应该是趁着初春去狩猎了,不过在回来的时候正好碰到大奴。

    因为大奴俨然就是一个巨人,自然也吸引了众人的注意,想来那位公子哥见猎心喜,才有了眼前这一幕。

    可惜他却不知道他的举动意味着什么,如果不是牧易离去前的交代,恐怕他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哪还能如现在这般嚣张。

    “谁能抓住他,本公子重重有赏!”

    那位公子哥见众多手下只能围着打转,即便刚刚在大奴身上套了绳子也会被拽掉,所以不由的大声喊道。

    他这番话正好被牧易听在耳朵里。

    牧易没带大奴进城,更多的是因为他不愿意麻烦上身,可不代表他真的害怕了,尤其还是一个公子哥,对方此刻的行为无异于太岁头上动土,嫌自己命长了。

    其实在牧易出现的那一刻,大奴就已经率先察觉了,只见他抬头,目光也望向了牧易这边,眼睛中甚至还透着几分委屈。

    可惜周围的人并没有现他的异常,仍旧在不断叫嚣着。

    “大奴,都杀了!”

    牧易的声音不大,却一下子压过了场中的喧嚣,不但传入了大奴的耳朵里,就连那名公子哥以及他那些手下也全都听到了。

    不少人已经纷纷回头朝着牧易这边怒目而视,而那名公子哥更是抬起了手,似乎想要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得到牧易命令的大奴突然卸去了那副人畜无害的伪装,露出狰狞。

    只见他一手抱着岁月竹,但另一只手已经张开,一把就抓住朝他甩来的马鞭,然后随手一拉,马上的男子措不及防,直接被拽下了马。

    大奴这一动手,顿时让周围那帮人一愣,他们之所以敢这般驱赶大奴,就是几次试探之后现大奴根本不会反击,好像很胆的样子,所以才有了眼下的情形,可现在,好像变了。

    众人心底几乎同时冒出一股寒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