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五十二章 古今惟一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此刻牧易的确是有些后悔,不过他不是后悔搅了曲洋的好事,也不是后悔得罪他,而是后悔昨晚没有不惜代价将他斩杀。? ? ?

    按照当时的情况,如果他真的不惜代价引动铜灯,再加上一旁的虫甲乙相助,至少有七成以上的把握能将曲洋斩杀,不过那样一来,牧易刚刚养好的伤只怕会更严重。

    而且杀死曲洋以后,李瘸子恐怕也不会再出现了,加上斩杀曲洋的风险太大,所以在种种顾忌下,牧易最终没有选择这条路。

    可如今,他却恨不能再回到昨天晚上。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牧易此刻就算再后悔也无济于事,当下他应该考虑的还是怎么度过眼前的难关。

    他相信眼前的老叫花不会骗他,也就是曲洋已经真正开始付诸行动了,让人将消息散播出去。

    在江湖上,消息的传播永远都是最快的,尤其是事关黄河古道这等神秘之地,自然就更加吸引人的注意。

    牧易相信只要他继续在江湖上露面,恐怕用不了多久,麻烦就会不断的找上门来,除非他有白帝城主那般盖压当世的实力,或者拥有茅山龙虎那等令人畏惧的背景,否则根本就吓不住那些抢夺钥匙的人。

    所以,牧易才看着老叫花问出要不要把钥匙交出去那等话。

    “为何要交?”出乎预料的,老叫花却摇了摇头,反问了一句。

    “还请前辈指点。”牧易立即道,他相信对方找到他,并且了这么多,肯定不可能仅仅提点他这么简单。

    牧易虽然不愿意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可也不相信一个陌生人会无缘无故的对自己好。

    “如果非要指点,那就是找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从此隐姓埋名,做个缩头乌龟,直至等实力足够强大的时候再出来。”老叫花看了牧易一眼淡淡的道。

    “这点道做不到。”牧易直接摇摇头,他宁肯不要这钥匙,也不可能去隐姓埋名,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甚至比起寻找老道,这钥匙,还有黄河古道都可以放弃。

    “那不就得了,到手的机缘从来没有让出去的道理,不然让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到头来你会现,自己的气运已经都被消耗干净了,那个时候,纵然你想争夺,也已经失去资格了。”老叫花突然摇头,神情多了一丝落寞。

    “可有些东西纵然要争,也得有实力,不然命丢了,再大的机缘又有什么用?”牧易问道。

    “好了,你就不要继续试探我这个没出息的老叫花了,你的实力虽然只能算一般,可单单自保还是没问题的,相反,只有不断的磨练,才能更快的突破,至于这把钥匙在你手中是福是祸,就要看你自己是不是争气了,死了不要怨别人,活着才是你的机缘,至于我找你,是有一事相托。”老叫花到最后也严肃起来。

    “前辈还请。”牧易道。

    “善待那个丫头,不管将来生什么,都不要抛弃她。”老叫花突然道。

    听到这话,牧易浑身剧震,看向对方的眼神也变得无比锐利,“你到底是谁?又怎么会认识奴儿的?”

    “丫头叫奴儿吗?”老叫花喃喃自语了一句,不过随后就继续道:“我并不认识这个丫头,我只是认识这根岁月竹,十四节,十四年了啊。”

    老叫花完长叹一声,脸上露出一抹追忆,似是缅怀,又似惆怅,眼神无比复杂。

    牧易并没有去怀疑对方的话,因为对方没有必要去骗他,甚至也绝不是贪恋岁月竹,尤其是从他的神情中就能看出,他是真的认识这根岁月竹,或许天底下不止一根岁月竹,但正好十四节,又恰好有一个丫头,就不多见了。

    而且既然他如此肯定,必然有他自己的识别方法。

    “前辈可是认识奴儿的父亲?”牧易立即激动的问道。

    虽然念奴儿不一定要去寻找那位从未谋面的父亲,但如果有机会,牧易不介意帮她去找,至少也要问一问当年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独自留下这对孤儿寡母?而且念奴儿当年又是得了什么病?居然药石无效,只能化身鬼物,依附岁月竹才能存活?

    “自然是认识的。”老叫花没有否认,而是直接点了点头,然后他看着牧易背后的岁月竹,轻声道:“我不但认识这个丫头的父亲,就连这根岁月竹,也是在我帮助下才取得的,原本以为这辈子再也无法见到,没有到这次出来会这么巧。”

    “那前辈可否告知奴儿的父亲到底是谁,如今又在什么地方吗?”牧易继续问道。

    “丫头父亲姓念,名惟一,古今惟一的意思,也是一位奇人,可惜生不逢时,如果他能早生三十年,恐怕如今的天下,就会是另一番局面了。”老叫花可惜的道。

    “那奴儿的父亲如今可还活着?”牧易又问道。

    “死了,早就死了。”老叫花直接道,就连声音也冷了几分。

    “死了?”牧易表情一僵,虽然早就想到了可能会是这种结果,可当亲耳听到的时候,仍旧觉得失望,不过他却暗自决定,不将这件事情告诉念奴儿,与其让她平白伤心,还不如不知道的好。

    虽然牧易不清楚眼前的老叫花跟念奴儿的父亲有什么关系,但至少他在此地拦下他并没有恶意,甚至还提点他,不然牧易莽莽撞撞,等他觉察的时候,麻烦早就找上门来了。

    眼下虽然不能改变什么,该面对的仍旧要去面对,至少他有了准备,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虽然另外五把钥匙都在名动一方的大势力手中,不过牧易却不认为对方也会来抢夺。

    因为钥匙一把就足够了,对他们而言,拥有参与的资格就可以,而不是费心费力的去把所有钥匙都收集起来,一是没有那个必要,再一个就是所谓的平衡了。

    有些东西,虽然没有明,但有一条底线在那里,没有人会去主动打破。

    而没有这几方大势力主动参与,至少给了牧易喘息之机,来的敌人也不至于强大到无法面对。

    而且也正如对方刚刚所言,压力同样也是动力,更是磨练自己。

    “好了,该的,不该的,都已经完了,这锅狗肉是专门为你准备的,里面加了不少好东西,正好给你补补,我也该走了。”老叫花着便拍拍屁股站了起来。

    甚至不等牧易反应过来,就已经背着手离去。

    “前辈,还请告知名讳。”看着老叫花的背影,牧易突然叫道。

    “老叫花就是个要饭的,哪有什么名讳,不过他年若你能一剑倾城,就到南海找我吧,老叫花送你一桩天大的机缘。”背影消失,余音渺渺,牧易面前只余一口仍旧冒着热气的大锅。

    原本的香气已然不可闻,甚至牧易也觉察不到饥饿,不过他还是不一言的捞出大锅中的狗肉开始吃了起来,一大锅狗肉很快就填进了他的肚子,吃的他满脸通红,头顶热气腾腾。

    终于,牧易擦了擦手站起来,眼神已经变得无比坚定,既然避无可避,那就去面对好了,以他第二难第二步的境界,加上铜灯以及岁月竹,无惧挑战。

    随后牧易转身离去,刚刚老叫花所的一切,他都牢牢记在了心底。

    虽然不知道一剑倾城,倾的到底是哪座城,但他相信,将来他总有一天会达到,或许那个时候找到他,就有资格知道他的名讳了,念惟一,还有老叫花,到底是什么关系?

    既然一个是古今惟一,那另一个总不至于太差了才对,还有那天大的机缘,牧易心中不自觉多了一分期待。

    当然,对他来,那都是遥远以后的事情,眼下他需要面对的是那些闻风而来的抢夺者,而且不管如何,虫甲乙那个村子是不能继续待下去了,不然只会给那里带来灾难,甚至虫甲乙也会被连累,那个时候就没人为他监视曲洋了。

    尽管心中恨不得立即杀了曲洋,但牧易还是强迫自己将那股杀意压了下来,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找到李瘸子,找回老道,自然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牧易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多么大度的人,相反,他的心眼很。

    因为离去的方向不同,所以牧易并不知道在黄河岸堤上,有一个老叫花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在他面前,有一个年轻些的道士毕恭毕敬,那位年轻的道士正是茅山当代人间行走,那位明龙道长。

    “师叔,您真觉得他能保得住那把钥匙?”明龙道长不解的问道。

    “保得住如何,保不住又如何?无非就是一把钥匙罢了,哪怕进了黄河古道又能如何?过去的,终究过去了,还能逆了天不成?”老叫花仍旧没有多少高手的气度,甚至因为河边风大,双手也揣在了一起。

    明龙道长顿时一阵沉默,似乎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明龙,你这黄河中淹死的人多吗?”老叫花突然问道。

    “多。”明龙道长点点头道。

    “不,还不够多,远远不够。”老叫花轻声着,但话中的意思却比冬日最冷冽的寒风还要冷,站在他面前的明龙道长更是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战,眼中流露出一丝恐惧。

    (第三更到,大家晚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