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五十一章 六把钥匙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虽然这里算不得多偏僻,但清晨之际,附近又只有一座曲义庄,偏偏在这种地方,有人架了一口大锅,炖着一锅狗肉。

    牧易跟老道行走江湖的时候,也没有少吃,所以那香味一闻就能分辨出来。

    大锅旁的那人同样是道士打扮,看上去足有五六十岁,或许六七十岁也不定,一身道袍破破烂烂,披头散,脸上黝黑,双目却光的盯着面前的大锅,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

    “道士在看什么?莫不是怕我老叫花会害你?”就在牧易犹豫的时候,那老道士突然了一句,整个过程中,他甚至都没有看牧易一眼,甚至对自己的称呼也是老叫花。

    听到他的话,牧易微微一笑,走了上去,“道见过前辈。”

    虽然感受不到对方身上有什么心神波动,可牧易却不敢觑对方。

    “什么前辈不前辈,别扭,相逢就是有缘,叫我老叫花便是。”老道士,或者老叫花随口道。

    “长者为尊,还是叫前辈吧。”牧易在老叫花对面坐下,看了一眼面前的大锅,香气浓郁,顿时让他感觉更饿了。

    “道士从哪个山头来?”老叫花没有继续纠正牧易,而是看着牧易径直问了一句,显然,这是在盘道。

    “伏牛山,一座山头,上面只有一座废弃的山神庙,当然,现在那里是我的家。”牧易也不隐瞒,直接道。

    “伏牛山?没听过。”老叫花摇摇头,又怪异的看了牧易一眼。

    “前辈以为呢?”牧易问道。

    “自然以为你来自某个隐世的洞天福地。”老叫花道。

    “前辈为何不猜的龙虎或者茅山呢?”牧易不解的问道。

    “你身上没有龙虎山那帮牛鼻子的味道,至于茅山,老叫花跟茅山还是有几分交情的,却不曾听过你,你也就自然不可能来自茅山。”老叫花摇摇头道。

    “果然。”听到对方的话,牧易心中反而一定,实际上,早在看到对方的时候,他心里就已经有所怀疑了,毕竟对方突然出现在这种地方,并摆出一副愿者上钩的架势,如果没有问题才怪呢。

    尤其是昨晚刚刚出现了一个茅山派当代人间行走,再来一个跟茅山派大有渊源的老叫花,也就不为过了,甚至对方本就出自茅山也不定。

    想来昨晚就算没有生那些意外,即便曲洋想要杀人灭口,恐怕也难以做到。

    只是让牧易好奇的是对方到底看到了多少,他跟曲洋大战,还有岁月竹,尸菇,是否也都瞧见了?

    至少昨晚战斗的时候,牧易并没有现有人偷窥,这种情况只能明两个问题,一是对方当时并不在,另一个则是对方境界太高,即便躲在一边,他也无从觉。

    “不知前辈相邀有何吩咐?”牧易想了一下,心的问道,他不认为对方来这里为的就是几句话,请他吃一锅狗肉这么简单,尤其是对方还跟茅山派关系密切。

    “我若见猎心喜,只想请你吃顿狗肉,你可信?”老叫花直视牧易。

    “见猎心喜是真,吃顿狗肉也是真,但前辈的目的不会就这么简单吧?如果前辈不,这肉道恐怕也难以下咽。”牧易回道。

    “好吧,老叫花也就直了,听你身上有把钥匙?”老叫花直了直身子道。

    “钥匙?前辈是怎么知道的?”牧易愣了一下,他身上的确有一把钥匙,按照曲洋的话,那是开启黄河古道的钥匙之一,可对方又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曲洋夺取钥匙的那晚他就已经在了?

    “现在是我知道,但恐怕用不了多久,该知道的也就都知道了。”老叫花缓缓道。

    “曲洋?”牧易心中灵光一闪,他倒不认为这件事情是墨远镖局的人传播出去的,至少他们还没有那么傻,至于雇主,更加不可能,若是对方早就知道钥匙珍贵,就不会用这种方式了,而且即便这钥匙牵扯到什么隐秘,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沾染的。

    之所以认为曲洋是因为他刚刚吃了那么大的一个亏,肯定会想方设法的报复回来,但短时间寻到牧易显然不可能,就算找到了,他也不一定能打得过此刻的牧易。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刀杀人,让牧易成为众矢之的,而恰好牧易就有这个条件,也就是他得到的那把钥匙。

    曲洋原本准备先将钥匙放在牧易这里,等以后有机会夺回去,但现在为了报复牧易,他显然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得不到,也绝对不会让牧易好受。

    这个江湖上,从来都不缺铤而走险的人,而且一些大势力,同样在追寻六把钥匙的下落,如果知道其中一把就在牧易的手中,自然会来找他讨要。

    这一计算不上多么的毒辣,但绝对可以让牧易从此麻烦不断。

    因此在想明白以后,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远的不,光眼前就有一位。

    “要不要交出去?”牧易忍不住在心里想着,实话,他对黄河古道并没有太大的兴趣,自然也不是非去不可,他这次下山是为了寻找老道,所以钥匙对他来可有可无,尤其是他不喜欢麻烦。

    但是,牧易骨子里又是一个骄傲的人,因为一句话就让他把钥匙交出,他做不到。

    “前辈想要那把钥匙?”牧易直接问道。

    “不,不,不。”出乎预料的,老叫花居然摇头。

    “那前辈是何意?”这下反倒是轮到牧易不解了,难道对方只是为了提醒他?

    “想要开启黄河古道需要六把钥匙,你可知现在这六把钥匙分别在谁的手里?”老叫花并没有回答牧易的问题,而是突然问道。

    “不知,还请前辈赐教。”牧易谦虚的道。

    “这第一把钥匙在奉节白帝城中。”老叫花缓缓开口。

    “奉节白帝城?可是那位传中天下武功十分,白帝独霸三分的白帝城?”牧易顿时瞪大眼睛,这句话是当初他跟老道走江湖的时候偶然听到的,直接印在他的心底,再难忘记。

    至少在当时,牧易也曾神往过,但那等存在距离他实在太过遥远,没想到今天会再度从老叫花的嘴中听到。

    “不错,只是如今执掌白帝城的却是那位白帝,虽不及其父,但也相去不远,虽然江湖中人都知道其中一把钥匙就在那里,却从未有人敢去抢夺。”老叫花点点头道。

    “那第二把钥匙呢?”牧易继续问道。

    “第二,第三把钥匙分别在龙虎山跟茅山上。”老叫花微微一笑,同样的,就算有人知道,也不可能去。

    不管是龙虎山,还是茅山,在当今天下,都是威名赫赫,一个茅山当代人间行走就是第二难,就可以想象到背后的实力到底多么强大。

    牧易没有话,只是看着老叫花。

    “第四把钥匙在西北敦煌古城那位神母手中。”

    “敦煌古城神母?”牧易暗暗记在心里,虽然他第一次听,但能够保管一把钥匙,本身就是实力的象征。

    “第五把钥匙在紫禁城,那位当今天下最有权势的老女人手里。”老叫花冷笑一声,显然,他对最后这一位并没有什么好感。

    至于那位老女人是谁,牧易自然一清二楚。

    而听完老叫花的话以后,他只感觉心底有些沉甸甸的,身上的压力一下子就重了许多。

    不管白帝城,还是龙虎茅山两大派,亦或西北敦煌古城,还是紫禁城那位老女人,都是一等一的权势人物,远不是他一个道士能够比的。

    原本牧易还觉得只是一把钥匙,就算被人知道了也无妨,无非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可如今,他再也没有那种可笑的想法了,因为他手中这把钥匙是第六把,也就是最后一把。

    意味着只要这把钥匙出世,就立即搅动风云,吸引天下所有人的注意,甚至另外五方也会有所行动,到了那个时候,牧易就真的成为众矢之的了,钥匙在他手中就跟幼儿闹市持金一个道理。

    到时候牧易就不是仅仅有麻烦那么简单了。

    “曲洋可知我手里这把钥匙就是六把钥匙中最后一把?”牧易突然问道。

    “他自然是不知的,至少以他的层次,还不够格,不过他也是倒霉,明明钥匙已经到手,却偏偏被你半路抢走,也注定他气运不够。”老叫花一脸可惜的道。

    “前辈应该他运气好才对,不然这钥匙在他手中曝光,曲义庄恐怕立即化作废墟。”牧易的表情略带自嘲,连曲洋都不够格,那么他呢?恐怕同样不够格吧?

    甚至如果曲洋知道这个消息只怕会更加高兴,毕竟他本来的目的就是想给牧易招惹麻烦,置他于死地。

    如果牧易贪婪,执意要将钥匙留在手里,最大的可能就是早早饮恨。

    “这倒也是,这世上光有机缘还不够,关键还要看有没有把握机缘的那个实力。”老叫花点点头。

    “前辈的意思可是让晚辈把钥匙交出去?”牧易直直看着老叫花。

    (第二更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