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四十九章 再开命轮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并没有犹豫多久,因此他此刻面对的是一个暴怒的曲洋,虽然少了一个北冥,但曲洋却变得更加可怕。≈

    光从曲洋身上散出来的气息,就让牧易有种压抑的感觉。

    现在就连牧易也无法确定曲洋到底达到了一个什么程度,第二难共有七步,在之前,曲洋应该处在第二或者第三步之间,但眼下,至少也达到了第四步,至于更高,牧易不敢去想。

    因为哪怕同一个境界中,实力也是天差地别。

    所谓的七步,只是对应打开身体的七大命轮,而不是衡量实力的唯一标准。

    不过这只不过是牧易的猜测罢了,毕竟他现在只是第一步,刚刚打开了海底轮,而他的积蓄,远远过了一般人,就跟那位明龙道长一样,他虽然也达到了第二难,同处第一步,可是无论气息,还是实力,他都远远比不上牧易。

    曲洋没有理会躺在地上的北冥,而是径直朝着他扑了过来,其形如风,度比之那晚还要快上一些。

    “砰!”

    牧易本能的做了一个防守的动作,然后就被曲洋撞了一个正着,他只感觉一股无法匹敌的力量传来,让他直接倒飞出去。

    因为背对着尸菇,所以牧易落向的位置自然也是那里。

    “哥哥!”

    念奴儿虽然在跟虫甲乙战斗,却也一直留心牧易那边的情况,此刻见牧易被击飞,当即顾不得虫甲乙,身子一晃,就挡在了牧易的面前。

    曲洋的神智明显变得有些不清,甚至他的眼里只有牧易,心里也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死牧易。

    所以见到念奴儿挡在面前,他当即一拍。

    曲洋原本的实力就可以碾压念奴儿,更何况是现在了,哪怕念奴儿是鬼物,可是曲洋这一掌已经牵动了周围的死气,所以结结实实的印在了念奴儿的身上。

    “啊!”

    念奴儿惨叫一声,被一掌打飞。

    而牧易刚刚止住倒退的身子就看到了这一幕,他只感觉心脏一下子停止跳动,浑身被一股巨大的恐惧所包围,他怕的不是曲洋,不是自身安危,而是念奴儿。

    “噗!”

    念奴儿身体倒飞出去,终究还是没有坚持住,噗的一声,身体化成一团雾气,而牧易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怒冲冠,浑身血液逆流,这些都不足以形容此刻的牧易,甚至牧易已经失去了正常的念头,脑海中一片空白,但几乎本能的,他身体中的力量开始急剧的翻腾起来,在他身体最深处的海底轮也同时光芒大盛。

    这股光芒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照耀海底轮之上的那道大门上。

    “开!”

    随着心底最深处的呼喊,牧易强提力量,轰击在那道大门上。

    实际上,早在之前牧易就有力量打开这道大门,冲击更高的境界,但想到老道留下的那些话,牧易一直都很克制,加上最近一段时间他需要祭炼岁月竹,精血严重亏空,所以一直都没有付诸行动。

    而且,牧易对于突破一直都不着急,他要的是水到渠成,可如今,随着念奴儿被打散身体,他再也顾不得了,身体在本能的驱使下,开始了更高境界的冲锋。

    “轰隆!”

    那道大门直接粉碎,也代表着牧易境界攀升,达到了第二步。

    这第二步自然也是第二命轮,名为生殖轮,掌人体之精气。

    这里的精气不单单只精血,而是指生命之精。

    道家中炼精化气便很好的解释了生殖轮的修炼过程。

    海底轮居身体最底层不断散着光芒,生殖轮位于其上,也逐渐的开始散出一丝光亮。

    在这光亮的照耀下,牧易只感觉身体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的骨子里酥酥麻麻,浑身血气冲顶,一股股热流从海底轮流经生殖轮,然后经过转化,化成一丝丝可以感觉到的力量。

    这种力量有些类似传中的真气,但却又截然不同。

    “气,聚散无形,无常态,不动时藏于身体各部,念动间,汹涌澎湃!”

    牧易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这样一段话,这是当初他突破到第二难以后,从铜灯里听到的话,被他牢牢记在了心底。

    之前牧易对这段话一知半解,也曾想象过所谓的气,但始终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但此刻,随着气的产生,他却一下子明白了,只觉心中豁然开朗。

    “呼!”

    这一切来且慢,却不过只有短短几息的时间,等曲洋杀到牧易面前的时候,他已经基本完成了突破。

    整个突破的过程不惊不澜,甚至没有引起外界的任何动静,比起刚刚曲洋的变化可谓是天差地别,不过牧易却知道,一切已经不一样了。

    “砰!”

    看着曲洋,牧易直接一拳轰出,身体中刚刚产生的气也心随意动,随着这一拳打了出去。

    曲洋这时同样一拳打来,两只拳头在半空中撞在一起。

    空间如同被打爆,一股劲气以从两只拳头中间迸,掀动着两人的衣衫,牧易头顶的鬓直接散开,长飞扬。

    “蹬蹬蹬!”

    一拳之后,牧易只感觉身体中传来一股空虚的感觉,右手也失去了知觉。

    再看曲洋,同样没有占到便宜,身体更是撞入了一堆白骨之中。

    牧易没有乘胜追击,而是身子一闪来到尸菇下,抓着岁月竹用力一抽。

    尸菇再震,伤口处的液体已经变得浑浊不堪,散着一股刺鼻的腥臭,原本尸菇庞大的身体也缩了一圈,气息大落。

    而岁月竹因为吸收了尸菇的力量,不但完全恢复,甚至绿意更加浓郁。

    如果念奴儿的身体没有被击溃,就更完美了。

    这会,牧易的心神已经恢复平静,刚刚念奴儿虽然被曲洋一掌击溃,但并未身死,厉鬼本就生命力强悍,除非是克制,能一下子灭掉,否则普通的手段很难将其杀死。

    不过身体被击溃仍旧等同于重创,所以在重新凝聚形态以后,念奴儿便钻入了岁月竹中。

    整个过程中,虫甲乙似乎不经意的慢了一拍,没能拦住。

    牧易抽回岁月竹,甚至没有看虫甲乙,更没有理会重新爬出来的曲洋,飞身而退,几个闪烁之后,他就已经跳出大坑。

    曲洋刚过要追击,尸菇就再度传来震动,也恰好将曲洋从狂暴中唤醒。

    清醒之后,曲洋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去追牧易,因为眼下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他率先来到北冥身边,心翼翼的将北冥抱起,接着来到尸菇下。

    此刻尸菇那处伤口仍旧在缓缓流着脓液,可曲洋却顾不得管,而是示意尸菇沉下去。

    没有了岁月竹的限制,加上曲洋的命令,尸菇终于缓缓下沉,在尸菇那庞大的华盖到曲洋的胸口时,突然张开了。

    之前牧易看到的那一张张大嘴,纷纷张开,就像是花骨朵盛开了一样。

    在里面,一条条更的触手蠕动着。

    曲洋直接将北冥放入了里面,然后大嘴合上,重新复原。

    当尸菇包裹着北冥彻底沉入地底以后,一旁的虫甲乙仍旧没能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今天所见所闻,有些出了他的认知,不过他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曲洋从不允许他们进入这里,因为这里牵扯到曲洋最大的秘密。

    不过眼下,这一切全都被虫甲乙看在了眼里。

    因此当曲洋朝他看过来的时候,虫甲乙身体明显一颤,有些畏惧的看着曲洋。

    “虫老应该知道如何做吧?”曲洋看着虫甲乙缓缓开口。

    听到曲洋的话,虫甲乙顿时露出苦笑,“庄主且放心,我虫甲乙以本心对天誓,绝不将今晚所见透露出去半分,如违此誓,便让我本心反噬,从此再也无法更进一步。”

    虫甲乙的誓言听上去并不怎么严重,因为正常人对天誓的时候,通常都是如违此誓,天打雷劈。

    但实际上,这种誓言反而是最没有约束的,因为普通人即便再多的誓,都不会得到回应,更多的是一种口头上的承诺。

    相反,像是虫甲乙这种以本心誓,才是修行中人最看重的。

    要知道,修行的第一难就是心动,明心见性,如果连本心誓言都可以轻易违背,那么所谓的明心见性,坚守本心就是一句空话,虽然不至于走火入魔那么严重,但却也让本心蒙尘,如同心魔,再难驱除,就更不可能突破了。

    所以,虫甲乙的誓言还是很有保证的。

    至少曲洋在听了以后,也露出一丝放心的神色,“虫老且放心,今晚这一切,我都牢记在心。”

    虫甲乙苦笑着摇摇头,似乎有些无奈,“庄主言重了,老儿其实并未帮上什么忙,甚至连一个丫头都打不过,反而耽误了庄主的大事。”

    “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丫头应该是个厉鬼,还是先天拥有神智的那种。”曲洋沉吟了一下道。

    “先天拥有神智?难怪。”虫甲乙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哼,就算先天拥有神智又如何?早晚他会明白,他到底失去了什么。”曲洋突然冷哼一声,阴测测的道。

    至于失去什么,他却没有,虫甲乙几次想要张口,可最终仍旧没有问出来。

    (第三更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