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四十五章 义庄深处的白骨坑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明龙道长手举令牌,甚至随着他的催动,令牌上散出一股至高无上的威严气息,哪怕周围死气翻腾,也顿时被这股气息压制了下来。

    就连牧易躲在暗中,也感觉心神受到了压制,像是溺水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至于虫甲乙的表现无疑更差劲,看他的模样,只差转身而逃了。

    虽然徐乐等人也承受着这股压力,但脸上却露出了喜意,如果能够不死,自然也没人愿意去死。

    而曲洋则死死盯着对方手中的令牌,眼中似有万般不甘,但最终,他还是冷冷的道:“好,今天本庄主就给茅山一个面子。”

    曲洋的是茅山,而不是给眼前这位当代人间行走,显然,对方还没有真的入他的眼。

    至于这面令牌,无疑就是茅山先辈炼制,属于茅山派独有的信物,旁人很难冒充,而实际上,这面令牌并没有什么攻击力,唯一的作用就是散出一股强大的威压。

    如果曲洋存心要斩杀对方的话,就算有这面令牌也不能改变什么。

    “多谢曲庄主,那我们就告辞了。”明龙道长见曲洋答应,分明也松了口气。

    而另一边,徐乐已经搀扶着青青站了起来。

    一直等五人全部离开,虫甲乙才忍不住问道:“真的要放他们离开?”

    “怎么?虫老莫不是想把茅山派这一代的人间行走灭了?”曲洋淡淡的看了虫甲乙一眼道。

    “庄主笑了,老儿这点本事可不敢得罪茅山。”虫甲乙立即摇摇头,实际上别茅山,他就连刚过的明龙道长也打不过。

    “既然虫老不敢得罪茅山,本庄主又怎么敢?”曲洋冷冷一笑。

    “茅山虽然不能得罪,但另外几人可不是茅山的,如果就这么让他们离开,庄主只怕会更麻烦。”虫甲乙丝毫不嫌事大,直接挑拨起来,实际上,这些东西他就算不,曲洋也能够想到。

    既然这帮人能够得知曲洋受伤了,那么之后恐怕会有更多人知道,而他们五个年轻人夜闯曲义庄,反而全身而退,这明什么?明曲洋真的是重伤,连几个年轻人都拦不住。

    至于曲洋是不是给茅山面子,他们可不管,而且他们也看不到这点,他们只看到,有人闯入曲义庄,并且活着离开了。

    消息传出去,恐怕用不了多久便有更多的人来斩妖除魔。

    曲洋这么多年可没少得罪人,仇人更不在少数,只不过平时畏惧他的实力,不敢找上门来罢了,可若真的有人挑头,一场诛魔行动不定会开启。

    而且这个江湖中也从来不缺少自诩正义,喜欢多管闲事的大侠,一旦声势起来了,那么即便曲洋再怎么厉害,恐怕也只有饮恨一途。

    以前为什么没人敢来?难不成别人都不知道他?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曲义庄在江湖中的名气可不,之所以如此,是曲洋用狠辣的手段将那些人震慑住了,没有绝对利益,没有人主动挑头的前提下,自然没人愿意当这个傻瓜。

    可有些东西,一旦开启了,就再也无法杜绝。

    这种事情虫甲乙看的很清楚,曲洋同样清楚。

    “茅山的面子自然不能不给,但本庄主也只是答应他们离开曲义庄,可没不取他们的性命。”曲洋突然冷冷一笑,其目的,也随着这句话昭然若揭。

    从一开始,曲洋就没打算放过徐乐等人,至于那位茅山派的当代行走,或许可以活着离开,但也仅此而已。如果到时候他还想多管闲事,那么曲洋也不介意给他点教训,毕竟茅山的面子已经给了,是他自己不自量力,三番五次的挑衅,这种事情出去,茅山也不可能真的怪罪下来。

    毕竟这种大派更加注重脸面。

    虫甲乙一副早就料到会如此的表情,所以也不什么,只是微微一笑。

    “对了,倒是还没恭喜虫老,这根拐杖很适合你。”突然,曲洋深深看了虫甲乙一眼。

    “庄主笑了,老儿得到这根拐杖也没多久,之前一直不舍得用,现在蛊虫都死干净了,也只能拿出来防身。”虫甲乙似乎早有应对,不慌不忙的回应道。

    至于曲洋心中是否还会怀疑,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了。

    而且任凭曲洋如何聪明,恐怕也不会想到这根拐杖来源于牧易,更不会想到虫甲乙已经被牧易收服,成为监视他的人。

    他顶多只是认为虫甲乙以前隐藏的太好,如果不是这场变故,恐怕他还不会把这压箱底的东西拿出来。

    虽然这根拐杖是一件准法器,也就是所谓的法器胚胎,但曲洋也只是惊奇了一下,并未生出什么贪婪,毕竟这东西对他没什么用处,相比而言,远没有一个虫甲乙来的更有用。

    如今,色中饿鬼两兄弟已经死掉,他手下拿得出手的炼尸也损伤惨重,就只剩下一个北冥,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会做出这么不智的事情来。

    “这次又要麻烦虫老了,至于报酬,稍后必定双倍奉上,也算是弥补虫老之前的损失。”曲洋直接道。

    “好。”虫甲乙立即点头。

    “走吧,让我们看一场好戏。”曲洋着,也同时迈出脚步,至于虫甲乙跟北冥则随后跟上。

    等几人离开后,牧易才悄然出现在院子里,他的脸上带着一抹沉思,眼下,无疑是个探查曲义庄的最好时机,想到这里,他没有再犹豫,朝着最中心潜去。

    因为按照虫甲乙的话,最中心也是曲义庄最大的秘密所在,就连虫甲乙也从未进去过,他每次来,都是被引到一座别院中。

    一路上,牧易心躲开那些游荡的炼尸,因为没有泄露出半分气息,所以倒也没有惊动那些炼尸。

    很快,牧易就来到最中心的那座院子,这里的死气无疑要更加浓郁,如果普通人到了这里,恐怕用不了一时三刻,就会直接暴毙。

    牧易心的放出一丝心神力量,并没有现有什么陷阱之后才翻墙而入。

    不过当牧易看清楚眼前的情景时,心神顿时震荡,在他的面前,是一个大坑,近乎布满了整个院子,至于周围的一圈围墙纯粹是围绕着这座大坑而修建。

    但关键之处并不在于四周的墙壁,也不在于那个大坑,而是那铺满整个大坑的尸骨。

    一眼望去,牧易只感觉头皮麻,那密密麻麻的尸骨至少也有数百具之多,而且大部分尸骨早已残破不堪。

    哪怕牧易对于曲洋的残忍无道有所了解,可仍旧远没有亲眼看到这些尸骨来的震撼大。

    当然,牧易也不会天真的认为眼前所有尸骨都是被曲洋斩杀,或许有一部分是曲洋所杀,但绝对不会是全部,曲义庄,白了,这是一座义庄,专门用来存放死人的地方。

    在如今这年头,暴毙荒野的死人比比皆是,只要曲洋愿意,甚至可以弄到更多的死人,但问题是,他要这么多死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总不会满足他某种变·态的嗜好吧?他是用来修炼炼尸之道,还是?

    就在牧易心中疑惑不解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突然瞥到一道灰影一闪而逝。

    几乎本能的,牧易脚下移动,身体躲过了这道灰影,同时,牧易也看清楚了灰影的真面目。

    这灰影像是一条树根,末端带着密密麻麻的根须,并且轻轻蠕动,而另一端则深深扎入面前的大坑中。

    正因为这灰影的颜色跟一些年久的人骨类似,加上气息混淆,所以牧易才没能在一开始就现。

    面对这不明之物,牧易也不敢大意,甚至都没有使用符箓,而是取出一把匕,朝着灰影斩去。

    虽然牧易最擅长的是符箓,但在这种地方使用符箓摆明了是想要惊动曲洋,所以早在来的时候,牧易就提前准备了一把锋利的匕。

    “噗!”

    匕划过灰影,有些出乎预料的顺利,灰影直接被匕斩断,掉落在地上,甚至断口处洒出一些白色的液体。

    “这····”牧易没有想到这灰影会如此不堪一击,就在他微微愣神之际,却突然感觉脚下传来一股轻微的震动,并且这股震动也越来越强烈。

    “不好。”牧易心中暗道一声,没想到百般心,最终还是惊动了不该惊动的东西。

    “哗啦哗啦!”

    一处处白骨被掀开,一条条更加粗壮的灰影从地下钻出,只是牧易愣神的瞬间,眼前就已经多了十几条灰色的树根模样触手,而且看脚下震动的情况,这东西只怕还会更多。

    虽然牧易不认为这些触手可以给他造成什么威胁,但这里毕竟是曲洋的底盘,哪怕曲洋已经去追杀徐乐等人,可是如果感应到庄子里生变故之后,恐怕也会立即赶回来。

    到那个时候,牧易面对的就不只是一个触手怪,或者是一个曲洋那么简单了。

    哪怕有虫甲乙这个内应,牧易也不想冒险,所以,牧易此刻已经有了退意。

    不过就在牧易准备离去之时,那一直在背后的岁月竹有了动静,同时一股意念传入牧易的脑海,让他硬生生的止住脚步。

    (第二更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