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人间行走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在牧易看来,眼下无疑是个很好的机会,一个可以斩杀曲洋的机会。

    恐怕曲洋也不会想到他会埋伏在一边,更不会想到虫甲乙成为了他的人,如果趁其不备展开偷袭的话,未尝不能将他重创,再加上虫甲乙,那么就算留下曲洋也不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一旦曲洋死了,那么李瘸子还会不会出现?而且曲洋一直都隐藏的极深,谁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别的隐藏手段,如果拼死反扑,那么即便牧易也不会好受。

    同时,牧易不由得想起虫甲乙跟他过的那些话,如果在外面,曲洋或许不是他的对手,但若在曲义庄中,他绝对不可能是曲洋的对手,想来这曲义庄里肯定还有某些牧易所不知道的秘密。

    至于眼前这五人如何,就不是牧易能关心的了,他们既然赶来,想必也想到了后果,没有什么值得同情的。

    有了这种念头后,牧易再度将心沉下,等待着最后的到来,他倒要看看,曲洋到底还隐藏着什么手段。

    随着曲洋身上的气息变化,徐乐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他不是傻瓜,自然清楚曲洋的变化是因为什么,跟旁边女子对视一眼后,徐乐率先动了。

    此刻的曲洋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所以他不敢任由曲洋继续变化下去,所以先下手为强。

    在朝着曲洋攻去的同时,一道银光率先划破空间,直指曲洋的眉心。

    同样是飞刀,不过这一次,却度更快,威力更大,而徐乐几乎也是全力出手。

    那女子也紧随其后,她手中是一把软剑,却也是难得的利器,不敢一定削铁如泥,但吹毛断还是没问题的。

    也就在徐乐飞刀飞出的那一瞬间,曲洋身上的气息终于全面爆,一股死气浩浩荡荡,毫不遮掩的从他身上散出来,虽然在牧易看来,现在的曲洋气息有些虚浮,但对徐乐来,却犹如当头一棒。

    “叮!”

    也不见曲洋如何动作,就已经将那把贴近眉心的飞刀夹住,随后手指微微用力,飞刀咔嚓一声直接断掉。

    曲洋的强大令人心颤,但徐乐却没有半点畏惧,脸色沉静的朝着他杀去。

    长剑在手中一荡,顿时寒光闪闪,笼罩着曲洋上身要害之处。

    而曲洋却不闪不避,径直伸手朝着那长剑抓去。

    “叮叮当当!”

    一阵刺耳的响声之后,伴随着咔嚓一声,徐乐手中的长剑直接断裂,同时曲洋轻轻往前一步,手掌已经印向徐乐的心口,如果这一下击实,以曲洋的力量,足以震断徐乐的心脉,将他击毙。

    好在这关键时刻,徐乐硬生生扭动身体,以左肩迎上曲洋的手掌,而一旁,同伴女子的攻击也到了,那软剑此刻变得笔直,直袭曲洋的双眼,一副围魏救赵之势。

    曲洋脑袋一偏,任由女子的软剑贴着他的脑袋飞过,手掌却毫不停歇的落在徐乐的身上。

    “砰!”

    徐乐直接倒飞出去,他的肩膀处甚至传来了骨头断裂的声音,虽然看起来严重,但相比被击中心口要害,已经算是万幸。

    曲洋击飞徐乐,右手直接一甩,将女子的软剑缠绕在手臂上,那锋利的剑刃割碎了他的袖子,却无法在他手臂上留下半点血印。

    女子见状,再也顾不得手中的软剑,直接松手撤退,虽然她的反应很快,但比起曲洋来仍旧要慢了一分,只听见一声闷声,女子像大虾一样倒飞出去。

    同时,曲洋才缓缓把腿收了回来,他此刻身上的气息生死混为一体,却诡异的没有生冲突,身体带有僵尸的特性,却也异常柔韧,兼职度飞快。

    这也是他炼尸跟僵尸的不同之处。

    甚至与其当初攻击墨远镖局的是僵尸,还不如是炼尸,亦或是活死人。

    尤其是最后一种称呼,更是无比生动,本来不就是活着的死人吗?

    关于曲洋的隐秘,牧易从虫甲乙那里知道了不少,但对炼尸仍旧一知半解,毕竟这是属于曲洋,属于炼尸一脉的最大秘密,就算是虫甲乙也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实际上,从曲洋刚过出现,牧易就在观察他,最让牧易吃惊的无疑还是曲洋的右手,之前一战,他的右手分明被斩断,导致他一身实力大减,如此他才退去。

    可现在,曲洋的右手居然看上去完好无损,怎么会这样?

    牧易有些想不通,到底是断肢重生?还是装了一只假手?

    牧易的这种想法随着刚过曲洋的动手,已经证实不可能是什么假手了,此刻他的袖子被软剑搅碎,也彻底将他的右臂暴露出来,在牧易的观察下,还是隐隐现了一些不同的地方。

    曲洋的这只右手看上去要更黑一些,跟身体其余位置略有差别,但却又行动自如,威力丝毫不减。

    难不成炼尸还能为自己重新炼一条手臂?这是牧易心中最大的不解,因为对炼尸不了解,所以他不清楚曲洋的真实情况,这也是牧易没有选择出手的一个原因。

    “青青!”女子倒飞出去,徐乐忍不住大叫起来,而青青,显然也是这女子的姓名。

    “咳咳,不要管我,快走。”青青挣扎着起身,用力对着徐乐摇头,到了这个时候,她显然也明白事不可为,虽然他们还有一名伙伴占据上风,但也仅仅是上风罢了。

    那名道士想要击杀北冥至少短时间内很难做到,更何况还有一个更加强大的曲洋。

    至于那两名手下,此刻也被虫甲乙逼迫的狼狈不堪,毫无还手之力,正如牧易所预料的,不管他们之前隐藏的多深,如果只是靠着他们五个人,别击杀曲洋,能不能逃走都是一个问题。

    “不行,要走一起走,要死也一起死。”徐乐难得强硬的道,虽然手中的剑断了,并且一条胳膊被废,但关键的右手还在,飞刀还在。

    “想死?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曲洋冷笑一声,然后抬起右手看了一下,在他眼里,两人都是上好的炼尸材料,正好他之前跟牧易一战损失惨重,如今总算可以补足一些。

    “无量天尊!”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跟北冥战斗的道士突然吟唱一句,同时右手捏印,只见白光一闪,那手印就已经落在北冥的胸口,后者顿时倒飞出去,跌落在地上一时难以爬起来。

    而道士虽然击退的北冥,但他的身子也微微一晃,脸色有些苍白。

    随后,一甩拂尘,转身看着曲洋。

    “曲庄主,何不得饶人处且饶人?”道士看着曲洋直接道。

    “得饶人处且饶人?呵呵,敢情全天下的道理都是你们家的,之前打着斩妖除魔的幌子,让我给那些无辜之人陪葬,怎么?现在打不过了,又想让我饶过你们?”曲洋充满嘲讽的看着道士。

    “这两位施主年幼,贫道替他们向曲庄主赔罪,如果大家化干戈为玉帛如何?”道士再度道。

    “想得美,今天你们所有人,都得死!”曲洋甚至连考虑都没有变断然拒绝。

    “贫道此次下山之时,师父也曾有过交待,不可仗势欺人,只不过如今贫道也不得不仗势一次了。”道士突然道。

    “哦,仗势欺人?本庄主倒要看看你如何仗势欺人。”曲洋虽然不屑的着,但神情明显凝重了几分。

    “贫道法号明龙,为茅山派第五十一代人间行走,不知这个身份向曲庄主讨个人情如何?”道士突然打了一个稽,缓缓道。

    “茅山派本代人间行走?”

    躲在暗处的牧易明显的现曲洋脸色变了,就连虫甲乙的表情也是要多奇怪就有多奇怪,原本他可以趁势将两名对手斩杀,但此刻却直接一收拐杖退后,任由两人搀扶着退开。

    “不错!”明龙道长微微一笑,实际上,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表现出半点惊慌,神态不亢不卑,始终从容镇定,显然他是早有把握的。

    牧易只知道茅山派,当初跟老道行走江湖的时候,他听江湖中人提起过,算是名门大派,威名赫赫,而且据茅山派最擅长的便是捉鬼除魔。

    至于什么人间行走,牧易却是第一次听。

    只是对于这四个字,牧易本能的有些不喜,因为这四个字本身就有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将俗世看做人间,难不成茅山派还是传中的仙界不成?

    当然,因为第一次听人间行走,所以牧易也不明白这四个字代表着什么含义,不过看曲洋跟虫甲乙的模样,牧易就知道,这四个字还是很有些分量的。

    “什么?明龙大哥,你····”就连徐乐也是一脸吃惊,似乎同样是第一次听。

    “你可有什么证据?”曲洋死死盯着对方,似乎想要看出点什么来。

    “当然!”明龙道长着便从袖子中取出一面令牌,这面令牌漆黑,上面刻着两个字,茅山!

    同时,这面令牌一取处,他便往里灌入了一丝心神力量,顿时间,令牌微微一亮,周围那无处不在的死气顿时被压制。

    (第一章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