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四十二章 江湖新手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虫甲乙看着牧易递来的拐杖,满脸震惊,以及不可思议的神情。?

    这根拐杖他之前见过,就插在大奴身后的行囊中,虽然见牧易带着一根拐杖有些奇怪,但自从知道这根拐杖是一件法器胚胎后,他就沉默了。

    他虽然混了半辈子江湖,手里最大的依仗就是之前精心培育的蛊虫,结果仍旧陨落在牧易的斩妖符下,不心疼肯定是假的,毕竟那是他最大的依仗,可是他却不能因此去怪牧易。

    虽然心疼,但他相信今后他肯定还能培育出更出色的蛊虫来,至于法器,他听过,甚至也见过,至少曲洋手中就有一件法器,尽管属于半残破状态,但仍旧被曲洋当成至宝,其珍贵程度也可见一斑。

    除了法器,就是法器胚胎了,相比而言,法器胚胎就没有那么珍贵了,但想要得到一件,仍旧困难重重,正是因为难度太大,所以虫甲乙才走上培育蛊虫这条道路。

    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一场变故,失去了人身自由后,反而有一件法器胚胎摆到了他的面前。

    “主,主人····”虫甲乙抬头看着牧易,声音颤抖的开口,但后面的话,他却怎么都问不出来。

    “你的蛊虫是被我杀死的,虽然不能赔你一只蛊虫,不过我想这根拐杖足以弥补你了。”牧易径直道,其实这根拐杖自从到了他的手里以后,就没有用过。

    不是这根拐杖不好,而是对于牧易来,有些累赘,之前他不需要近身攻击,所以用不上这东西,现在虽然已经领悟了战斗精髓,但有了岁月竹,拐杖就更加没用。

    而大奴,同样也用不上,所以想来想去,这拐杖也唯有交给虫甲乙才算是物尽其用。

    “不敢,主人折煞老奴了,区区一只蛊虫,又如何能跟法器相比。”虫甲乙立即摇头,这次就连对自己的称呼也变了,无疑也明他将姿态放的更低,也彻底默认了自己的身份。

    “既然给你就拿着吧,这东西与我无用,带在身上反而累赘,而且你的实力越强,才能更好的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牧易沉声道。

    “老奴,老奴谢过主人。”或许是感受到牧易话语中的坚决,这一次虫甲乙并未再拒绝,而是半跪在地上,抬起双手郑重的接过了这根拐杖。

    牧易虽然对于虫甲乙的这副模样不置可否,但也没有什么,御下之道,要恩威并施。

    接过拐杖以后,虫甲乙已经激动的满脸通红,他心翼翼的抚摸着拐杖,那副神情,让牧易有些恶寒。

    随后,虫甲乙经过一番简单的炼化,虽然还不能将拐杖的威力挥出来,但至少用来防身还是很不错的。

    夜色降临,牧易跟虫甲乙悄然上路,至于大奴,因为度太慢,加上目标太大,所以被牧易留了下来,而且今晚牧易主要是想探查一下曲义庄,并不打算再跟曲洋斗一场。

    虫甲乙居住的村子离着曲义庄不算远,两者都在黄河边上,一上一下。

    只用了一个多时辰,两人就已经靠近曲义庄,站在黄河堤上,可以隐约的看到远处一座巨大的庄园坐落在那里,按照虫甲乙的话,那里就是曲义庄了。

    将一丝心神附在虫甲乙的身上,后者便朝着曲义庄走去。

    那丝心神力量并不能让牧易看到或者听到什么,唯一的用处就是当虫甲乙危险的时候,他可以感受到,这样他也能想办法救援,至于虫甲乙会不会反叛,牧易毫不担心。

    在虫甲乙进入曲义庄不久,牧易便悄悄靠近,随着他将气息全部收敛,再加上夜色的遮挡,除非是曲洋那一层次的高手,否则难以现他。

    曲义庄很大,即便还未靠近,牧易已经感觉到上空那股浓郁到极点的死气,能够居住在这种地方,要么是死人,要么不怕这种死气,即便牧易如果长久居住在这里,也会对身体造成损害。

    至于曲洋,他已经不能算是活人了,但他是死人同样不正确。

    跟曲洋一战的时候,牧易就感觉他的气息有些不正常,而事后也证明了他的猜测,曲洋的身体中,既有生气,也有死气,两者形成了一种完美的平衡。

    虽然牧易不懂炼尸,但想来,曲洋已经将这种邪术用在了自己的身上,就连他身边的北冥也同样如此,而且跟赶尸一脉不同,前者是用活人炼制,后者则是真正用死后的尸体来炼制。

    毫无疑问,曲洋的手段要更加的残忍,灭绝人性,只不过因为他的实力太强,所以才能活到现在。

    仗着艺高胆大,牧易翻墙进入曲义庄,刚刚进入,牧易就看到一层淡淡的迷雾中,一个个歪歪扭扭的身影在里面游荡着,这些身影全都是曲洋的炼尸,只不过气息还很弱,远比不上当初攻击墨远镖局的那几个黑影。

    为了不惊动曲洋,所以牧易并未出手击杀这些炼尸,而是一路躲闪着,往里深入。

    曲义庄占地十几亩,甚至布局繁琐,一个院子套着一个院子,就像是回字形,而越是往里,游荡的炼尸便越少,但是气息却也越强,甚至在中心的那座院子里,牧易隐隐感受到了一丝威胁,就在牧易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往里的时候,耳边陡然响起一道阴冷的声音。

    “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夜闯曲义庄。”

    “暴露了?”牧易心中一惊,他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被现了踪迹,按理来,他一路都心谨慎,并未散出一丝气息,应该不至于这么暴露才对。

    难道是虫甲乙背叛了?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立即被牧易压下。

    先不鬼奴禁制的霸道,就是虫甲乙想要背叛,也不会这么不明智,因为他有更多更好的选择。

    那么对方是怎么现他的?

    就在牧易疑惑不解的时候,仅仅一墙之隔的院子里陡然爆出一股不弱的气息。

    之所以不弱,牧易是根据自己来衡量的,至少这股气息还比不上他,而且对方也不是修行者,应该是武功高手,也就是所谓的武师。

    “曲洋,你的末日到了,还不束手就擒。”随后,一个清亮,正义凛然的声音响起。

    听到他的话,牧易嘴角隐隐抽动,却也没有继续动弹,而是更好的将自己隐藏起来,既然刚刚暴露的不是自己,那么这种情况下他也就没必要出面了,正所谓浑水才好摸鱼。

    而且他也有些好奇,究竟什么人会选择晚上来斩妖除魔。

    “就凭你?”随后,那个阴冷的声音再度响起,这时,牧易已经听出,这声音正是来自曲洋。

    而这三个字,同样也是牧易心中的想法,至少在他看来,来人有些自不量力。

    “当然不,既然被现了,那大伙就都出来吧。”来人突然长啸一声,声音足以让附近的人都听到。

    随着他的话落,曲义庄周围接二连三的爆出一股股气息,这些气息有强有弱,最强的也不过刚刚达到第二难的程度,其余的,也各不相同。

    “咯咯,徐公子,你隐匿的本事可不行啊,这么快就被人现了。”这时,一个女声响起,而所谓的徐公子,显然就是被现的那一个。

    话音落下,一个又一个身影闪动,牧易也现了墙角的一条缝隙,透过裂缝,正好可以看清隔壁院子里的情形。

    此刻院子里站着五个人,居中的是一个黑衣公子哥,二十来岁,看他站着的位置,应该是以他为中心。

    在他旁边是一男一女,男的一身道袍,三十来岁,手中持着一柄拂尘,牧易感受到达到第二难的气息便是来源于他,而且他也是五人中唯一的修行者。

    其余四人,包括姓徐的公子哥,全都是武师。

    女子便是刚刚出声的那一位,看其模样,顶多二十岁,在这黑夜中,却偏偏穿着一身白衣,好不显眼。

    不过她的这种行为在牧易看来,纯粹是找死,但也充分明了她没有多少江湖经验。

    至于另外三人,也都在三十上下,看其神态打扮,更像是护卫一类。

    “哼,我的隐匿本事可是跟一位高人学的,刚刚只是不心被一个活死人撞到,否则又怎么会暴露?”徐乐冷哼了一声,仍旧强自道,看他的模样,显然有些不服。

    “我以为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子,原来是几个不自量力的蠢货。”这时,一阵风刮过,场中陡然出现了三个身影,曲洋,北冥,还有一个则是虫甲乙。

    只见曲洋背着双手,满脸不屑的打量着五人。

    “如果是平日,我们自然不敢上门,不过你跟人一战,重伤未愈,就连手下活死人也死伤惨重,你觉得我们还会怕你?”徐乐看到突然出现的曲洋,眼睛陡然一缩,但随后他就大声的道。

    “重伤未愈?”曲洋莫名的冷笑一声,但随即,院子中温度大降,让五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冷战,并且纷纷震惊的看着曲洋,同时他们心中也有种不好的预感。

    (保底三更完毕,求联赛票,另外,为感谢大家的支持,今晚十二点前会加更一章!虽然保底三章,但实际上按照字数,已经相当于没有上架的四章半了,如果晚上加更一章,就等于上架之前的六章!绝对不少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