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一片净土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财叔看着墨如烟的举动没有什么,只是将马停在一旁,至于车队,仍旧在缓缓前进,甚至每个经过墨如烟身边的人都不自觉的回头看一眼。?

    他们很清楚此刻墨如烟在看什么,也清楚自己在看什么。

    只不过,此地早已远离了镇,更何况是那座客栈,以及客栈里的那个人。

    所以,回头不过是想让心中的印象更加深刻罢了。

    “财叔,你以后在江湖中真的还能再见到他吗?”良久,墨如烟才轻声问道。

    “能。”财叔点了点头,的肯定。

    “既然这样,那我也该好好努力了,总不能被他拉下太远就是了,不然下次见面,我可没脸再跟他动手了。”墨如烟轻轻着,只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莞尔一笑,这一刻的她,风情万种。

    ···············

    “主人,我们接下来有什么安排?”客栈中,虫甲乙满脸恭敬的看着牧易,他的神色中看不出丝毫勉强,似乎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事实。

    “先去你住的地方,我需要休养两天。”牧易收回目光,然后才淡淡的道,在种下禁制以后,他丝毫不担心虫甲乙会反叛,那种直接作用在魂魄上面的禁制无疑也是最霸道的一种,甚至潜移默化,可以加深虫甲乙的奴性,对于牧易的命令,生不出一丝一毫的抵抗,哪怕牧易让他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

    当然,这种禁制也不是没有好处的,最起码在牧易心神力量的同化下,可以增加他对境界的感悟,甚至将来牧易可以将他的经验传输给他,这也是牧易会保证虫甲乙可以冲击第二难的最大原因。

    不过他顶多只能起一个引子的作用,至于最终能不能突破,终究还要看虫甲乙自己的本事,如果他是一滩烂泥,扶不上墙,那么也怪不得牧易了。

    相信这个道理虫甲乙也明白,修行终归还要靠自己,别人就算给予帮助,也是有限的。

    “是!”

    即便是现在,虫甲乙也不会违背牧易的命令,所以在牧易完后,他立即应下,随后便带着牧易离去。

    客栈中,终于彻底空荡,或许不久以后,这里就会重新被人占据,至于死去的客栈老板,还有店二,也早晚会被遗忘。

    但相信很多人都不会忘记这座客栈,墨如烟不会,财叔不会,那些活下来的镖师更不会,就连牧易,也不会。

    “虫爷爷回来了。”

    “虫爷爷!”

    “虫叔,您回来了。”

    “虫叔,有客人?待会我给您送两只鸡过去。”

    牧易跟着虫甲乙来到他生活的地方,只不过所见所闻却让他有些惊奇。

    这是一座不起眼的村子,就在黄河边上,村里只有十几户人家,这里的民风看上去很淳朴,虽然见到大奴有些畏惧,但因为有虫甲乙领着,所以没人多什么。

    而虫甲乙在这里的受欢迎程度,也有些出牧易的预料。

    原本在牧易看来,像虫甲乙这种人,就算不是怪癖独居,在旁人心中的印象也好不到哪里去,如今一看,牧易方知自己错了。

    “主人是否奇怪?”虫甲乙显然看出牧易的不解,所以悄声问道。

    “有点。”牧易点点头道。

    “因为这里是我家,不管在外面我如何邪恶,双手沾满鲜血,但在这里,我只是一个稍微会点医术的老头,平日里大家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都会来找我,乡里乡亲的,我也会力所能及的帮忙。”虫甲乙微微一笑,目光掠过这座村子,脸上露出一种莫名的神情。

    如果光看他此时的样子,根本想象不出他残忍杀死客栈老板还有二的那种情形,此时的虫甲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头。

    不管多么邪恶的人,心中总有一片净土,或许对于虫甲乙来,这座宁静的山村就是他心中的净土。

    虫甲乙是好人吗?肯定不是,但是对于村子里的人来,他就是个好人,大好人。

    带着一丝复杂,牧易跟着虫甲乙来到他的家,院子里晒着不少草药,一看就都是野生,自己采的那种,很普通的土胚房,甚至显得有些阴暗。

    其实以虫甲乙的实力,完全可以过得更好,但他偏偏选择了这里,他傻吗?

    “寒舍简陋,委屈主人了。”随着打开屋子,虫甲乙也显得不好意思起来,平时他自己住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如今领牧易到来,顿时有种窘迫的感觉。

    尤其是当大奴也走进屋子,甚至都只能弯着身子。

    “没什么,我也不是什么娇贵之人,就算再简陋的地方也住过不少。”牧易微微一笑,倒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当年住破庙的时候,条件还远没有现在好。

    见牧易真心,不像是谎之后,虫甲乙才稍稍松了口气。

    牧易决定停留两天,一来他也是第一次使用鬼奴禁制,虽然成功了,但心里也没多少谱,所以需要多多观察,更何况虫甲乙如果用好了,也会是一个得力的助手。

    再一个,牧易需要祭炼岁月竹,等待念奴儿醒来,这次念奴儿可是消耗甚大,直至此刻仍旧在沉睡,所以牧易也有些担心。

    当然,最后就是想再观察一下曲洋,这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存在,牧易对他更不会有任何觑。

    接下来两天,牧易也没有闲着,一边祭炼岁月竹,一边传授虫甲乙一些经验,同时牧易心中也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训练大奴,虽然大奴力大无穷,可是度太慢,对敌的时候,根本无法将所有力量挥出来。

    就好像之前的色中饿鬼,如果当时他的度可以跟上,恐怕那两人根本就不是他的一合之敌,不过牧易现在也只是心中有了一个大概的想法,至于如何训练他,一切需要等念奴儿醒来。

    而虫甲乙,早已经对牧易崇拜的无以复加,虽然两天的时间不足以让他有什么进步,但至少看到了一丝希望。

    加上鬼奴禁制的双重暗示下,他对牧易也越的死心塌地起来。

    这天下午,牧易正在房中传授虫甲乙经验,外面突然响起一个声音,“虫前辈在家吗?”

    声音透着一丝恭谨,也带着一丝江湖习气,一听就知道不可能是村中的人。

    “主人稍后,我出去看一下。”虫甲乙立即起身来到屋外。

    “虫前辈,听您回来了,我家主人有请。”等虫甲乙出去后,那个声音继续道。

    “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你们庄主,晚上我会过去。”虫甲乙低沉的道,而他话中庄主两个字更多的是给屋里牧易听的。

    而听到庄主两个字,牧易也立即明白,外面那人应该是曲洋派来的,至于对方有没有现他,牧易不敢确定,同时,他也明白自己大意了。

    毕竟虫甲乙之前跟曲洋合作关系,而曲洋跟牧易大战的时候,虫甲乙偷取钥匙,相信这点也不会瞒过曲洋,虽然牧易那两张斩妖符击伤了他,可谁也不确定他最终有没有逃掉。

    以曲洋对钥匙的看重,以及本身的狡诈,肯定会有所怀疑,所以派人悄悄监视这里也就不奇怪了。

    若真这样的话,牧易当初大摇大摆的进村,恐怕就已经暴露了。

    那么曲洋还派人来是什么目的?试探还是?

    牧易一时间有些想不通,所以只能等待虫甲乙将人打走进来后,才等待虫甲乙给出答案。

    “主人,刚刚曲洋派人来邀我晚上一聚。”虫甲乙直接道。

    “我可暴露了?”牧易也直接问道。

    “没有,我早就叮嘱过了,村里人是不会乱的,而且那人不过刚来,所以主人并不用担忧。”虫甲乙立即道。

    听到虫甲乙的话,牧易点点头,松了口气,他也不愿意刚刚将虫甲乙收服,然后就被曲洋现了,让他白忙活一场。

    而且没有了虫甲乙,短时间内牧易很难再找到这么一个合适的人,也唯有虫甲乙跟曲洋关系亲近,到时候李瘸子如果来报仇,可以最先得到消息。

    “虽然我只见过曲洋一次,但也知道他生性狡诈,所以你要心。”牧易提醒了一句。

    “谢主人挂念,甲乙必当心谨慎。”虫甲乙顿时大受感动。

    “今晚我陪你一起去,如果真有什么不测,也能有个照应,不过庄子里如何,只能靠你自己。”牧易想了想,仍旧有些不放心的道。

    “多谢主人。”对于牧易的要求,虫甲乙自然不会拒绝,虽然他相信曲洋不会现他已经投靠了牧易,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也需要有所准备才行。

    而牧易,同样也对传中的曲义庄充满好奇,毕竟按照虫甲乙所,里面都是活着的尸体,一般的江湖高手想要闯进去,可谓是难如登天,但也正因为如此,牧易才更想知道那里是什么龙潭虎穴,又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趁着离夜晚还有些时间,牧易想了一下,将那根从守灵人手里得来的拐杖交给了虫甲乙。

    “这,这是·····”

    (第二更到,仍旧求订阅,求联赛票支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