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三十九章 虫甲乙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从虫甲乙这里,牧易对曲洋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如果,在外面牧易可以打败曲洋,可若是到了曲义庄,那么牧易必败无疑,这是虫甲乙给他的答案。?

    至于虫甲乙就是眼前的老头,据是他自己改的名字,为了能够活命,他干脆连自己祖宗八代都翻出来了,不过牧易对他却没有多少兴致。

    随后,牧易在桌子上的盒子里见到了曲洋想要得到的那枚钥匙,很轻,却坚硬无比,足有巴掌大,三角形,上面凸出一个古老的文字——道!

    至少这个字牧易还是认识的,毕竟他也是道家的人,如果连这个字都不认识,恐怕祖师爷会从下面爬出来。

    只不过牧易却不确定这个道应该是道家的道,还是道路的道?而黄河古道具体又指的是什么呢?

    两个字虽一样,但表达的意思却截然不同。

    牧易原本想从虫甲乙这里了解更多关于黄河古道的消息,可没想到虫甲乙也是一知半解,只知道黄河古道牵扯到一个传,拥有大秘密,但具体什么秘密,就不是他这种身份能够知道的了。

    不过,按照虫甲乙所,黄河古道一共有六把钥匙,唯有集齐这六把钥匙,才能开启那个传。

    这也是曲洋愿意暂且把钥匙留在他这里的主要原因,毕竟就算牧易有了一把钥匙,也还需要另外五把,他有足够的时间来夺回去,甚至只要这钥匙一日在牧易手中,曲洋就一日不会放过牧易。

    而钥匙,实际上还是那位大药材商的,要不要还回去?

    这是牧易此刻心中的想法。

    如果牧易对那传,对那神秘的黄河古道不感兴趣,绝对是假的,但也没有到非去不可的地步,在他看来,当下最重要的还是找到老道,至于接下来,他或许会在伏牛山隐居,也或许去找寻那段失去的记忆。

    对于没有六岁以前的记忆,牧易一直都觉得很奇怪,如果以前的记忆很模糊,那或许是因为他年纪太,忘记了,可他对于六岁以前,完全没有任何印象,这就有些不对劲了。

    而且昨天晚上做的梦,那些零碎的记忆片段,真的是六岁以前的吗?还有那个温柔的女子,会是他的母亲吗?

    至于他为什么没有六岁以前的记忆,至今仍旧是一个谜,或许唯有等牧易境界更高以后,才能慢慢找到答案。

    牧易捏着这枚钥匙,一脸沉思之色,按照他的为人,钥匙当然是要还回去的,毕竟这关系到墨如烟的任务,哪怕对方并不知道这枚钥匙的珍贵,可如果少了什么东西,肯定也无法交代。

    可若这么还回去,牧易又有些不甘心,不暴殄天物,牧易也同样不愿意丢掉这个机缘。

    从曲洋对这枚钥匙的看重,就知道黄河古道必定牵扯不,里面不定真隐藏着什么天大的秘密。

    想了一阵后,牧易便将钥匙放入盒子里,然后打来另一个盒子,这个盒子里东西就简单多了,是一叠厚厚的银票,正是他当初交给墨如烟的那些,价值千两黄金。

    没有想到财叔居然会将其还回来,是因为他救了众多镖师的性命吗?

    牧易摇摇头,也随手将盒子放在一边。

    “你想死还是想活?”牧易突然看着虫甲乙问道。

    “道爷饶命,只要道爷愿意饶过的,的就算当牛做马也会报答道爷的。”虫甲乙一听牧易的话,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如果牧易真想杀他的话,压根就不会问他。

    此刻问他则是看他识不识趣了,如果他一心求死,自然没的,可如果他想活,就必然要有所表示。

    “我不需要你当牛做马,甚至还有好处给你。”牧易微微一笑道。

    “不,不敢。”虫甲乙有些摸不透牧易的心思,一副想拒绝又不敢拒绝的样子,生怕一个不心惹怒了牧易,把自己命给弄丢了。

    “放心,不是让你去做什么送死的事情,你只需要帮我监视一个人就行。”牧易也不废话,直接道。

    “监视一个人?”虫甲乙一愣,不过随即他就明白牧易让他监视什么人,“道爷是想让的监视曲洋?”

    “不错,敢不敢?”牧易问道。

    “敢,只要道爷让的做的,不管刀山火海,的都全力以赴。”虫甲乙立即表起忠心来,甚至在他看来,监视曲洋也并没有什么,只要性命保住了,一切比什么都强。

    “我需要你帮我监视曲洋,然后等一个人的消息,这人就是李继,李瘸子,一旦他出现,你必须立即想办法通知我。”牧易严厉的道。

    “是,道爷尽管放心,只要的在,保证不会漏掉任何消息,那李继如果赶来,的必定马上通知道爷。”虫甲乙忙不迭的道,牧易的这个要求在他看来就更加简单了,甚至可以不费吹灰之力。

    “嗯,你不但要留意曲洋的举动,如果在江湖中能打探到李瘸子的消息,我也会重重有赏。”牧易随后又看了虫甲乙一眼。

    “是,的回去之后就会立即动人,不管那李继藏在什么地方,就算挖地三尺,也必定为道爷找到。”虫甲乙对于什么奖励并不看重,他真正在乎的是自己的性命,以及自由。

    甚至只要能换回自己的命,这点付出在他看来根本就微不足道。

    “我最多还会在这里停留一两日的时间,然后会离开这里,前往沧州,你给我留一个你的地址,等我到了那边安顿下来以后,就会让人送信给你,把我在沧州的具体地址告诉你,以后如果有了关于李瘸子的消息,你只需将消息送往我的地址便可。”牧易显然也是深思熟虑,这也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好方法。

    甚至让虫甲乙来监视曲洋,比他重新找个陌生人更加牢靠,先不虫甲乙跟曲洋的关系,光是看这老头的为人,就知道也同样是一个狡猾的存在,这种人,反而更能挥出作用。

    但是,牧易也不会傻到天真的以为把虫甲乙放回去,他就会老老实实的听自己的命令,这个世界上或许有这种人,但绝对不是眼前的虫甲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