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三十七章 梦中的记忆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大奴,去外面守着,不要放任何人进来。?”念奴儿出来以后,并没有理会墨如烟,而是直接对着杵在一旁的大奴吩咐起来。

    大奴对于念奴儿的命令自然是无有不从,甚至还要过牧易,所以二话不便打开房门走了出去,然后提着那把巨大的宣花斧像个门神一样挡在门口。

    现在,不管是谁,只要没得到念奴儿的允许,都不可能进入房间。

    房间里,念奴儿手一招,岁月竹就立即飞到她的手里,然后她才用一种近乎吩咐的语气对着墨如烟道:“把哥哥抱到床上去。”

    墨如烟听到这话先是一愣,不过随即她就反应过来,至少从念奴儿的话里她听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牧易是这个女孩的哥哥,那么不管这女孩是不是鬼,肯定都不会伤害牧易。

    所以她没有什么犹豫,直接弯腰把牧易抱起,对于武功在身的她来,抱起牧易也丝毫不显吃力。

    念奴儿拎着岁月竹跟在墨如烟的身后,只是她偶尔瞥向墨如烟的目光明显带着一抹讨厌,显然,她不喜欢墨如烟。

    因为在她看来,牧易之所以弄成这样,一切罪魁祸都是墨如烟。

    至于曲洋的身份,以及牧易这次来洛阳的目的,早就被她丢到脑后,甚至心中就是认定了一切都是墨如烟的缘故,这种孩子的道理,通常都是讲不通的。

    墨如烟虽然不会读心术,也不知道念奴儿心中的想法,但敏感的她却能从念奴儿的态度看出这个女孩并不喜欢自己。

    尽管有些莫名其妙,但她也不会跟一个女孩去计较,尤其这个女孩还是牧易的妹妹。

    墨如烟将牧易放到床上以后,就立即让开了位置,让念奴儿上前。

    念奴儿飘到床头,满脸心疼的看了牧易一眼,接着就将岁月竹一端抵在牧易的眉心,而另一端,则抵在自己的眉心。

    “呼!”

    岁月竹突然绽放出一道光亮,那浓郁的绿意缓缓将牧易包裹,并且随着时间推移,岁月竹升腾起来的绿意也更浓了,只不过,念奴儿的身体反倒变得黯淡了许多。

    直至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才见到念奴儿从半空跌落,原本会飞的她,此刻却连简单的飘浮都无法做到,可见她的损耗之大。

    而牧易此刻被浓郁的绿光包裹,像是一个蚕茧,随着一呼一吸,那些绿光不断的渗入他的体内,而每当有光芒进入,牧易身体的颤抖仿佛都会变得轻微一些,就连牧易那紧紧皱起的眉头,也缓缓的开始纾解着。

    看到这里,念奴儿脸也总算露出一丝笑容,随后,她钻回岁月竹,而同样变淡许多的岁月竹也随即落到牧易的身边,似乎伴着牧易一起进入了沉睡当中。

    看着牧易的呼吸变得平稳,脸上的痛苦也缓缓消失,墨如烟总算是松了口气,只是刚刚那神奇的一幕,仍旧冲击着她的心神,甚至之前压下的执念再度升起。

    不过墨如烟也没有坚持多久,很快,她就脑袋一歪,趴在床上睡着了。

    之前的战斗同样让她筋疲力尽,只不过因为一系列的事情所以在硬撑着罢了,此刻,当确定牧易没事以后,她再也坚持不住。

    牧易做了一个梦,对平时将入定当睡觉来的牧易,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做梦了,在梦里,他仿佛回到了时候,六岁以前的那段时光,他梦到了一个女人,一个很温柔的女人,但任凭牧易怎么努力,都无法看清她的长相。

    只是他心底有一种直觉,这个温柔的女人就是他的母亲。

    在那段记忆中,没有父亲,就连母亲也模模糊糊,只有一些生活的零散片段,串联不起来。

    第二日,牧易醒来的时候,只感觉左边胳膊有些麻,他忍不住扭头,正好看到墨如烟趴在他的胳膊上,漆黑的长散乱的搭在他的身上,甚至鼻端还能闻到一丝清香。

    “嘤!”

    或许是牧易的动静让墨如烟也醒了过来,她有些茫然的抬头,揉了揉有些不舒服的脖子,眼睛才慢慢的对准牧易。

    “啊!”

    看到牧易之后,墨如烟本能的惊呼一声,然后起身,不过因为在床边趴了一夜的缘故,让她的脚也有些麻,所以刚刚站起来,就再度一软,狼狈的趴到了牧易的身上。

    “哼!”

    骤然被袭,牧易也忍不住闷哼一声,主要还是因为他现在有伤在身,墨如烟又恰好撞到他昨天被曲洋打伤的胸口,所以才没能忍住。

    “抱歉,我,我刚刚····”墨如烟立即就撑着身子站起来,俏脸有些微红,不敢去看牧易。

    “没事,昨晚麻烦你了。”牧易看着墨如烟道,毕竟他现在占的是她的床,尽管这张床墨如烟并没有睡过,但的确是她的房间,而且还让墨如烟在床边趴了一夜。

    “昨晚其实我并没有帮到你什么,主要还是你那个妹妹救的你。”墨如烟实话实道,在她看来,她昨晚的确没有做什么。

    “嗯,我知道,不过还是要多谢你。”牧易道,对于昨晚的情况,他多少还能隐约的记起来,当时他虽然昏迷了,但并不是一点意识都没有,念奴儿为他所做的一切,他都知道。

    岁月竹本身就是天材地宝的一种,而且因为与念奴儿一起生长,已经可以划归到灵物一类,这是越了普通天材地宝的一个范畴,灵自然就代表了灵性,物则是宝物的意思。

    这么多年的生长,岁月竹中也积攒了大量精纯的生机,以往这些生机对牧易来并没有什么用处,而且他也不愿意去透支岁月竹的力量,但这一次,牧易为了反败为胜,不得不孤注一掷,严重损耗了自身生机,也就是寿元。

    因此,即便这次牧易能够养好伤,但他损耗的寿元也无法补回来了,可没想到,在关键时候,念奴儿会将岁月竹中那股庞大的生机灌入到了牧易的身体中。

    那个时候,牧易的身体正处在一种极度空虚的状态,几乎本能的吞噬一切能量,可以,岁月竹的这股生机来的正是时候,不但彻底弥补了牧易之前的消耗,甚至更进一步的巩固了牧易的底蕴,就连之前连续祭炼岁月竹的消耗也被填补。

    可以,牧易这次因祸得福,不但身体全好,隐隐也精进几分,底蕴更足。

    但是相应的,有得到的,就有付出的,岁月竹损耗了大量生机,固然不会跌落灵物的范畴,但对它,对念奴儿都还是有一定影响的,至少此刻岁月竹表面的黯淡,还有沉睡的念奴儿,都足以明这个问题。

    但事已至此,牧易也没办法再将跟他融为一体的生机返还回去,所以只能默默记在心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