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三十六章 心智的比斗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墨如烟从在墨远镖局长大,可以,对镖局,她有着很深的感情,这种感情难以割舍,所以她宁愿战死,也不愿意让墨远镖局的声誉受到玷污。

    此刻,牧易的话却是让她舍弃墨远镖局,舍弃她从的理想,这又怎么可能?

    但是,想要变得更加强大的执念仍旧没有消散,所以她一时间犹豫在那里。

    同样的,正是因为陷入了这种执念,魔障当中,所以墨如烟本能的忽略了牧易话中的那些漏洞,如果道家一脉真的要斩断俗世尘缘,那牧易又何必一头扎进这座江湖里?

    道士,好听点叫做世外之人,但实际上,一样要吃五谷杂粮,一样有七情六欲,一样要在这俗世中挣扎,在这红尘中修炼,所以,从本质上来讲,道士跟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牧易刚刚那番话估计也就能骗骗普通人,甚至如果墨如烟清醒的时候,也不会信他,但眼下的情况却有些不同。

    “我····”墨如烟张了张嘴,却仍旧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想要变强的执念无比强烈,但她对墨远镖局的感情同样强烈,此刻两种念头便纠缠在一起,彼此对撞着。

    “你现在不用给我答案,毕竟关系到你一生,等明天你想好再告诉我答案好了。”牧易随后又轻声道,他的话,甚至已经带上了心神力量,直入人心,有种让人深信不疑的感觉。

    在听了牧易以心神力量暗示的话,墨如烟果然点了点头,没有再执着的想要拜牧易为师。

    “财叔,你带人打扫战场,我先送她回房间。”牧易见此,直接跟财叔道。

    “好,麻烦道长了。”财叔立即点头,并且充满感激的看了牧易一眼,刚刚他已经明白牧易这么做的目的,虽然他内心中也希望墨如烟能够拜牧易为师,但这种念头只是一闪而逝,就被他驱逐出去,因为他很清楚,这种想法有多么的不现实。

    牧易带着墨如烟离开,而财叔也开始招呼众人,刚刚牧易那些驱邪符让众人的尸毒全都解掉,甚至除了那些当场死亡的,剩余的至少性命都留住了,不过也有几人就算养好伤,这辈子估计也不能走镖了。

    但墨远镖局对待这种功臣,从来都是养一辈子的,所以他们也不担心自己今后的生活,只是对于不能再行走江湖感到失落。

    走江湖的时候,总想着离开江湖,可真有一日要离开江湖的时候,却反而舍不得了,这便是此刻很多人的心境。

    牧易带着墨如烟回到客栈,不过在进屋之前,他突然转身,目光死死盯着远处,那里只有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但足足过了十几息,牧易才收回视线,跟墨如烟一起走进房间。

    在进入房间,并且把门关上以后,牧易突然浑身剧烈的颤抖起来,并且他的脸也从红润变得铁青,难看到了极点。

    “你,你怎么了?”牧易的这副样子吓了墨如烟一跳,也直接把她从刚刚那种不正常的状态中拉了出来,甚至她有些不知所措。

    “不要声张,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牧易咬着牙,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了出来。

    之前跟曲洋一战,他已经受了伤,那短短的时间,并不能够让他立即恢复,尤其是之后,他不惜损耗自身为代价,激了铜灯,所以才爆出那般恐怖的威力。

    实际上,在铜灯爆以后,牧易就已经没有多少战斗力了,甚至连一成都没有,不过他却表现的无比镇定,生生没让曲洋看出破绽来,甚至将对方吓退。

    曲洋何等的狡诈,这点从他之前用种种手段来试探就能够看出来,所以在曲洋离开后,牧易并不认为他是真的离开了。

    之前牧易的突然爆,如果曲洋不怀疑,那才叫有问题的,只不过怀疑归怀疑,他却不敢再试探了,毕竟当时他的情况也不好受,同样是勉强压制。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完全的把握,他是不会动手的。

    所以,他离开了,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但实际上,他一直在暗中偷偷观察的牧易,一旦牧易露出点蛛丝马迹,或者是虚弱,他就会像饿狼一般,再度围上来,将牧易撕碎。

    而他故意留下黑影就是用来试探牧易的。

    至于结果,牧易也没让他失望,直接干脆利落的把黑影僵尸斩杀,不但如此,牧易甚至还出手救治了那些中了尸毒的普通镖师。

    至少在正常人看来,如果牧易不是还有一定实力,肯定不会这般浪费,毕竟那只是一些普通人。

    一直到牧易跟墨如烟离开,都没有露出半点破绽,也没能让暗中观察的曲洋找到机会,不过曲洋的试探却没有结束。

    客栈房门口前,就是曲洋最后的试探,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曲洋真的打算不顾一切的,但最终,他还是离开了,而他的离开,也宣示着这场斗智斗勇,牧易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只不过即便胜利,对牧易来也是惨胜,因为这一次,他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至于曲洋,当真是成也太聪明,败也太聪明,甚至换了一个人来,牧易的这些手段也未必管用,但偏偏曲洋就离开了,也错过了最好斩杀牧易的机会。

    相信他以后肯定能够想明白过来,但那个时候,早已经晚了。

    牧易强自撑着完那句话以后,便直接昏迷了过去。

    他虽然昏迷了,但身体仍旧在不断的抽搐,显然是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一股股汗水从他全身冒出,甚至还带着些许红色,很快就将他的身体染红。

    墨如烟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情,所以一时间有些慌乱,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那一贯的冷静更是消失无踪。

    好在她还记得牧易昏迷之前的交待,并没有贸然出去,更没有惊动任何人,哪怕对财叔也同样如此。

    就在这时,一直被牧易抓在手里岁月竹突然一亮,一个漂亮的女孩就从里面冒了出来。

    哪怕这女孩长得很乖巧漂亮,哪怕她是从牧易手中那根竹子里出来的,可仍旧把墨如烟吓了一大跳,见过僵尸的她,至少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念奴儿的身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