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不惜代价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用不着!”

    牧易真心实意的道谢,可没想到偏偏有人还不乐意接受。

    墨如烟丢下这三个字后,提着长枪直接离开,原本站在角落里看热闹的镖师纷纷作鸟兽散。

    牧易见状也不以为意,虽然跟墨如烟相处的时间还不算很长,但他对她的性格基本也算是摸清,所以并未追上去,或者缠着要道谢之类的。

    牧易继续停留在原地,随后又缓缓打了一遍拳法,只不过这一次,他却有了新的,不同的体会。

    甚至随着这遍拳法打完,他不但感觉身体中暖洋洋的,就连心神也一下子恢复了差不多三分之一。

    不过牧易却没有继续再打一遍,因为他明白什么叫过犹不及,而且再打一遍也不会有刚刚的那种效果了。

    回到房间,牧易简单擦拭了一下身体,又换了一身崭新的道袍。

    直到启程,墨如烟都没有再跟牧易一句话,倒是财叔来找牧易问候了一番,其实是问候,倒不如请教更多一些。

    因为昨天耽误了一些时间,所以本应今天傍晚赶到洛阳城,如今也不得不多耽误一夜。

    也就是,在进入洛阳城之前,他们仍旧需要渡过最后一个夜晚。

    即便墨如烟或者财叔不,剩下的镖师也能想到今晚绝对是至关重要,甚至是关系到他们生死的一晚。

    既然连他们都能想到的事情,牧易又怎么可能想不到?甚至他连财叔为什么来找他都一清二楚。

    不过牧易又哪里会什么算命看相,昨天那次,只不过是他看出埋伏以后信口胡诌的,不然如果他们真的必死无疑,又怎么是一个大奴就能够救得了的?

    虽然牧易很清楚是怎么回事,但这个时候总不能把真相出来吧?若真那样,恐怕对方反而更加不信,甚至以为他是在故意敷衍。

    所以牧易沉思了一下,才出四个字:有惊无险。

    得到牧易的答复以后,财叔虽然不能立即放下心来,但他在离去的时候至少不再像刚刚那样忧心忡忡。

    白了,财叔真正想求的不过是一个心安罢了,或者只是想得到一个变相的保证,他觉得,像牧易这种高人的话,自然是准确的,即便不准确,牧易也有实力让事情重新变得准确。

    在财叔离开以后,牧易轻轻摇头,然后闭上眼睛,继续感受着身体的变化,尤其是心神力量的变化。

    整整一个白天,牧易都没有下车半步,甚至中午吃饭的时候财叔还特意来问了一下,不过却被大奴挡了下来,所以一整个白天,都没人见到牧易,哪怕墨如烟也忍不住有些好奇,不明白牧易到底在做什么。

    直至晚上住店的时候,才见到牧易下车,虽然有夜色的遮掩,但墨如烟仍旧看清牧易此刻苍白的有些过分的脸庞。

    “道士,你没事吧?”见此,墨如烟忍不住问道,也唯有她,一直都没有改掉对牧易的称呼。

    “没事。”牧易摇摇头,虽然嘴上着没事,但他的身子仍旧摇晃了一下,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趁着天黑,你还是跟大奴离开这里吧。”这是墨如烟第二次让牧易离开,不过这一次,却是真心实意的。

    “可以让人帮我准备一桶热水吗?”牧易没有理会墨如烟的话,而是自顾的道。

    墨如烟深深看了牧易一眼,然后一言不的离开。

    半个时辰后,财叔亲自来请牧易,并且把牧易带到一个房间,此刻房间里热气沸腾,中间是一个大木桶,里面盛满了滚烫的热水。

    牧易在财叔离开后,才从布袋中取出一个纸包打开,将里面的粉末倒入桶中。

    顿时间,清澈的水开始变得漆黑起来,一股浓郁的草药气息顿时散出来,甚至水下无数气泡冒出。

    看着这副情景,牧易觉得如果不是自己的亲手调配的药物,他绝对不敢进去。

    虽如此,但他还是脱掉道袍,直接跨入其中。

    “嘶!”

    即便早有准备,但牧易仍旧被烫的差点跳出来,不过随后却被他硬生生的咬牙忍了下来,只是随着时间推移,他露在外面的皮肤逐渐从苍白变得通红。

    尤其是牧易的脸上,就像是煮熟的大虾,一股股热气升腾而起,逐渐让他的面容若隐若现起来。

    牧易之所以一下子变成这副模样是因为他不顾损耗,在白天展开了祭炼。

    岁月竹祭炼七七四十九日不可中断,甚至就连每天选在晚上都是有原因的。

    因为不管是祭炼灵物,还是法器,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除了要循序渐进,更多的原因还是境界太低,只能用水滴穿石的方法来达到目的。

    比如牧易现在祭炼岁月竹,如果他足够强大,压根就用不着什么七七四十九日,甚至几日的功夫就能够祭炼成功。

    可惜,他并没有这种实力,所以只能一点一点的来。

    而他选择晚上,也不是只有晚上才行,而是给自己留出更多的时间来恢复,因为每次祭炼,不管是心神力量,还是精血,对他本身都是一个相当大的负担。

    如果牧易连续不停,恐怕最多三天五天,他就会变成一个人干,而且这种方法还会伤及根本,得不偿失。

    所以牧易才会每天晚上祭炼,然后白天恢复,再到晚上继续祭炼,如此不断的重复,正好可以将消耗维持在一个平衡上面。

    既尽到了最大的努力,又不伤及根本。

    可是今天,牧易却选择了白天祭炼,就等于在身体还没有恢复的情况下,生生将平衡打破了,已经轻微的伤及到了根本。

    所以当牧易下车的时候才会是那副模样,甚至此刻也不得不借助药浴这种霸道的方式来进行恢复。

    因为牧易很清楚,今天晚上至关重要,甚至会有一场大战,而今天晚上,就不是一个大奴能力挽狂澜的了。

    虽晚上牧易在祭炼岁月竹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一点防身的手段,但那终究只是被动的,甚至如果敌人太强,不定还会干扰到他,一旦祭炼被打算,不管牧易还是念奴儿,都会遭受反噬。

    所以,牧易宁愿拼着轻微伤及根本,也要在白天完成祭炼,为的就是腾出手来应对晚上的局面。

    (还债加更四,今天更完,大家晚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