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二十章 被误解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哔~!”

    就在这时,远处黑暗中,突然传来一阵尖锐,极具穿透的哨音。

    正在祭炼岁月竹的牧易同时睁开双眼,他的目光在这一刻仿佛穿透了车厢,直直的望向远处。

    原本打算继续攻击的黑影则浑身一颤,他的眼睛中,那抹红色悄然退去,随后在墨如烟惊讶的目光中快速转身离去,虽然他一条腿关节被枪头卡住,让他的动作有些别扭,但他的速度依旧很快。

    几次闪烁之后,便已消失在黑暗当中。

    看到黑影消失,众多镖师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甚至就连墨如烟内心中也不由的一轻。

    大奴见到黑影消失不见,站在原地呆立了片刻,然后才返回马车。

    墨如烟看了一眼牧易的马车并未上前,而是去收拾残局。

    这一战,墨远镖局可谓是损失惨重,光镖师就死了整整八个,接近五分之一,这种损失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对于墨如烟更是如此。

    虽然心中悲痛,但她却清楚,她必须要坚强才行,因为她是所有人的主心骨。

    不论是财叔,还是众人的心情都显得有些低落。

    第二天一早,车队其中一辆马车上多了八个装满骨灰的罐子。

    江湖人,自然要习惯江湖的规矩,能有骨灰带回去,对于他们而言,已经算是落叶归根。

    center/center管事变成僵尸透着一股蹊跷,但不管如何,这批货物仍旧要送到洛阳城,相信在那里,总能找到对方接收的人,哪怕这趟镖金没有着落,墨远镖局的名声也不能受损。

    这点,不但是墨如烟,更是所有镖师的心声。

    所以,哪怕明知道这趟的货物有些不对劲,可仍旧没有人提议检查,有的时候,规矩就是规矩。

    接下来的行程,每个人都打起精神,虽然离着洛阳只有两三天的路程了,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两三天的路程绝对不那么好走。

    牧易在下车的时候,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周围传来的那种鄙夷的目光,毕竟昨天晚上,他躲在车厢里连面都不敢露,甚至一些人不免想到,如果牧易可以早点让巨人出手,恐怕他们也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

    所以,他们看大奴跟牧易的目光截然不同,一个是英雄,一个代表着懦弱。

    哪怕大奴吃的饭再多,也不会有人有意见了,甚至还将自己的食物分给大奴,而牧易,毫无疑问受到了冷遇。

    就连墨如烟也一整天没有理会牧易。

    对于这一切,牧易没有任何解释的意思,有时候,误会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更何况,他是雇主,原本保护他就是这帮镖师的职责,他没有必要,更没有义务非得去帮助他们。

    “今天的事情我替他们道歉。”晚上,墨如烟找到牧易,直接道。

    毕竟,白天发生的事情她全都看在了眼里,此刻的墨如烟,已经再度恢复了那副冰冷的模样,哪怕早已经见惯了生死,可仅仅相隔一天就让她忘记,仍旧是不可能的。

    所以,她的这种冰冷倒也并非专门针对牧易。

    “没什么,反正我本来就很怕死。”牧易淡淡的道。

    “我替他们道歉跟你怕不怕死无关,你是雇主,受到保护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哪怕我们全都死绝,也不是你的责任。”墨如烟摇摇头道。

    “你们如果全都死了,那谁送我去洛阳?”牧易自顾的道。

    “这里距离洛阳最多不过两日的功夫,如果可能,明早你还是跟大奴单独上路吧。”墨如烟转身,不再看向牧易。

    “赶雇主走?墨远镖局就是这么行事的吗?”牧易讽刺的道。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跟着我们,只会让你更加危险,反正你的目的是洛阳,不是吗?”墨如烟没有理会牧易话中带刺,反问了一句。

    “嗯,话是这么,不过昨天晚上大奴可是也出手了,谁知道那暗中之人会不会怀恨在心?如果我跟你们分开,不定人家会趁机先把我灭了。”牧易随口道。

    “那好,今晚你就不要呆在马车里了,不然我会来不及救你。”墨如烟丢下一句话,就直接转身离去,显然,她对今晚同样不看好。

    在墨如烟离去之后,牧易才摇了摇头,不过他还是招呼了大奴一声,去到墨如烟为他准备的房间,而隔壁,就是墨如烟的房间,这样一来,如果晚上真有什么动静,她也能在第一时间赶到。

    毕竟真要算起来,牧易也是墨远镖局的大雇主,那一千两黄金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哥哥,你准备帮她?”回到房间里,念奴儿直接从岁月竹飘出,大奴见状,立即点头哈腰的来到念奴儿面前,直至念奴儿坐在他那宽大的肩膀上,脚丫一甩一甩的,他才开心的,心翼翼坐在地上。

    “为什么这么问?”牧易将铜灯取出,并且点燃,同时头也不抬的问道。

    “如果哥哥不想帮她早就已经自己走了。”念奴儿脆生生的道,显然,她才是最了解牧易的那个人,也知道牧易的性格。

    当初牧易之所以雇佣墨远镖局就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如今,马上就要到洛阳了,他完全可以抛弃墨远镖局的人,自己离开,那样速度反而还能更快一些。

    但他偏偏留下了,本身就代表着反常。

    “丫头,人鬼大。”牧易好笑的取过一边的岁月竹,对着念奴儿的脑袋轻轻敲了一下。

    “哎呦。”念奴儿顿时捂住脑袋,满脸委屈的看着牧易。

    如果用别的东西,肯定无法打到这个丫头,但偏偏岁月竹属于例外,当然,牧易也没有真用力,这丫头此刻故意的。

    听到念奴儿惨叫,大奴立即瞪大眼睛,死死盯着牧易,一副一言不合,随时都要动手的架势。

    “怎么?你也想造反不成?”牧易手腕再甩,岁月竹啪的一下,结结实实的打在大奴的脑袋上。

    即便大奴皮粗肉厚,也被打的缩了一下脑袋,不敢再瞪牧易。

    “没用,欺软怕硬。”念奴儿见状,没好气的在大奴脑袋上拍了一下,而大奴也不恼,反而嘿嘿的傻笑起来。

    (还债加更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