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一十三章 窥探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车队一路跋涉,至少从这一路上就能看出,墨远镖局的确经常来往洛阳那边,晚上打尖住的店也都是老店,虽然途中也碰到过一些剪径的毛贼,但随着墨远镖局的名号打出来,那些毛贼顿时狼狈而逃,而车队距离洛阳城也越来越近。

    牧易乐得一路清闲,只不过前面那辆马车中那人始终未曾露一面,后面马车中除了墨如烟上去过一次,也再无任何动静,但那四名神色冷峻的大汉却始终牢牢守在马车周围。

    “好拳法。”

    这一日清晨,牧易在客栈后院刚刚打完一遍拳,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墨镖师过誉了,我哪懂什么拳法,不过是道家的一些养生之法罢了,登不得大雅之堂。”牧易不用回头也知道来人是谁,他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转身淡淡的道。

    一路上,牧易始终没有停止岁月竹的祭炼,虽然已经越来越得心应手,但消耗的心神跟精血却是实打实的,甚至牧易的脸色也越发显得苍白,看上去就好像生病了一般。

    “若连道家的养生之法都登不得大雅之堂,那么恐怕天下间所有武功都是花拳绣腿了。”墨如烟打量着牧易道,这种试探,这几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养生之法虽好,但也顶多能延年益寿,却比不得武功,可以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牧易随口道。

    “行侠仗义,除暴安良?没想到道长骨子里还是一个谦谦君子,倒是失敬了。”墨如烟嘴上一副夸赞的样子,但神情却是不以为意。

    “你也不用试探了,我跟千子神教没什么关系,至于大奴,是一个意外。”牧易直接道,对于这种试探他并不喜欢,虽然他不认为墨如烟能给他造成什么威胁,但却不代表他愿意整天被人窥探。

    “是吗?那位巨大奴先生可是千子神教有名的怒目金刚,整个神教,也唯有那位大护法才有资格指使,如果道长跟千子神教没有关系,你觉得我会相信?”墨如烟见牧易直言,当下也不遮掩,直接道。

    “打听雇主的消息,可不是一个镖师应该做的事情,难道墨镖师就不怕传出去坏了名声吗?”牧易头也不抬的道。

    “不怕,反正以后”墨如烟后面的话没有完,只是一个劲的打量着牧易,似乎想要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什么来,只不过她注定失望了,因为牧易此刻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有一股如深渊般的沉静。

    “大奴是我从千子神教那位大护法手中夺来的,这个答案墨镖师可还满意?”牧易直接道。

    “既然道长不愿多,那如烟就不问了,不管你跟千子神教,跟那位大护法什么关系,既然我接了你的镖,自然就会把你送到洛阳,不过我知道洛阳有位名医,不知道要不要介绍给道长?”墨如烟最后仿佛不经意的道。

    “名医?那就多谢墨镖师了。”牧易完,也不再理会墨如烟,径直回到自己房中。

    此刻,床榻的一角,大奴仍旧趴在那里,呼呼大睡。

    牧易也没叫醒他,径直从行囊中将药物跟砂锅取出,然后来到外面煎药。

    对于墨如烟的怀疑跟猜测,牧易一直都是不置可否,毕竟他面色苍白,一看就不像正常肤色,加上每天早上都习练道家的养生之法,甚至之后还要为自己煎药,而目的地又是洛阳。

    恰好墨如烟就真的知道那里有一位名医,所以她的推测也就顺理成章了。

    只不过让她不解的还是牧易跟千子神教,跟那位大护法的关系。

    当初妖异男子上伏牛山的事情很隐秘,恐怕就算是神教中知道这件事情的也不多,更何况是外人了。

    墨如烟除了知道大奴来自千子神教,其余内情一概不知。

    至于牧易讲的真话,在她看来更像是某种气话,自然也就不会相信了。

    而她之所以一再试探牧易,更多的还是因为不解,毕竟千子神教势大,如果牧易真的是里面的重要人物,那么又怎么会让墨远镖局护送?而且还是只身一人?她倒不是不把大奴当人,相反,她很重视大奴,毕竟气息是无法骗人的。

    可是大奴的脑子跟孩子没什么两样,所以她很难将其划归到正常人大人一类中。

    但若没有关系,大奴却是千子神教的怒目金刚,等闲人又怎么可能让那位大护法派出他?

    所以一路上,墨如烟绞尽脑汁也想不透其中奥秘,甚至换成任何一个不知内情的人也是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

    毕竟不会有人想到年纪轻轻的牧易不但没有病,反而深藏不露。

    也不会有人想到他居然能打败千子神教的那位大护法,甚至还将大奴给收服了。

    这种种原因之下,也造成了眼下让人猜不透的局面。

    不过有这一切烦恼的都只是墨如烟,却跟牧易没多大关系,他虽然每天熬药,但这些药物都是增补身体的,而且其他时间,他也都是呆在马车里,很少会下来走动。

    可以,如果不是因为有大奴这个特殊存在,恐怕都不会有什么人注意到他。

    一晃就是半个月的时间,比牧易想象的还要慢上一些,倒不是墨远镖局的人过意拖延,而是一些地方几乎都没有什么路,不光要绕道,还要加上人疲马乏,就连马车路上也坏了几次。

    这半个月下来,即便是墨如烟,神情间也多了些许疲惫,至于其他镖师,情况更是好不到哪里去。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如果路上不再出什么意外,最多三五日就能达到洛阳城,这一趟长途跋涉也算结束。

    但牧易却隐晦的发现,那名药材商的管事有些奇怪,越是靠近洛阳城,他越是显得焦躁不安,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再联想到一开始发现的端倪,牧易心中就有股不好的预感,不过出于对自己的自信,加上此地离着洛阳城已经很近,就算真出什么事他也不怕,无非就是跟大奴步行去洛阳城,也耽误不了几天。

    这一日下午,因为一辆马车突然坏掉的缘故,以至于耽误了行程,没能赶到下一个落脚点,其实这事情一路上也遇到过几次,并不算什么。

    镖局既然行镖,自然会预测到各种意外,所以即便露宿荒野也是常事,好在这一次离此地不远有一座荒废的道观,可以暂时歇息一夜。

    于是众人来到那处道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