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零九章 祭炼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念奴儿直接飘到牧易的身边,身子往牧易身上一趴,也不话,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大奴来到床边,想要靠近念奴儿,又担心的看了看牧易,所以在那里纠结着。

    “大奴,去睡觉。”念奴儿看着大奴伸手一指,后者虽然不情愿,但还是乖乖的到了另一边,然后爬到床上,只不过他却将脑袋对向念奴儿这边,眼睛努力闭上,又想要睁开的样子,显得有些搞笑。

    “怎么了?不开心?”牧易关心的问道,其实他也能够想象到,毕竟念奴儿这次去见的人名义上是她的外祖母,虽然念奴儿已经成为厉鬼,甚至在她的印象中都没有多少老人的记忆,但是,却不代表她就没有感觉,不会难受。

    “嗯。”念奴儿点点头,在牧易的身边,她从来都不掩饰自己的情感,不管开心还是失落,都会挂在脸上。

    “毕竟她是你的外祖母,虽然你不记得她,可是她心中却始终有你的,甚至当年的事情,也跟两位老人无关,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牧易想了一下劝道,实际上,他并不怎么会安慰人,因为以前老道从未安慰过他,不管他有什么心事,一直都是自己默默的承担。

    直到有了念奴儿,他才学着如何照顾人,如何去开解人。

    “我知道。”念奴儿道,实际上,她并没有牧易想的那么不懂事,只是跟牧易在一起的时候,她宁愿自己什么都不懂。

    只不过这次听外祖母起了许多母亲年轻时候的事情,她心情隐隐有些低落。

    “放心,不管未来如何,哥哥都会一直陪着你的。”牧易轻轻道。

    “嗯!”念奴儿使劲点了点脑袋,眼角往下弯了弯。

    因为心情低落,念奴儿这次并未腻着牧易太久,而是直接回到她的伴生竹中,在牧易祭炼的时候,自然也离不开她。

    看着岁月竹渗透出来的光芒隐隐强盛了一分,牧易也不再迟疑,直接割开手指,将一滴精血滴落。

    这一滴精血碰到岁月竹,顿时渗透到里面,只见岁月竹原本青翠的竹身顿时多了一丝丝红色,这些红色如同脉络,贯穿整个竹身。

    牧易随即以心神力量将岁月竹包裹,岁月竹的光芒越发的璀璨,甚至将屋内染成一片绿色。

    牧易慢慢沉入其中以后,大奴原本假装闭上的眼睛一下子就睁开了,然后他摄手摄脚的从床上下来,心翼翼来到牧易旁边。

    以大奴的块头,做这一连串的动作,显得格外滑稽好笑,好在这一切并没有人看到。

    牧易虽然陷入祭炼当中,但仍旧留了一丝心神在外,他能模糊的感应到大奴靠近,倒也并未在意,因为这种事情已经不是发生过一次了,每次他从祭炼中醒来,最先看到的都是大奴。

    祭炼中,牧易的心神敞开,并将岁月竹包裹,隐隐的,他能感应到里面,那里面也好似有一个空间,跟鬼王幡中的空间有些类似,只有阴灵鬼物可以进入其中。

    而念奴儿此刻就蜷缩在里面,神态安详,陷入沉睡。

    牧易心的祭炼着,不疾不徐,火候也恰到好处。

    一夜很快过去,当第二天牧易从祭炼中醒来,一眼就看到趴在床边,将头枕在旁边床上的大奴,甚至因为睡的太沉,他脑袋一侧床铺已经被他的口水打湿。

    牧易倒是没有打扰他,只是将手中的岁月竹放在床上,然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此刻,牧易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除了因为那一滴精血的缘故,还有就是一夜祭炼,对他的心神也同样损耗严重,只不过心神力量恢复起来比较快,甚至这种祭炼还能不断锻炼他的心神。

    只是精血的恢复就没有那么容易了,牧易只能通过清晨打拳,以及用补身的药物进行补充,如此也不过堪堪赶上精血的消耗。

    牧易在院子里缓缓打拳,他的拳法看上去没有丝毫威力,慢吞吞,甚至都没有多少力量,但唯有牧易才能体会到拳法的意境,并且他的心神沉浸其中,静静感受着身体随着拳法不断吐纳,像是真的在呼吸一样,不断摄取着日月精华。

    然后这些精华补充到身体中,弥补之前的消耗。

    一遍拳法打下来,牧易脸色已经稍稍恢复,但想要恢复到正常水准,至少在他祭炼完岁月竹之前是不可能了。

    昨天,牧易已经把该交代的事情全部交代完毕,今日,他也将向苏重山辞别。

    苏重山知道牧易的决心,所以并未挽留,只是大奴身后的行囊又鼓起了许多,对于苏重山的心意,牧易并未拒绝,以前在伏牛山上用不着那些黄白俗物,但行走江湖却缺不得这种东西。

    牧易跟苏重山一行人告别后,便登上那辆宽大的马车,马车会把他送到清江府。

    自从决定带着大奴以后,牧易就抛弃了步行去曲义庄的想法,先不这一路的距离,光是路上的突发状况,就足以耽误牧易更多的时间。

    他此次入江湖并不是为了闯荡,而是去找人,这个时候自然速度越快越好。

    而这个年代,想要快速达到一个地方,而且还能少掉麻烦,镖局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牧易早已打听到,在清江府有一家镖局实力不错,这也是他此行的目的。

    曲义庄,位于洛阳附近,以前牧易跟老道走江湖的时候,经过那边,却没有在洛阳停留,所以洛阳对牧易来仍旧是个陌生之地。

    而且从临安县到洛阳,路途也不近,好在跟去沧州的方向大体接近,并不会偏太多路,无疑也节省了牧易不少时间。

    在牧易乘车而去后,苏府门前的人久久不散。

    “祖父,您牧道长还会回来吗?”苏锦伦忍不住问着自己的祖父。

    “金鱼本非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苏重山望着远去的马车,轻声自语,但旁边众人却全都听的清清楚楚。

    “真龙必将翱翔九天,又怎会屈身池塘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