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零七章 离去前夕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接下来一段时间,牧易并没有妄动,甚至也没有启程去寻找老道,哪怕他此刻心中无比急迫,但仍旧被他压制了下来。

    谢家叔侄早已启程前往沧州,估计现在还在途中,毕竟路途遥远,不是几日就能到达的。

    对于这对叔侄,牧易还是很相信的,虽然他们的武功不强,但寻找李瘸子却不需要多高明的武功,而牧易看中的也无疑是他们侦查破案的本事。

    只要贾光棍没有骗他,那么必然可以从听雨楼中得到一些消息,如此,再去找就简单多了,不至于像无头苍蝇。

    而且在去沧州城之前,牧易决定先去一趟曲义庄,因为根据贾光棍最开始提供的消息,李瘸子跟曲义庄的庄主有着深仇大恨,必然是会去报复的,牧易打算先了解一下那位名声并不怎么好的庄主,顺便做一些准备。

    最起码,也要安排几个探子,监视着曲义庄的动静,这样即便李瘸子前去报仇的时候,哪怕牧易不在那里,也能最快得到消息,并且赶去。

    至于沧州城那边,牧易既然已经把事情交给了那对叔侄,自然要给予他们信任,等他从曲义庄离开后,也会前往沧州城,相信那个时候,或许谢家叔侄那里已经有了消息也不定。

    而牧易的做法,只是以防万一罢了,如果能够碰巧遇到李瘸子,自然更好。

    他之所以没有立即起前往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他刚刚突破到第二难,正是需要时间巩固的时候,这倒不是牧易多么的自私,只顾自己,而是很多事情并不是着急就可以的。

    如果牧易连巩固都没有就去寻找老道,那才是真正辜负了老道的一番苦心。

    现在,牧易已经隐隐猜到,在他突破的时候,脑海中传来的声音便是源自他手中的铜灯,只不过老道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将想的话留在了里面,直到他突破以后,铜灯感应到他的气息,便将那些话传了过来。

    也因此,让牧易对铜灯的兴趣更浓,铜灯在他心里已经变得无比神秘。

    以前,牧易觉得铜灯应该只是一件很普通的法器,但现在,他却早已抛弃了那种想法。

    因为随着牧易突破到第二难,心神力量增加了六倍之多后,仍旧难以看透这盏铜灯,甚至连炼化都不能,仍旧只能像以前那样以心神力量不断的温养,慢慢加深跟铜灯之间的联系。

    甚至为此牧易还特意从念奴儿那里要过了破损的鬼王幡,以及用从守灵人那里夺来的拐杖加以对比,至于结果就是,牧易只能证实铜灯的品质远远超过了两者,甚至不可同日而语。

    虽然这两件都只是法器胚胎,但牧易觉得,即便它们都成为法器,也不可能比得上铜灯。

    每天除了巩固境界,研究铜灯以外,牧易最上心的还是打拳,那套他以前一直认为一钱不值的拳法。

    实际上,在第一难的时候,牧易就已经渐渐察觉到了这套拳法的不凡之处,他这次突破之所以能有如此浑厚的积累,这套拳法至关重要,甚至早已在不知不觉间为他打下了最深厚的根基。

    而突破之后,牧易更加感受到这套拳法的神妙,每一次清晨他打拳的时候,都能明显的发现身体最深处的海底轮随着拳法而动,一丝丝天地间最纯净的能量被掠夺而来,进入他的身体。

    牧易不清楚古代炼气士是一个什么样子,但他觉得他这种情况,应该属于传中的采气。

    这里的气并非天地灵气,而是日月之精华。

    虽然每次只能增加微不足道的一点,但日久天长,牧易相信只要持之以恒,必然会有收获。

    而且通过这套拳法,牧易可以更快的熟悉自己的身体,继而掌控。

    最后,就是画符了,牧易毕竟擅长符箓之道,他一身实力至少有一半在符箓上面,之前,斩妖符虽然不错,但对付稍微厉害一点的敌人就不管用了,比如秋玥曈,再比如之前的妖异男子。

    不过随着牧易这次的突破,再画出来的斩妖符威力也提升了一截,牧易试验了一下,虽然没有他心神力量增加的那么恐怖,但威力比之前至少增加了三倍以上。

    而这还是牧易没能完全掌控心神力量的缘故,相信等他完全掌控,并且符箓之道更进一步,不管是斩妖符,还是护身符以及驱邪符,威力仍旧还会增加不少。

    哪怕以后再对上秋玥曈,光凭斩妖符,也足以给她造成伤害。

    至于五雷符,随着牧易突破到第二难,成功率的确增加了一些,但仍旧远远无法跟斩妖符相比,不过威力倒也增加了一倍有余,一旦祭出,引发的天雷也更加恐怖。

    但五雷符仍旧无法摆脱超出五张的限制,虽然有些遗憾,但牧易也并未强求,以他眼下需求,五张五雷符足够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牧易在山上勤练不缀,已经逐渐的掌控了身体暴涨的力量,至于他的实力,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也让牧易心中产生一股强烈的自信。

    不过牧易心中却清楚,自己也该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现在距离他突破已经整整一个多月,天气稍稍见暖,但牧易心中却已经无比的火热。

    能够再等待这一个多月,对他而言也已经是极限了。

    这一个多月,还有一件事情让牧易烦心,那就是大奴的伙食问题,虽然大奴从不挑食,但吃的实在太多了,甚至前几次牧易还没有吃饱,饭就已经没有了。

    为此,牧易不得不多做了一次,但即便这样,最终也是没有剩下半点。

    光是一个大奴,就赶上五六个牧易吃的多,好在这是在山上,即便一锅不够还可以做第二锅,但是等到了江湖上,风餐露宿更是常事,如果是他自己,倒可以对付着吃点,但加上一个大奴

    牧易不禁有些怀疑带上大奴是否为一个明智的选择。

    但每次看到念奴儿跟大奴玩的开心,牧易便将这一点点担忧抛弃,只要丫头开心就好。

    再者,大奴吃得多,可也不是什么都不做,至少力气活都少不了他,而且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熟悉,他对牧易也渐渐熟悉起来,虽然仍旧比不得听念奴儿的话,但至少他不再对牧易有敌意,当然,这点也跟牧易每天给他做饭有很大的关系,至少牧易是这么觉得。

    通过观察,牧易也大体知道了巨人的一些情况,他如此大的块头,应该是先天所致,虽然力大无穷,但所谓有得就有失,他的智慧也就跟孩子相当,而且一个多月的相处,牧易从未听他过话。

    每次想到这里,牧易都会在心里对自己,带着吧,无非就是多了一张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