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一百零四章 七轮之秘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七轮为顶轮,眉心轮,喉轮,心轮,脐轮,生殖轮,海底轮,而七魄对应七轮,七轮之路,自下而上,其中英魄对应海底轮。”

    “海底轮为生命之本,是天地之根,其蕴藏生机,主造化功能,此轮积蓄越足,突破之后收获也将越大。甚至有人借此轮突破,连破数关,但以吾观之,此法并不可取,修行之道,当按部就班,从无捷径可走,当慎记!”

    “生殖轮,主人体之精”

    听着脑海中不断传来的声音,牧易有庆幸,也有感伤。

    老道为了他可谓是煞费苦心,甚至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已经替他把路铺好,不是老道没有给他留下关于第二难的修行之法,而是他以前境界不够,无法窥见。

    而有的时候,自己走出来的路,无疑要更坚实,牧易直到此刻才明白老道的良苦用心。

    “脑海中的讲解不断,牧易也开始一心二用,他开始有意识的压制力量的暴涨,并且尝试着操控新生的力量。”

    黑影见牧易气息稳步的提升着,而且有种随时都要醒来的迹象,他终于不再犹豫,离开了这里,因为他很清楚,眼下的牧易已经不是他能伤害的,如果再留在这里,一旦牧易醒来,那危险的就会是他。

    在黑影刚刚离去,便又有一道身影飘来,正是念奴儿。

    经过一番心理搏斗,念奴儿最终还是选择了违背牧易的话,在母亲魂飞魄散以后,念奴儿便将牧易当成了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在她心里,牧易才是最重要,甚至超过了她自己。

    也幸好她来的晚了一些,不然遇到黑影,即便以黑影此刻的状态,她也未必斗得过那黑影。

    念奴儿来到以后,并没有发现敌人,只有牧易呆呆的站在原地,身上血气沸腾,连她都不敢靠的太近。

    不过所幸,念奴儿观察了一阵后,发现牧易并没有什么危险,才放心下来,只不过当她看到周围那些惨烈的痕迹,还是有些后怕。

    最终,念奴儿的目光落在躺在那里不动的巨人身上。

    抛开其他,这巨人同样不可轻视,如果不是牧易突然袭击,并且连续三张五雷符,恐怕也无法伤到这个巨人,他那防御能力堪称变态,而随后,牧易更是利用铜灯专门克制魂魄的特性,才彻底让巨人失去战斗力。

    而且也歪打正着将妖异男子一举重创。

    巨人虽然失去战斗力,但并未就此死亡,足见他生命力之强悍,而最后,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恐怕那妖异男子也不会放弃巨人,只身离开。

    在看到巨人以后,念奴儿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这巨人产生了一丝好感,哪怕她也知道这巨人实际上也是牧易的敌人,所以在犹豫了片刻之后,她才来到巨人身边,心翼翼的探查着巨人的情况。

    或许是感应到念奴儿靠近,那巨人突然睁开眼睛,目光直直注视着念奴儿。

    念奴儿也顿时被吓了一跳,身子立即飞起,充满戒备的看着巨人。

    只不过巨人并没有什么动作,甚至连起身都无法做到,只是瞪大眼睛紧盯念奴儿。

    见巨人没有其他动静,念奴儿才放心下来,但她也没有再靠近巨人,只是看一会牧易,又看一会巨人,就这样等待着牧易醒来。

    “六倍!”

    当心神力量终于停止增长的时候,牧易感应了一下,比之前,他的心神力量增加了最少六倍,这还是他压制的结果,不然恐怕会增长更多。

    可即便这样,他仍旧感觉脑袋鼓胀的有些疼,那庞大的心神力量让他一时间难以适应。

    至于身体上的变化,则要略差一些,虽然牧易可以感觉到自己已经脱胎换骨,身体中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但在没有试验之前,他也不能确定自己的力量到底增加了多少,这种感觉远没有心神力量的增加来的更直观。

    在他的身体最深处,海底轮仍旧散发着光芒,甚至牧易隐隐感觉到在海底轮之上,还有一道大门,只要他愿意,便可以冲破这道大门,更上一层楼。

    如果没有老道的那番话,牧易不定就真的这样做了,毕竟当初贾光棍突破的时候可是连破三关,牧易自问自己应该不比他差,不定成就更高。

    但老道那番话却熄灭了他的心思,一个是敌人,一个是最亲近的人,听谁的话,还用得着考虑吗?

    哪怕老道的话错了,他也不介意自己多走点路,正如老道所言,修行没有捷径,如果非要捷径,那就是按部就班,把根基打稳。

    终于,牧易睁开眼睛,然后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念奴儿。

    念奴儿见到牧易醒来,眼睛顿时一亮,想要再扑到牧易的身上,但刚刚靠近,她就不得不停下。

    虽然牧易已经醒来,但翻腾的血气却还没有完全收敛,带着一股压迫感,尤其是对于鬼物而言,这种压迫感更强。

    牧易看到念奴儿以后,只要稍微一想,就知道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念奴儿对他的感情他很清楚,尤其是此刻念奴儿眼神明显带着一抹闪躲,一副犯错后,想找借口的模样,更是让他不忍苛责。

    “没遇到危险吧?”牧易想了一下问道,之前被妖异男子攻击,对于后面的事情他所知不多,对方应该是在他突破以后,明知道不可能占到便宜才离去的。

    而念奴儿的气息也不像是战斗后的样子,所以他才问了一句。

    “没有,奴儿过来的时候,就见到哥哥站在那里。”念奴儿乖乖的回答着,见牧易没有责备她,脸不禁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整个人顿时雀跃了许多。

    “哥哥是突破到第二难了吗?”念奴儿继续问道,之前闲暇的时候,牧易也给她讲解过修行的事情,虽然不一定能帮到她,至少也让她有个参考,所以念奴儿对于牧易此刻的状态才会有一个大体的认知。

    “侥幸突破。”牧易露出一丝笑容,回答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