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九十六章 县尊登门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这一夜,对于牧易来,很难忘,但更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真正的长大了,因为他明白了什么叫生活,也读懂了什么叫做人生。

    雏鹰终需要离开父母的羽翼,独自承受风雨,而人,也不可能一辈子依靠别人。

    第二天一早,苏锦伦跟苏莺莺一起上山,为牧易添寿,

    原本,这种礼节是晚辈为长辈准备,希望长辈可以健康长寿,牧易虽然是苏家的供奉,地位比较特殊,但真要论起来,他反而比苏莺莺都。

    不过有的时候,年龄只是一方面。

    面对苏锦伦兄妹俩,牧易倒也装了一次大,以前,他只是伸手问老道要压岁钱,而老道总是很吝啬的给他一枚铜板,最奢侈的一次是一块碎银子,牧易至今记忆犹新。

    只是现在轮到牧易,他却给了两兄妹一人一张护身符,毕竟以两人的家世,无论是金子还是银子都不会缺,牧易身上也唯有符箓能拿得出手。

    一段时间不见,牧易发现苏莺莺似乎有了一些变化,但具体变在哪里,他却不上来,那只是一种很纯粹的感觉,而且因为牵扯到别人的**,牧易也就没有去问。

    只希望她的这种变化最终结果是好的。

    等两兄妹离去后,身披鬼王幡的念奴儿便出现在牧易的身边。

    以念奴儿现在的境界,只要不是直接出现在太阳底下,就不要紧,更何况她还披着鬼王幡,至少在山神庙里活动还是没有问题的。

    牧易看着念奴儿别别扭扭学着两兄妹的动作为他添寿,嘴角也不禁翘了起来。

    最后,牧易掏出了一枚铜板给了念奴儿,这铜板是当初老道给他的,他一直都好好的保存着,并且视若珍宝。

    在牧易看来,这一枚铜板,就算给他千金都不会去换。

    而得到牧易的压岁钱,念奴儿高兴的上前抱住牧易,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凉凉的,甚至还带着一丝柔软。

    牧易有些诧异的看了念奴儿一眼,不过后者已经离开他的身体,紧紧攥着那枚铜钱在房间里蹦蹦跳跳。

    对于念奴儿来,或许这是她从出生到现在收到的唯一一次压岁钱。

    看着念奴儿如此高兴,牧易也将到嘴边的话咽下,在他看来,只要念奴儿开开心心的,一切就足够了。

    至于其他的,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都有他,他会为念奴儿挡风遮雨,保护她成长。

    这一年,牧易十五岁,或许十六岁也不定。

    从某种程度上来,他已经完全成年,如果是在一些农家里,不定早已成家,更甚者有了儿女。

    可惜那种妻儿相伴的生活注定不属于牧易,他的人生在江湖里。

    没有了世俗是纷扰,牧易的生活又恢复了那种平淡,只不过,他的日子跟贫寒无关,更多的是一种逍遥物外的平淡。

    每日清晨仍旧可以看到牧易打拳的身影,午间也能看到牧易手里捧着书看的津津有味。

    而到了晚上,铜灯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屋内充斥着一股松油的味道,牧易盘膝坐在床上,模样安详,一呼一吸间仍旧跟铜灯形成一种难言的默契。

    此刻,牧易在入定中并没有冲击所谓的第二难,而是不断的在心动间徘徊,按照他的想法,越是在这种紧要关头,越是要克制急躁,把心把持住。

    牧易却不知道他的这种行为正好歪打正着,心动可以是三步,但也可以是一步,有的时候,并不是你渡过了那一关,就不会再有问题了。

    比如牧易在第二步的时候降服了心猿意马,可不代表他从今以后就不会有杂乱的念头产生,也不代表就能时常把心拿住,如果他因为马上突破到第二难就急躁起来,等于是将心猿意马重新从笼子里放了出来。

    心动是修行的第一难,但却是贯穿了整个修行。

    念奴儿像只猫一样趴在床头,眨着大眼睛看着牧易,她很喜欢呆在牧易的身边,尤其是牧易在修行的时候更是如此,因为修行中的牧易身上会散发出一种格外纯净的气息,让她着迷,甚至靠近牧易,更有助于她自己的修行。

    时间一天天渡过,就在牧易以为不会再有人来打扰他的时候,伏牛山的平静却再度被打破。

    当牧易看到来人后,有些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冒昧打扰,实属无奈,还请道长不要见怪。”来人一见牧易,就先放低姿态。

    “县尊言重了,只是不知县尊今日上山所为何事?”牧易虽然多少猜出了一些顾耀森的来意,但他仍旧直言问道。

    “道长可还记得上次我提起过的送子神婆?”顾耀森略一沉吟就道。

    “记得。”牧易点点头,实际上,他也早就想到顾耀森这次来可能跟这件事情有关。

    但他当时也放下了话,只要顾耀森能够找到可以修补法器的能人,他不介意为其跑一趟,见见那个所谓的送子神婆。

    可是今天看顾耀森的样子,分明不像是找到了那种能人,更多的是单纯来邀请他。

    甚至在牧易想来,如果没有寒山寨一事,顾耀森也未必肯亲自上山来见他,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发酵,整个临安县,只要是消息灵通之人,几乎全部知道了那一夜寒山寨上发生了什么。

    苏家那位年轻的供奉只身上山,偌大的一个寒山寨,几乎无人能敌,如果不是最后关头寒山寨的那位秋大寨主出关,恐怕寒山寨已经被灭了。

    但即便这样,仍旧没能保住寒山寨的二当家,也由此让牧易声威大震。

    而这里面当然也少不了一些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但总而言之,现在临安县中不管信或不信,已经没人再敢觑苏家,或者苏家背后的那位年轻供奉。

    顾耀森作为知情人之一,虽然那一夜没有亲眼所见,但相信寒山寨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无法瞒得过他,而这也是他肯亲自登门的原因,因为他很清楚,像牧易这种高人,是不会在意他一个县尊的。

    可即便如此,他仍旧来了,足以证明事情的棘手程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