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九十四章 大战方歇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没有动,秋玥曈也同样没有下令攻击,至于周围的人,早已经被两人的大战惊呆了,直到这会都没有反应过来,局面似乎一下子僵持住了。

    牧易站在那里,任由鲜血沿着他的胳膊再到手掌,最终滴落在地面上。

    而秋玥曈,喘息了一阵,才努力撑着让自己站起来,虽然有些摇摇晃晃,但最终她仍旧站了起来。

    “寨主!”

    秋竹见到这种情况急忙上前,似乎想要搀扶秋玥曈,不过却被她拒绝了。

    “你,可以走了。”秋玥曈声音沙哑的道。

    “寨主。”秋竹顿时大急,因为在她看来,牧易已经受伤,只要他们一拥而上,必然能够杀死牧易,而这个时候如果放牧易离开,就等若是放虎归山。

    而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不用了。”秋玥曈制止秋竹,继续看着牧易道:“此战我未胜,你也没输,算平手如何?”

    牧易点点头,心中再度刷新了对秋玥曈的印象,“可以。”

    “不过你我恩怨并未就此了结,等将来,我一定会再与你比试一场,到时候生死自负。”秋玥曈继续道。

    “好,我等你。”虽然秋玥曈走的路跟他不同,但这绝对是一个难得的对手。

    牧易完,便要转身离去,不过在他离开之前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又回头看着秋玥曈,然后掏出一张驱邪符,“以心神力量引动,便可救那个丫头的性命。”

    之前,秋梅被牧易的铜灯所伤,那种伤源自魂魄,普通的药石难医,唯有专门针对魂魄,或者一切负面负能量的驱邪符有用。

    牧易从秋竹的身上也看出了一些迹象,所以才在走之前留下这张驱邪符。

    这倒不是牧易害怕了,而是被秋玥曈的气度所折,连一个女子都能做到这种程度,他又有什么放不下的?

    所以牧易才交出了这张驱邪符,至于如何使用,他相信秋玥曈肯定能有办法,因为在秋玥曈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心神力量,尽管不是很强,但相信引动这张驱邪符还是没有问题的。

    听到牧易的话,再看他手中的符箓,秋竹的眼睛顿时亮了,因为她眼下最关心的无疑还是自己妹妹,至于牧易,她相信自家寨主肯定有打算。

    秋竹看了秋玥曈一眼,见其轻轻点头,便再也忍不住,直接来到牧易面前,心翼翼的接过那张驱邪符,此时,这薄薄的一张符纸在秋竹眼中却有千斤之重。

    “谢,谢谢。”接过这张驱邪符以后,牧易在秋竹心中的印象一下子大好,至少不再像之前那般敌视,所以她忍不住对着牧易道谢。

    牧易微微一笑,然后转身离去,因为左手的缘故,以至于让他步伐有些变形。

    “寨主。”在牧易转身下山的时候,一个老人悄悄来到秋玥曈身边声的叫道。

    秋玥曈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只是她却依旧摇了摇头。

    见此,那名老人想要继续什么,可话到嘴边,却终于忍不住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牧易身形逐渐远去。

    至于周围的那些埋伏,因为没有秋玥曈的命令,也没人敢私自动手。

    牧易一路下山,在经过孤坟的时候,招呼了仍旧在战斗的念奴儿,然后一大一,彼此牵着手,缓缓下山。

    孤坟上,那个变得更淡的身影呆立,似乎在看着牧易跟念奴儿的身影远去。

    一路上,念奴儿都没有话,不过牧易却可以感受到她低落,甚至是自责的心情,显然,念奴儿在为没能帮上牧易而感到伤心,尤其是牧易此刻受伤,而她连一个没有神智的厉鬼都没能拿下,当真是无用极了。

    这一次,牧易没有安慰念奴儿,因为有的时候,有些事情需要她自己领悟,而且他此刻的状态只能是坚持着走下山,压根就没有多余的力气来安慰念奴儿。

    好不容易避开山道上的那些陷阱,等牧易来到山脚的时候,身体已经快要虚脱了,至于胳膊上的伤口,仍旧在不断的流着血。

    “道长,您没事吧?”这时,一直等在山下的齐大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他一看牧易受伤,顿时吓了一跳,因为在他眼中,牧易是近乎活神仙般的存在,又有什么人能够伤到他?

    “麻烦你了,帮我把伤口包扎一下。”牧易也没有客气,径直对着齐大道。

    “好,好,道长稍等。”齐大着,就提起自己的衣服,从内衬最干净的地方撕下来一块,然后才心翼翼的靠近牧易,并且将牧易胳膊上的袖子撕开。

    当看到伤口后,齐大仍旧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再看向牧易的目光更加充满钦佩。

    “道长,您稍微忍一下。”齐大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瓷瓶。

    毕竟每天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身上有些伤药也是很正常的。

    “等一等。”就在齐大准备倒药的时候,牧易却伸手制止,然后右手掏出一张驱邪符拍在伤口附近。

    顿时间,浓郁的白光把他包裹。

    一旁的齐大再度被吓了一跳,不过这一次,他是因为牧易那神仙般的手段所惧。

    等白光消散以后,牧易也感觉到伤口中那股肆虐的剑意消失不见,这才对着齐大点了点头。

    齐大也不再犹豫,快速的为牧易上药,然后包扎伤口,手法异常的熟练。

    “多谢。”牧易看了眼包扎的伤口,对着齐大道了声谢。

    “不敢,不敢。”齐大连忙推辞。

    “把这张符贴身佩戴,将来或许可救你一命。”牧易想了一下,又掏出一张护身符递给齐大,后者顿时连忙推辞,一个劲的声称不能要。

    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拗过牧易,乖乖的把护身符收下,但也对牧易再三感谢。

    虽然这里是寒山寨的地盘,但齐大也算是神通广大,很快就找来了一辆牛车,让牧易免去行路之苦。

    坐在牛车上,牧易感觉一阵阵疲倦袭来,很快,他就沉沉睡去,念奴儿,则一直守在牧易的身边,至于齐大,怎么都想不到身后的牛车上,除了牧易,还有一个厉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