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九十一章 突破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那剑鸣初时远在天边,随即又仿佛响彻耳边,如同情人的低喃,又如同寒冬的冷冽。

    同一刻,在那个封闭了三天的院子,那棵松树前,秋玥曈终于睁开了眼睛。

    甚至不见她有什么动作,她面前的长剑便自动出鞘,然后剑鸣响起。

    如果此刻有人站在秋玥曈的对面,就会发现她的眼眸中没有一丝情感,甚至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漠视,不过这种情况只是一闪而逝,随后,秋玥曈伸手握住剑柄。

    剑鸣戛然而止,但一股剑意却冲天而起。

    秋玥曈面前的松树突然响起一片簌簌的声音,然后一根根松针伴随着那股剑意冲天,在这院中形成了一幅独特而又美丽的画卷,只可惜,这一切只有秋玥曈能看到。

    远在广场上,随着那声剑鸣响起,牧易神情也终于变了,尤其是随后冲天而起的那股剑意,让他心中越发的凝重起来。

    显然,三天不见,秋玥曈已经再度有了突破。

    牧易对这种突破还有些陌生,因为秋玥曈走的跟他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道路,牧易属于修行,修心。

    而秋玥曈走的却是武功,修身。

    但不管是修心还是修身,两者必然有共通之处,所谓殊途同归,不外如是。

    这两者很难区分所谓的高下,但牧易不会就因此轻视秋玥曈这种武功高手,相反,他对秋玥曈很重视,前所未有的重视。

    在牧易跟秋玥曈都注视不到的地方,有一个人影坐在黑暗的角落里,他的手里仍旧是握着一块木头,一把刻刀,在很用心的雕刻着,仿佛外界的一切,都无法干扰到他。

    秋玥曈右手一挥,她身上的长裙顿时鼓荡,长发飘飞,她手中的长剑蓦然一闪,然后头顶哗啦啦的下了一阵雨,那雨并非是水,而是由一根根断裂的松针组成,很快便铺满一地。

    随后,秋玥曈提着剑飘然而去。

    自从远处那道剑鸣爆发以后,牧易就没有别的动作,他在等待,因为他知道,那声剑鸣是秋玥曈的宣战。

    除了牧易外,秋竹也在等待,没有人比她更清楚那剑鸣来自何处,这声剑鸣代表着自家寨主终于醒来了。

    众人也在等待,等待他们的寨主到来。

    “呼!”

    一阵风吹过,然后场中便多出了一个身影,白衣白裙,长发披肩,剑尖指地,拖在手中。

    这身影正是秋玥曈,她的脸上没有半分表情,一如既往的冰冷,只是当她看向牧易时,眸子深处闪了一下。

    “恭喜。”牧易看着秋玥曈嘴里吐出两个字。

    他这声恭喜同样真心实意,此刻在秋玥曈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威胁,那种危机感,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了。

    而且刚刚秋玥曈出现的突然,在别人眼中或许跟他一样,但实际上,牧易却看得清楚,她只是速度太快了,所以才给人一种突然出现的错觉。

    别的不,光是这种速度,就让秋玥曈变得无比可怕。

    除了五雷符,牧易相信再多的斩妖符也不可能击中她。

    “把人带上来。”秋玥曈没有理会牧易,而是冷冷的道。

    她这话让很多人有些意外,不明白她到底什么,又带谁上来?

    不过答案很快就被揭开了,随着秋玥曈的话落,一队人押着三个五花大绑的人走了过来。

    “二寨主?”

    “出什么事情了?”

    “寨主她”

    当众人看清被押着的人后,顿时哗然了,因为他们一直都没有见到的二寨主正被五花大绑,满身狼狈的推了上来。

    而他身边的那两个人众人也都认识,正是李虎的左膀右臂。

    “难道寨主真的要把二寨主交出去?”

    这是很多人此刻的心声,因为除了这个,眼下的情况根本就无法解释。

    想到这里,众人不禁发出一阵骚动,显然,秋玥曈的这种行为他们很难接受,这是等若出卖自己的兄弟,今天秋玥曈可以把二寨主交出去,那是不是等下一次可以把他们中的任何一人也这样交出去?

    他们之所以加入寒山寨,并且拥戴老寨主以及现在的秋玥曈,就是因为他们父女两个为人公正,真正的把他们当兄弟,并且维护他们。

    正所谓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众人拥戴秋玥曈,就是因为她的为人,但现在,情况好像已经变了。

    但他们却没有把话出来,因为眼下,还有一个大敌,那就是牧易。

    “秋玥曈,你卑鄙无耻,居然出卖自己的义兄,出卖自己的手下,你有什么资格当寨主,你就不怕寒了所有兄弟们的心吗?”李虎被推上来,立即大声的叫嚷道。

    而他的话,也让很多人目光闪动。

    “你住口。”还不等秋玥曈话,秋竹就已经气不过大声的阻止了。

    虽然不明白李虎是怎么被自家寨主抓住的,而为何她一点都不知情,但她也清楚此刻如果任由李虎下去,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哈哈,既然她敢做,为什么不就敢让我?当初老寨主是怎么死的?难道大家就不怀疑吗?当时老寨主的身体好好的,就算再活几十年都没问题,又怎么会突然暴毙?而且他一死,又是谁迫不及待的登上寨主之位?甚至连自己亲生父亲的坟都立在山道上,整日饱受山风吹袭,而且还连块碑都没有?”

    李虎的话,成功提起了众人的猜疑,虽然当初寨主亲自交待,但李虎的也正是众人怀疑的地方,老寨主的武功也不弱,貌似除了秋玥曈,好像没人是他的对手。

    而且当时秋玥曈是突然爆发,在那之前甚至没有人知道老寨主这个不受重视的女儿居然会武功,而且还这么厉害。

    但那个时候,老寨主还活着,就算有人怀疑,也不可能明什么,无非就是秋玥曈之前一直在隐忍罢了,而且她又是老寨主的亲生女儿。

    随后,老寨主就开始渐渐淡出众人的视线,所有的事情都被秋玥曈接了过去,一直到老寨主突然离世。

    当时也不是没有人怀疑老寨主死的突然,但老寨主死前亲口叮嘱,也就没有人敢什么。

    直到今天,当所有一切被李虎揭开的时候,曾经隐藏心底那颗怀疑的种子也再度萌发。

    一个弑父夺位,一个出卖义兄,出卖兄弟寨主,绝对不值得他们拥护,更不值得他们追随。

    “呛啷!”

    终于,忍受不住的秋竹直接拔剑,朝着李虎冲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