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八十五章 最后期限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护送苏锦伦一路回到县城,却发现苏重山来了,倒是让牧易有些意外。

    原本他以为苏重山会一直坐镇老宅中,把一切都交给牧易。

    不过即便苏重山出现,牧易也不认为对方会不信任他,有些东西是人之常情,没有必要想太多。

    苏重山见到牧易后,先郑重的朝着牧易施了一礼,对这一礼,牧易倒是没有避让,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接着苏重山才看向苏锦伦,“跪下!把衣服脱掉。”

    听到苏重山没有丝毫感情的话,苏锦伦浑身一颤,但还是乖乖的跪了下来,并且解开扣子,脱下上衣,光着背跪在那里。

    苏重山这才从下人手中取过一根指头粗的藤条,来到苏锦伦身后,然后重重的抽下。

    “啪!”

    这一下,苏重山没有丝毫留情,苏锦伦当即浑身一颤,脸上刷的就白起来,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紧接着,他的背上就出现一道长长的血印子。

    “啪!”

    苏重山扬手又是一下,苏锦伦的背上也再添一道伤痕。

    “啪!”

    一连三下,苏锦伦的身体颤抖了三次,后背多了三条血印子,但苏锦伦却难得的硬气,硬生生的咬着牙没有喊出来。

    至于是否疼痛,光看他颤抖的身体,以及额头冒出来的冷汗就能猜出一二。

    “你可知我为何打你?”苏重山收起藤条,沉声问道。

    “孙儿知道。”苏锦伦声音有些颤抖,但仍旧回答着。

    “来之前我可曾再三告诫,一切要听牧道长的话,你可曾做到了?”苏重山继续严厉的问道。

    “没有。”苏锦伦回答。

    “啪!”

    伴随着这个答案,苏重山又是狠狠的一下,牧易在一旁可以清晰的看到苏锦伦身体出自本能的那种颤抖,这种用藤条抽打,甚至比砍一刀还疼。

    不过只要伤口处理好,恢复起来还是很快的,只是当时受刑的那一阵,疼痛无比。

    “放松警惕,妄自行动,我曾经教你的东西难道都忘记了吗?”苏重生再度质问道。

    “没有。”苏锦伦摇头。

    眼看着苏重山这一下又要落下,牧易也终于话了,“苏老,我相信锦伦也不是故意的,您就饶过他这一次吧。”

    戏演到这里也差不多了,苏锦伦挨了打,牧易挣了面子,苏重山也算是给了牧易一个交待,可谓是皆大欢喜,唯有苏锦伦受了皮肉之苦,但这对他而言未尝不是件好事。

    听到牧易的话,苏重山的手不由一顿,不过他还是顺势将藤条递给一边的下人,然后对着苏锦伦道:“还不谢谢牧道长为你求情?”

    “多谢道长。”苏锦伦跪在对牧易拜下。

    同时,苏重山也在一边道:“这次给道长添麻烦了。”

    “两位不用如此,些许事,也是我应该做的,更何况这件事情起因并不在锦伦身上,要怪就怪上次大意,没能斩草除根,以至于生出这么多的后患。”牧易道,同时他对老道的教导也有了一层更深的认知。

    对于李虎也就越发的不打算放过,虽然李虎只是个普通人,看似对他毫无威胁,但将来的事情谁又能的清楚?错误有时候一次就够了,不然将来死了也只能怪自己蠢。

    不知不觉间,牧易的心路再次有了变化,只是这种变化是好是坏,一时间难以清,至少牧易在变得成熟,为人行事也多了一丝狠辣。

    “起来这一切也都是因我苏家而起,所以这件事情我苏家责无旁贷,不管牵扯到谁,老夫保证一定会给道长一个交待。”苏重山立即郑重的道。

    “不,这件事情我自己来,既然已经开始了,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牧易直接道,不知道为什么,他脑海中再度浮现出了秋玥曈的身影。

    只不过下一次,当他再登临寒山的时候,情形将截然不同,她又如何选择呢?

    听见牧易这么,苏重山也不勉强,因为他已经决定,不管牧易做什么,苏家都会奉陪到底,坚定的站在牧易这边。

    随着时间的推移,寒山上的氛围也越发的压抑起来。

    这两天来,秋玥曈一直没有露面,寨子里的大大事情也由几个老人把持,至于李虎,在这两天显得异常低调,仿佛知道自己错了一般。

    牧易给的期限只剩下最后一天了,许多人心底都充满了担忧,没有人怀疑牧易离开前的那些话是骗人的,可是秋玥曈已经被重创,谁能抵挡牧易?

    难道真的要把李虎交出去?可如果这样的话,今后寒山寨也将彻底抬不起头来,成为人家眼中的笑话。

    可若不交,他们就得死,到底该何去何从?

    此时此刻,被众人认为受伤的秋玥曈正站在院子里的一棵树前,那是一棵松树,笔直,挺拔,差不多两丈多高,树上此刻结满松针,密密麻麻,即便在这冬季,仍旧带着一抹绿意。

    秋玥曈站在树前,双目紧闭,一动不动,一把带鞘的长剑插在她的面前。

    这把长剑就如同面前的松树,平凡,朴素,没有任何精美的装饰。

    秋竹再一次抬起那张充满担忧的脸,视线落在站在那里不动的秋玥曈,自家寨主这种情况已经整整一天了,期间不吃不喝不睡,仿佛化身成一个木头人。

    如果不是寨主之前有过交待,不得打扰她,她恐怕早就忍不住了,但时间持续这么久,她心中还是很担忧。

    这两天,外面越来越多的人想要见寨主,不过都被她挡下,可她也明白,这种情况不可能持续太久,尤其是离着期限越来越近,她承受的压力也就越大。

    秋梅仍旧躺在床上,这两天孙先生不断为其调养,但即便这样,她的身体仍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而且按照孙先生所言,秋梅的情况最多能坚持三到四天,一旦超过

    虽然孙先生没有把后果出来,但秋竹心中也能想到。

    “砰砰砰!”

    这时,院门再度被敲响,而且这次跟以往截然不同,敲门的声音更大,也更急,显示着其主人已经失去了耐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