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七十六章 孤坟路边坐庄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世间奇人啊。”秋玥曈突然叹息了一声,低低的道,脸上甚至多了一丝怅然,谁也不清楚她为什么会如此,哪怕她贴身的两姐妹也看不懂。

    然而秋玥曈一语后并未再什么,转身回到房里。至于秋竹跟秋梅彼此对视一眼,然后各自忙碌。

    苏锦伦的郑重交待似乎已经被遗忘。

    日西垂,黑暗终于将大地笼罩,牧易也在这一刻从藏身之地走了出来,而且这个时间也是别人最不会怀疑的时候。

    仍旧是齐大带路,这条上山的路他分明走过不止一次,连一些暗哨所在的位置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同时黑夜也是念奴儿大显身手的时候,路上的暗哨全被她悄无声息的解决掉,以至于齐大看向牧易的目光越发的充满敬畏,因为他并没有见到念奴儿出手。

    他看到的只是每接近一个暗哨,牧易都朝着那个暗哨那里看两眼,然后径直路过,一次两次他还提心吊胆,等他终于有一次忍不住好奇摸到一个暗哨旁边的时候,发现的却是那个暗哨满脸惊恐的死在那里。

    牧易在他眼中也顿时高深莫测起来。

    一路悄无声息的接近寒山寨,不过就在快到的时候,牧易却突然停了下来,甚至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

    齐大刚想开口话,却见到牧易几步来到一侧,在他的面前,正有一座坟孤零零的立在那里。

    头顶的月亮虽然被咬了一口,但即便齐大也能看清楚眼前这座坟,他见牧易对这坟的态度有些特别,便声的解释道:“道长,这座坟是寒山寨的老寨主的,他在死后就让人将其埋在这里,并且不允许立碑,不允许修葺。”

    “寒山寨的老寨主?”牧易有些惊讶,又有些理所当然的明悟。

    “孤坟路边坐庄,老寨主好兴致。”牧易突然道。

    他话音刚落,齐大就感觉身后一股冷风吹过,他身上的汗毛瞬间直立起来。

    作为一个密探,而且还是顶级的那种,齐大的感知无疑很敏锐,就算别人不经意的目光落到他的身上,他也能够感受到。

    此刻,齐大就有种被盯上的感觉,他的头皮嗖的一下子就麻了,他感觉浓浓的危机将他围绕,似乎下一刻就会死去。

    “老寨主英雄一世,又何必跟一个普通人计较?”就在齐大浑身僵硬,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牧易如同仙音的话语,接着,一道白光将他笼罩,身上的冰冷跟僵硬也快速的被驱除。

    “你先下山等我。”牧易丢下一句话,终于能够活动的齐大顿时如闻圣旨,对着牧易一拜后便匆匆转身下山。

    “忽!”

    在齐大离开后,伴着一股愤怒的情绪,一股阴风呼啸,甚至吹动了牧易身上的道袍。

    “呀!”

    这时,一直隐藏踪迹,没有在齐大面前显露身影的念奴儿终于显身,她站在牧易的身侧,手抓着牧易,对着面前的孤坟便吼了一声。

    来也怪,随着念奴儿这不算大声的怒吼,阴风一下子消失无踪,清冷月辉洒下,照在一人一鬼一坟上面,却只一个影子,属于牧易的影子。

    “老寨主生前开山为寨,收的是买路钱,死后也坐地起庄,不知收人命还是纸钱?”牧易看着孤坟淡淡的道,他的神情平静,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终于,在牧易话音落下后,孤坟上突然多了一道影子,看上去有些虚幻,远不如此刻的念奴儿身体凝实,不过牧易却丝毫没有觑对方,甚至他在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威胁。

    牧易藏在袖子中的右手握着鬼王幡,另一只手已经捏住此刻身上唯一的一张五雷符。

    牧易看着孤坟上的这道影子,冥冥中,他感觉仿佛有一股大势落在对方身上,这股大势来自整个寒山。

    似乎对方怒,寒山就怒,对方喜,寒山就喜。

    牧易回忆了一下寒山的地形,以及一路走来的经过,再看眼前这坟的位置,心中已经有了几分明悟。

    他虽然不擅长风水地术,跟那些大地师更是没法比,但风水的属性,好坏他多少还是能看出来的。

    寒山地形险峻,周围穷山恶水,绝对不是一个善居之地。

    活人住在这里,不能越居越贫,但却也是困守之局,不会有太多作为。

    死人住在这里,下辈子投胎也是下贱命,其子子孙孙都要受生活所累。

    但寒山寨目前声势不浅,并没有被困死的样子,显然是有人改变了这里的地势,续接了这里的命数。

    再看被大势加身的老寨主,牧易心中已经门清。

    “寨主,寨主,灯着了,着了。”秋竹如一阵疾风,快速的奔到秋玥曈的屋子,并且大声的喊着。

    “什么灯着了?”秋玥曈愣了一下,有些不解的看着秋竹。

    “就是,就是老寨主祠堂中留下的那盏灯,现在着了。”秋竹深吸口气,脸色煞白的道。

    关于老寨主的祠堂是件很隐秘的事情,整个寒山寨知道这件事情的不多,祠堂建的甚至有些寒酸,除了里面香火不断,就只有老寨主在祠堂中留下的一盏灯有些特殊。

    按照老寨主死前所言,这盏灯关乎整个寒山寨的命运,一旦灯燃,就代表寒山寨有大难,一个不心就会寨毁人亡。

    只不过这一年来,也从未发生老寨主所言的那回事,甚至有一次秋玥曈用火试图点燃那盏灯,却发现无论怎么点,都无法将其点燃,并且她觉得只要有她在,这盏灯就永远不会点燃,因为她有信心,只要她在,寒山寨就不可能发生寨毁人亡的事情。

    久而久之,她也就忘记了祠堂中留下来的那盏灯。

    直到此刻,当她听到秋竹的话后,一道道思绪掠过心头,终于,她身子一晃,但见人影闪过,屋中已经只剩下秋竹。

    秋竹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脚一跺,也快速转身离开。

    寒山寨的后山,一座不起眼的祠堂里,此刻却有几个人影挤在里面,秋玥曈,双胞胎姐妹,还有一个看守祠堂的老人,他们的目光全部死死的盯着那盏秋玥曈曾经想尽办法也点不着的灯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