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六十一章 蛛丝马迹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原本牧易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在听到苏锦伦失踪后,他终于明白哪里不对劲了,郑子聪出现的时机不对。

    如今,已经接近年关,这个时候郑子聪应该在家里才对,而且以他的为人,在得罪了自己逃走后,又怎么可能轻易的送上门来?

    再者苏锦伦随他一起进入县城,事先并未透露风声,那郑子聪又是怎么知道的?只可惜,牧易想明白的还是太晚了一些。

    很显然,在这件事情里,郑子聪也扮演着某个身份,不然他不会对苏锦伦的行踪这么关注,至于郑子聪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甚至,牧易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为了引他到此,可是单凭一个郑子聪就能够做到这一切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牧易从修行至今,仇人只有几个,贾光棍已死,再刨除郑子聪,那么也就只剩下一个了,徐归。

    郑子聪,尸鬼,徐归,一切线索都慢慢在牧易的脑海中串联起来,虽然还不敢确定,但牧易至少也有了七八分的把握。

    当初,徐归拼死逃出伏牛镇,但本身必然也受了极重的伤势,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人救他,他也未必就能活下去。

    再想到第二天一早,郑子聪就离去了,这样时间上就有了重合的可能,不定郑子聪在路上碰到了重创的徐归,然后将其救了。

    毕竟郑子聪跟徐归都有相同的敌人,那就是牧易。

    郑子聪甚至都没有回到府城,而是一直在县城等待着机会。

    只是牧易想不明白,如果两人真想要将他逼出来,有的是办法,为什么非要劫掠七家富户,闹得人尽皆知?

    难道他们缺钱?

    带着些许不解,牧易找到了谢淼跟苏岩,让他们仔细打听一下,最近一段时间里,县城里有哪股势力比较活跃,这股势力必须有一定的实力,能够消化的了从七家富户中劫掠来的金银。

    至于苏锦伦,牧易相信他不会有危险,至少短时间内如此,毕竟这一切的幕后主使如果都是徐归跟郑子聪的话,那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他牧易,在没有见到他以前,苏锦伦就不会有危险。

    现在牧易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着对方准备好,然后来通知他。

    第二天仍旧没有消息传来,就连苏家那边也是如此,哪怕自家独苗失踪了,可苏重山仍旧没有给牧易半点压力,沉默无疑是对牧易最大的信任。

    而牧易,也不着急,安静的在谢峥的院里等待着,甚至时不时向谢峥请教如何查案。

    经过一天多的休养,谢峥虽然依旧虚弱,但已经基本可以独立行走。

    对于牧易的请教,谢峥自然倾囊相授,没有半分隐瞒,那态度,甚至比他教侄子更用心。

    虽然谢峥只是个普通人,但牧易却从未轻视过他,而事实证明,他在谢峥这里获益匪浅。

    晚上,当谢淼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时,也终于带来了牧易想要的消息。

    最近一段时间,有一股势力在县城中比较活跃,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来,但跟以往的行事风格有了一定的转变。

    寒山,位于临安城西数十里外,这一片地方穷山穷水多,也应了那句老话,穷山恶水出刁民。

    事实上,在寒山有一股匪盗横行,但因为一直以来对方都比较克制,而且行事也颇有几分章法,从来不劫掠普通老百姓,所以虽然官府一个劲的喊打,可在附近老百姓心中,寒山上那群人甚至比官府的人还要好些。

    秋玥曈是寒山寨的大寨主,也算是女承父业,手底下也有一帮老人,只不过秋玥曈虽是女儿身,但为人大气豪爽,堪称女中豪杰。

    再加上跟一些城中大户私下里关系密切,所以寒山寨虽然是一帮匪徒,但也相安无事,大家彼此心照不宣。

    按理来,只要秋玥曈不是突然傻了,就不可能干出这种劫掠城中富户的事情,而且寒山寨也没有一夜劫掠七家,又不留下痕迹的实力。

    所以,众人谁也没有往这方面去想,或者一直以来的安逸,让他们下意识的忽略了寒山寨,忽略了那位女中豪杰的秋大寨主。

    当牧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同样迟疑了一下,但谢峥的一句话,打消了牧易的迟疑。

    老虎,再怎么打盹,也始终是老虎。

    而山匪,不管表现的多么人畜无害,也不能改变匪这个事实,而且有的时候,往往越是不可能,越靠近真相。

    随着谢峥亲自居中指挥,城中捕快差役尽数行动起来,越来越多的消息送到牧易这里,最终,牧易锁定了一个人。

    李虎,寒山寨的二寨主,也是秋玥曈父亲的义子,她的义兄,在寨子里的地位仅次于秋玥曈。

    甚至私底下也有不少人认为李虎才是大寨主的最合适人选,至少在拉拢人心这方面,这个李虎很有一套。

    牧易之所以怀疑他,是因为在最近一个月,李虎悄悄来县城不止一次,其行为更是透着一股反常。

    可惜留给牧易的时间不多,不然他肯定可以知道更多的消息。

    “那么是不是可以这么判断,徐归,郑子聪,再加一个李虎,彼此联合在了一起?”

    “李虎作为寒山寨的二寨主,想要发展寒山寨,就必然需要大量的银钱,动机也就有了。徐归虽然不缺钱,但缺人,因为他不止想要对付牧易,更要对付苏家,一方缺钱,一方缺人,两者一拍即合,于是就有了临安县七家富户被劫掠的事情,但郑子聪呢?”

    牧易有些想不明白,郑子聪恨他,这个可以理解,但苏家呢?那可是他外祖父一家,难道他就没有半点顾忌?

    还是他真的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已经开始不管不顾了?

    牧易猜不透郑子聪的想法,恐怕唯有见到他,才能问清楚。

    第二天晚上,牧易捏着手里的信纸,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等了这般久,终于忍不住了吗?

    跟谢峥交代了一声,牧易便只身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