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五十七章 县尊的麻烦事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年关将近,官道上的人也多了起来,虽然天下乱起,但对于商人来,本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趁着年景,自然多赚一点是一点。

    谢峥跟谢淼双马疾驰,只是这一次,他们并非为了查案,而是邀人。

    上次伏牛镇一行,不管是谢峥,还是谢淼,心灵都遭受了极大的冲击,也让他们明白,这个世界比他们想象中更复杂,很多时候,没有见过,不代表真的没有。

    彭家的事情,两人也没有隐瞒,一一如实的向县尊禀明,毕竟就算他们不,对方也可以从彭松来那里知道确切的情况。

    在听完彭家的故事以后,县尊久久无言,最终只了四个字:真奇人也。

    可是谢峥跟谢淼怎么都没有想到,仅仅只是隔了两个月,他们就不得不去邀请县尊口中的那位奇人。

    临安县,地处要道,直贯南北,如果用军事眼光来看,那这里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顾耀森,临安县的县令,也就是彭松来的大女婿,自上任以来,表现的不温不火,但在这种不温不火下,却也将他的影响力渗透全县,三分之一差役赶回家,两个商贾跪在衙门前一整夜。

    面相和善的顾县令,即便施展起雷霆手段,也如和风细雨,但那股寒意,却能渗入骨子里,而这也是苏重山愿意交好对方的一个原因。

    不过就在最近,一向都难不倒的顾县尊也犯难了,镇上七家富户,一夜之间被洗劫干净,但诡异的是,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那些财物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整件事情处处透着诡异。

    如果只是一两家,那么凭顾耀森的威望可以压下来,但这次牵扯的富户太多,联合起来也是一股不弱的力量,更何况这种事情就出在他的治下,也让他责无旁贷。

    在案情进入僵局的时候,顾县尊突然想起了伏牛山上的那位奇人,实际上,那次事情之后彭松来便将女儿彭泌送来暂居,让姐妹两个谈谈心,也让彭泌远离伤心之地。

    相比谢峥二人的叙述,彭泌无疑讲的更详细,也更容易让顾耀森相信。

    因此此次事情比较蹊跷,连谢峥叔侄两个一时间都难以查清真相,所以顾县尊便把主意打到了牧易身上,毕竟在姨子的口中,那位牧易可是赛神仙一般的存在。

    对于能否请动牧易,顾耀森并不担心,好歹他也是一县之主,他相信牧易多少也会给他一些面子。

    所以这个任务也就落到了跟牧易还算熟识的谢峥叔侄身上,他却不知,谢峥叔侄一路上心里都在发苦,他们可不是彭泌那种妇人,或者顾耀森这种只会读书做官的人。

    对于牧易,他们有种本能的敬畏,那是对力量,对未知的敬畏。

    虽然顾县尊的简单,可他们却不认为能够那么容易请到牧易,上次的事情实际还是苏家出面,才让牧易下山,而他们可不认为自己就有这么大的面子。

    至于县尊,在普通人眼中或许高不可攀,但他们相信,牧易这等存在肯定不会太过在意,甚至真要惹急了牧易,临安城换个县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越是靠近伏牛山,他们的心情越是沉重。

    “三叔,万一到时候他拒绝了怎么办?”稍稍休息的时候,谢淼终究还是忍不住问着自家三叔。

    谢峥目光从官道上那些行人身上收回目光,淡淡的瞥了眼自家侄子,“还能怎么办?自然是回去跟县尊老爷复命。”

    “可是·····”谢淼忍不住还想什么,却被谢峥以眼神制止。

    “你记住,得罪县尊,咱们顶多吃点挂落,罚些银钱,毕竟你三叔也是县衙中的老人,当初他初来乍到,如果不是你三叔居中安抚,你以为那些差役真的会那么老实?所以他不会做的太过分。可得罪了伏牛山上那位,嘿嘿。”谢峥到这里嘿嘿一笑,脸上露出一丝不可莫名的表情。

    “得罪了伏牛山上那位主,咱们爷俩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谢峥最后的话是在心里的,并没有将之告诉谢淼,主要原因还是自家侄子太过年轻,心里若有事,肯定瞒不过,所以,还是让他糊涂点的好。

    谢淼不解的看了自家三叔一眼,但想到那天夜里所见所闻,也干脆的把嘴巴闭上,他在不查案的时候只是有些木,而不是傻。

    “那怎么办?”谢淼问道。

    “怎么办?我们只需要把县尊老爷的话带到就行了,至于如何决定,那都跟我们无关了。”谢峥直接道。

    两人话间,也重新启程,两匹快马在官道上疾驰,惹来不少人愤愤的目光,不过当看到他们身上穿着的差服时,也只能在心里恨恨的骂上两句。

    不到中午,谢家叔侄便爬上了山,而牧易正在门口熬制增补身体的药物,现在他的身体就是一个无底洞,仿佛怎么都填不满。

    见到谢家叔侄,牧易也有些惊讶,一般这种人才是真正的无事不登三宝殿,不过既然对方已经到了山上,牧易也不会把他们赶走,正好听听他们的来意。

    “些许时日不见,道长老爷气质更加不凡,隐隐已有仙人之姿。”谢峥张口就道。

    牧易听了心中暗笑,他现在可跟不凡扯不上什么边,更何况是什么仙人了,哪有仙人蹲在门口自己煎药的?而且因为在山上,他只是随意的穿着一件白衣,头上既无方巾,也无头冠,只是随意的把头发束在背后。

    虽然不能算邋遢,但也绝对跟气质不搭边。

    就连旁边谢淼脸上的肌肉也忍不住一抽,显然,有些不能接受自己三叔这么奉承牧易。

    “吧,来找我有什么事情?”牧易直接问道。

    “是这样的,我跟侄奉县尊的命令,想邀请道长老爷到临安一行。”谢峥直接道。

    “替我谢过你们县尊的好意,道最近没有下山的打算。”牧易想也不想就直接回绝,虽然还不知道对方邀请他到底有什么目的,但只要一想,肯定不可能单纯的见他一下,必然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上次牧易帮彭松来,是因为有苏重山出面,至于县尊,那又如何?

    别现在,估计就算以前,牧易也不会太在意,因为以前他跟老道都是以天下为家,至于现在,对方又能奈他何?

    要知道,这段时间来,牧易可没有放弃五雷符,现在他身上有三张备用,不敢藐视一切,但就算县尊想要对付他,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更何况,对方还是有求于他。

    (上周冲榜结束,打赏总榜第二名,感谢大家,尤其是苏苏跟曈姐,无以为报,以身···咳咳,那什么,原本打算加更的,但年末忙碌,最近这段时间每天保底两更,等过完年,还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