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五十四章 苏家的礼遇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此时,太阳还未升起,外面略显昏暗,可看苏重山的样子,似乎已经在那里站了许久。

    尽管他包裹的很严实,但牧易仍旧从他眼睛里看到了一抹极度的疲惫。

    在他的身边,苏钧,苏重山尽皆相陪,最后面还有两个下人,正是牧易曾经见过的那两位,一弓一刀,只是此刻他们的脚边则放着两个大箱子。

    外面虽然冷,但五人却无一人发话,甚至连动静都没闹出多少。

    从这里到苏家,至少也要六七里地,就算坐马车坐到山下,可在大雪中爬山,又是黑夜,至少也得一个多时辰,也就是,苏重山一行人当真是夜行而来。

    “苏老?怎敢如此。”实话,在看到苏重山以后,牧易心中真的震惊了,之前他醒来就隐隐感觉到外面有人,原本他以为是苏重山派人来了,毕竟昨晚闹出那般大的动静,他又不辞而别,如果苏重山不派人来才怪呢。

    甚至想起昨晚未能告诉对方一声,牧易还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外面的人会是苏重山,甚至不但苏重山来了,就连苏钧跟苏锦伦也陪同在侧,这等于是苏家老中青三代,所有男丁,尽皆来此,如此礼遇,如此郑重,连牧易都吓了一跳。

    牧易着话,就几步来到苏重山面前,虽然他现在名义上是苏家的供奉,但基本起来,两者是平等的,苏家供奉他,他为苏家出力,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但苏重山一把年纪,却亲自上山,别的不提,光这份心意就足以让牧易感动。

    “道长没事吧?”苏重山咧嘴一笑,有些吃力的道,甚至因为开口,身子也微微一晃。

    “没事,倒是让苏老挂念了。”牧易着就拍出一张驱邪符,然后白光落在苏重山的身上。

    顿时,就看到苏重山露出一脸享受的神情,原本冻得青紫的脸也逐渐恢复红润,就连他那疲惫的精神也一扫而去,显得精神抖擞。

    可以,驱邪符绝对大材用了,但牧易却不在乎,只要他愿意,要多少有多少,但苏重山的这份礼遇,却是难得的。

    虽然他明知道苏重山如此待他更多的是为了苏家,为了他的价值,但一直以来,都只有老道对他好,现在多了一个奴儿,但是苏重山的表现还是让他心底感到一丝暖意。

    君以诚待我,我必不相负。

    虽然苏重山不是君,他也不是士,但不妨碍他此刻生出了这般感觉。

    而牧易就是这样一个人,别人对他三分好,他会回报对方一片诚。

    与苏重山星夜上山相比,一张驱邪符,不过废纸。

    “神乎其神,果真是神乎其神。”苏重山感受着身体的变化,满脸激动的看着牧易,有时候看到的,远不如亲身感受更清楚。

    牧易微微一笑,驱邪符能有这种效果他并不意外,要知道,驱邪符能驱的并不仅仅是阴气鬼物,就连瘟疫,病痛也在其中。

    在某种程度上,驱邪符又可以称之为包治百病符,许多人上山进庙求的就是这种符,只不过多数都不管用罢了。

    包治百病都可以,更何况是苏重山只是身体跟精神上的疲惫,自然是符到见效,立即生龙活虎,充满力气。

    牧易看了一眼露出羡慕的苏钧跟苏锦伦,倒也没有吝啬,直接又拍出两张驱邪符,反正他这里正常情况都常备十来张,更何况昨天大战前,他又画了一些。

    苏钧跟苏锦伦显然没有想到这种好事会落到自己身上,毕竟在他们眼中,这种东西肯定是无比珍贵的,相比苏重山,他们都还年轻,这点寒冷也能禁受,所以当他们看到牧易对苏重山使用的时候,也只是羡慕,压根就没想过自己。

    却不料,牧易干脆话都不,就对着他们使用,在狂喜的同时,也感到有些肉疼,如果这驱邪符不使用,直接留给他们该多好?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生病,或者其他意外。

    而现在,却为了让他们驱寒,就白白浪费了两张,不心疼,那是假的。

    不过身体上的那种舒爽,还是让他们情不自禁的**起来。

    这个时候,牧易又看向那两位下人。

    两人顿时吓了一跳,更是连连喊道:“道长千万不要如此,我等下人,受之不起,而且区区寒冷对我等练武之人来,根本不算什么。”

    “对,还是不劳道长破费了,他们两个都是跟了我十几年的老人了,等回去我自有安排。”苏重山这时也连忙道。

    他倒是不至于像苏锦伦那样感到心疼,但也知道好东西要用在恰到好处,而且不管为人处世,还是供奉之道,都要讲究适可而止。

    牧易点点头,表示顺从,实际上,他刚刚也只是谦虚一下,倒也不是不舍得,而是不想给人一种他的符箓是大白菜的感觉,物以稀为贵,若满地都是,那就真成大白菜了,别人也不会觉得珍贵,更不会放在心上。

    随后,牧易将苏重山一行邀入山神庙中,在上次修缮的时候,除了牧易居住的那间房外,另外一间耳朵房也被整理出来,作为平日苏锦伦上山落脚之处。

    两名下人跟苏钧,苏锦伦都留在大殿中,唯有苏重山跟牧易进屋。

    两人在屋里低声密语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然后才看到苏重山满脸笑容的走出来,看他此刻的表情,就知道他对跟牧易一叙感到非常满意。

    而无论是苏钧还是苏锦伦,都没有问两人谈了什么,将斗篷重新披在身上,苏重山被几人拥簇着下山,谁也不知道,在伏牛山,在这个屋里,牧易跟苏重山这一番密谋代表着什么,或许直到很多年以后,结果才会真正显露出来。

    牧易站在门口,一直看着苏重山等人的身影消失在山脚,此刻天际已经有一轮红日跃出云海,一扫昨日阴霾。

    然后牧易看了一眼殿中那两个大木头箱子,并未上前打开,而是转身来到到后面的竹林。

    相比而言,念奴儿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无疑更高,也是他现在唯一的亲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