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五十三章 一夜鱼龙舞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看着倒下的贾光棍,久久无言。

    对于贾光棍,他的感觉很复杂,毫无疑问,对方是罪有应得,也必须死,但是他的经历也让牧易同情他,只不过,人间事,不如意十之**,没有谁的一生是一帆风顺的。

    而导致贾光棍这一生悲剧的是谁?他自己?还是他的师姐?亦或是那个店二?大侠?

    牧易将那块令牌收了起来,沧州城,他会去,不仅仅是因为答应了贾光棍,更因为他要找的线索也在那里,听雨楼?倒是个有意境的名字,只是不知道那楼主到底是何方人物,居然能知道李瘸子的消息。

    虽然牧易此刻恨不能立即飞到沧州城去,但他也知道,现在还不是莽撞的时候,在没有足够实力的情况下,去了不但没有任何用处,反而可能会打草惊蛇,并且暴露自己。

    “奴儿,我们走吧。”牧易对站在一边的念奴儿轻声道,然后伸出右手。

    念奴儿看着牧易,眼中闪现出一丝挣扎,不过在牧易坚定的目光下,她终于还是缓缓伸出手,拉住牧易,紧紧的,好似直到永远。

    牧易回山了,虽然他的脑袋嗡嗡的,像要爆炸一样,虽然他的身体使不上力气,有种别扭的难受,但他还是带着念奴儿回到山上,因为,那里是他的家,也是念奴儿的家。

    之前贾光棍的那番话,终究还是让念奴儿在意了,这一路上,她都显得很低沉,脑袋甚至都一直垂着,这显然不是她的性格。

    要知道,即便当初她的母亲魂飞魄散,她尽管也低沉,也伤心,但也没有像像如今这般。

    甚至回到山上以后,她也只是默默的松开牧易的手,自己回到了那片竹林里。

    以往,她喜欢腻在牧易的背上,喜欢双手揽着牧易的脖子,喜欢笑,可现在·····

    牧易知道她是钻牛角尖了,就跟当初的贾光棍一样,牧易很想好好劝解她,只不过现在他的脑袋疼的厉害,稍微一想,就仿佛要爆炸,显然是心神力量榨干太厉害的结果,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入定,就是冥想,恢复心神力量,不然会留下后遗症。

    所以牧易只能将念奴儿的事情稍微往后放一下,这倒不是念奴儿在他心中的分量不重,而是他觉得,念奴儿也需要一晚上的时间来冷静冷静。

    回到房间后,牧易点燃铜灯,挣扎着身子勉强爬到床上,然后盘膝坐在那里,闭上眼睛。

    慢慢的,他的呼吸变得平缓起来,并且每次呼吸的间隔时间也越来越长,就连他脸上的苍白也在慢慢的褪去。

    桌子上那盏铜灯静静的燃烧着,只不过随着牧易每次呼吸,那火焰都会忽明忽暗,仿佛真的跟牧易融为一体。

    而此时,在镇子上,当动静消失许久,仍旧不见牧易归来后,就连一向稳重的苏重山也坐不住了,因为彭松来也派人问过牧易是否归来,是不是要派人去那里查看一下。

    之前牧易走的时候可是交待过了,没有他的允许,不能让任何人去那里,所以,即便心里再着急,他们也没有冒然行动。

    不过,时间一点点流逝,最终苏重山猛地一咬牙,决定派人稍稍靠近,看一下那里到底怎么样了。

    没有想到,等来的消息却是牧易不见了。

    这不禁让苏重山大惊,他知道牧易不是那种不告而别的人,但此刻,显然是出现了什么意外的情况,周围战斗的痕迹,地上躺着的尸体,这些无一不明之前的战斗多么激烈。

    越是如此,苏重山越是担忧,甚至他怀疑牧易是不是对他们苏家不满了?

    他甚至想要连夜上山,看看牧易到底怎么样了,倒是关键时刻被苏锦伦劝了下来,相比而言,他对牧易的接触要更多一些,而且现场只有贾光棍的尸体,其余地方也无血迹,这至少明牧易应该不是受伤,就算受伤也不会太重。

    也可能是因为一些别的原因才导致没有跟他们打招呼。

    只不过任凭他们如何猜测,恐怕都想不到,牧易不是不想跟他们一声,而是他忘了。

    当时牧易因为贾光棍的经历情绪激荡,再加上念奴儿,让他压根就忘了要通知苏重山,那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带着奴儿回家,回他们自己的家。

    至于贾光棍如何,自然有苏重山跟彭松来料理,而在现场中,宋七更是判断出散落在周围的人皮,应该就是属于彭泌夫君的。

    这个发现,这个结果,也让彭松来彻底松了口气。

    女婿的仇已经报了,凶手也已经死了,他悬着的心自然也就放了下来,不然被这么一个凶残的人惦记着,绝对寝食难安。

    谢淼一直跟在谢峥的身后,不敢远离半步,这是谢峥来之前严厉叮嘱他的,对于自家三叔的命令,他不敢不听。

    只是现场看到的一切,却颠覆了谢淼的认知。

    地上那些洒落的纸人,地面深深陷下去的痕迹,如同雷霆击过的痕迹,这一切的一切,无不清晰的告诉他,这里发生过怎样的大战,而且还有之前照亮了半个镇的白光。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也有仙人?”谢淼心中不断的想着,因为除了这个,他想不出还有别的理由。

    他的心,也在不断的遭受着冲击。

    实际上,不仅仅是谢淼,就连谢峥,宋七,也都近乎贪婪,又惊恐的将一切痕迹看在眼中,对于普通人来,这是凌乱的战场,可在他们的眼中,却是一个个的证据,真相。

    一夜的时间悄然而过,等牧易醒来的时候,昨夜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也彻底消失不见,虽然心神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但已基本无碍,至少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

    并且牧易还发现,恢复以后的心神力量变得比之前更加精纯了一些,操控起来也越发的得心应手,当真是心随意动,只不过效果虽好,但再让牧易来一次,他也未必敢,毕竟这种方法,一旦火候没掌握好,就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有些得不偿失。

    而且修行并不是一味的勇猛精进,也要讲究循序渐进,顺其自然。

    下床后,牧易伸展了一下身体,有种力气又重新回来的感觉,随后,他打开山神庙的大门,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雪中的苏重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