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五十二章 一生悲,一声叹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你觉得你对了?你觉得你师父跟你师姐的在天之灵就真的得到欣慰了?”牧易看着贾光棍突然道。

    而贾光棍猛然扭头,恶狠狠的盯着牧易,似乎是不允许牧易他师父跟师姐的坏话。

    “我想你在杀死那个大侠以后,肯定把他的脑袋带回去祭奠你的师父跟师姐对吧?”牧易继续道。

    “不错,难道不应该吗?他杀死了我师父,杀死了我师姐,那就得偿命。”贾光棍反驳道。

    “是,他是该死,但你难道就不该死吗?那店二有什么罪?他只不过骂了你几句,你就要杀死他?那店老板何其无辜,就因为看到你杀人,所以你把他一家都杀死?既然那位大侠该为你师父,为你师姐偿命,那谁来为他们偿命?”牧易大声的斥责着。

    “而且跟你有仇的只是那位大侠,他们的家人又何其无辜?你又怎么能忍心将他们也杀死?而谁又该为他们偿命?”牧易继续骂着,甚至神情也越来越激动。

    一直以来,牧易从不自喻自己是好人,因为偷摸拐骗坑抢他全部做过,但唯有一点,那就是他从来不伤害无辜之人,从来不会将恩怨

    纠葛到别人的身上。

    好男儿,有仇报仇,自然是应该的,但大丈夫也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像是贾光棍这种滥杀无辜,并且手段极度凶残,已经是坠入邪道,走火入魔的表现,这种人, 在牧易看来,死不足惜。

    可惜的是,当时并没有人能杀死他,以至于让他以后不断出手。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像一个人?”贾光棍看着有些歇斯底里的牧易,却突然道。

    “像谁?”牧易本能的问道。

    “你像我师兄,当时他跟你现在一模一样,一样是痛骂我,一样是恨不得杀死我。”贾光棍缓缓道。

    “哼,幸好我不是你师兄,否则在当时我就已经杀死你,又怎么可能留着你不断害人?”牧易恨恨的道。

    “呵呵,你又怎么知道当时我师兄没有动手?只不过他并不是要杀我,他只是想将我彻底废了,免得我再出去害人,不过他终究还是心软了,也还是我了解的那个师兄,在关键时刻却选择了手下留情,以至于让我逃走。”贾光棍有些嘲讽的道。

    只是不知道他的嘲讽到底是针对谁,是他自己,还是他的那位师兄?

    “所以你就来到了这里,并且不断的害人?”牧易继续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害人了?难道就因为他吗?”贾光棍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宋庆,然后突然狰狞一笑,双手一撕。

    哗啦一声,宋庆便直接粉碎,此刻,里面空空如也,仿佛自始至终都只有一张皮。

    “难道不是吗?”牧易反问。

    “是,我这些年的确又杀了不少人,甚至是手段残忍,但我敢,我杀的每个人都是罪有应得,他们身上沾满了罪孽,死亡,是他们唯一赎罪的方法。”贾光棍偏执的道。

    显然,他在为自己找理由,找借口,也或许是他心中一直都这么认为的,也从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从一个滥杀无辜的穷凶极恶之徒,变成了罪恶审判?

    牧易觉得有些讽刺。

    “那你呢?是不是也要为你的过去赎罪?”牧易紧紧盯着贾光棍。

    “呵呵,善恶有头终有报,知道这句话是谁告诉我的吗?”贾光棍突然看着牧易问道。

    “你师兄?”牧易道。

    “不,是那位当初被我杀死的大侠,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告诉我了这句话,还,他在下面等着我。”贾光棍笑了笑道。

    “我觉得他的没错,善恶有头终有报,现在,就是你报应到来的时候。”牧易直接道。

    原本,他就没有想过要放过贾光棍,之所以留着他,是因为他心中还有许多不解之处,此刻听了他的过去,他的经历,牧易便决定,今天不管是谁来,都不能阻止他杀了对方。

    牧易不觉得自己是什么行侠仗义,他只是觉得贾光棍该死,如此而已。

    “好,那你就杀了我吧,反正我也没想过要活着,早点死了,还能早点见到师父,见到师姐。”贾光棍完,也挣扎着站了起来。

    牧易没有理会他,倒是他背上的念奴儿却一下子飘到了牧易的身前。

    “以你的罪孽,就算死了也是下十八层地狱,怎么可能见到你师父跟师姐。”牧易不屑的道。

    “呵呵,十八层地狱?要是真有的话,就算闯一闯又如何?”贾光棍笑了笑,然后抬头,看着天空。

    “那好,你还有什么遗言吗?”牧易看着贾光棍道。

    “如果你帮我做一件事,那我再免费告诉你一个李瘸子的消息。”贾光棍突然看着牧易道。

    “李瘸子?什么事情?”牧易愣了一下,随即快速的问道。

    李瘸子,此刻俨然成为牧易心中一个化不去的心魔,因为老道的变异,以及失踪便跟对方有很大关系,虽然之前贾光棍也告诉了他一些关于李瘸子的仇家消息,但那样未免太渺茫,谁也不知道贾光棍什么时候才去报仇。

    所以此刻牧易听到贾光棍还有关于李瘸子的消息,甚至不顾他那还未提出的要求,就直接答应。

    “很简单,到沧州城,将这块令牌交给我师兄,至于如何找他,我相信你肯定有办法。”贾光棍着从怀里掏出一块漆黑的令牌,那令牌上刻着一个人,中间还有一个贾字。

    “沧州城?剪纸?你师兄是莫老爷子?”听到沧州这个熟悉的地方,牧易脑海中走马观花,想起了一连串的事情。

    那时老道带着他刚到沧州,然后去找一位老友,对方一身剪纸技艺同样登峰造极。

    同时,牧易心中也有些恍然,难怪在刚刚见到贾光棍的时候,他会觉得对方的剪纸有些似曾相识,并且那等水平他只在一位老人身上见过,此刻联系贾光棍的话,那位莫老正是他的师兄,而对方,岂不正是坐着轮椅吗?

    “哦,你认识我师兄?”贾光棍也有些诧异的看着牧易。

    “有过一面之缘,莫老的剪纸水平同样让人叹为观止,甚至不在你之下。”牧易真诚的道。

    “这么多年,他也该赶上我了,不,应该是已经超过我了,现在这令牌交到他手里,也算是真正物归原主了。”贾光棍将令牌丢给牧易,然后道:“沧州城中有一楼,听雨楼,楼主名唤冷雨,她那里会有李瘸子的消息。”

    贾光棍完,便不再理会牧易,而是整个人痴痴呆呆,突然,他低声道:“天下咒,**福,生老死,恨别离,师父,师姐,我来了。”

    完,他甚至不给牧易杀死他的机会,已经自己抬起手,同时,他的手中也多了一把匕首。

    下一刻,匕首没入他的胸口。

    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带着一丝悔意,贾光棍缓缓倒下。

    心脏被穿透,贾光棍自然不可能活下来,他的身体倒在地上,只是抽搐了几下,便彻底不动,鲜血从他的胸口流出,至于那把匕首也再度变成了一张剪纸。

    (祝大家年快乐,另外感谢李哥,名为放逐,无悔亦是完美,漫姐,cici,静姨送上的打赏红包,感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