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十八章 众生相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犹如一个太阳,他身上的光芒在这夜里照出很远。

    苏家前厅里,如果是往日,年纪渐长的苏重山此刻早已睡下,但今天,不但他在,就连苏钧跟苏锦伦也同样在,祖孙三代,也是家中的顶梁柱。

    三人坐在客厅里,谁也没有话,甚至连前厅的门都没有关,冷冽的风吹进来,将蜡烛吹的一阵摇曳,弄得忽明忽暗。

    但此刻,三人的注意力却全都不在这上面,甚至身上的寒冷也察觉不到,他们仿佛各自都有着心思。

    苏重山面无表情,但眼底深处却带着一抹忧虑。

    苏钧,面色无比严肃,脸上也带着担忧。

    至于苏锦伦,或许是因为年纪的缘故,并没有父亲跟祖父身上的那种稳重,他甚至不时的朝外望去,脸上的焦急也毫不掩饰。

    同样一个镇,在另一处地方,也重演着跟苏家类似的场景。

    彭松来不住的在屋里走来走去,他的夫人跟女儿坐在一边,屋里还放着一个暖炉。

    彭泌偶尔抬起头看一眼父亲,多数时间都低垂着头在那里发呆,她的脸上带着悲痛,应该是想起了已故的夫君。

    宋七跟谢峥谢淼这对叔侄也没有回去,毕竟凶案还没有侦破,凶手也没有抓到,他们暂且只能留在这里。

    此刻三人聚在一屋里,桌子上摆着几样菜,宋七跟谢峥对饮,谢淼则闷头坐在一边,也不吃菜更不喝酒,只是一味的鼓捣着面前的火盆。

    “老谢,你凶手真是那种东西?”宋七喝了一口酒,用筷子夹了粒花生米丢进嘴里,有些神思不属的问道。

    谢峥抬头看了一眼宋七,没好气的道:“你宋老七都不知道,我能知道什么?”

    “不一样,我虽然干这一行,也遇到过几次诡异的事情,但真正的鬼长什么样,还从未见过。”宋七回忆了一下道。

    “不管凶手是不是那东西,过了今晚,肯定就能知道。”谢峥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道。

    “三叔,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鬼,我看就是在故弄玄虚,要不然干嘛不带我们一起去?难不成还怕我们拖累他不成?”这时,一直鼓捣火盆的谢淼忍不住抬起头道。

    “你个兔崽子懂什么,忘了当初我教你的了?”谢峥顿时眼睛一瞪,狠狠的盯着谢淼骂道。

    谢淼被自家三叔的气势吓了一跳,脖子不禁一缩,嘴里声的嘟囔了一声,却也没听清是什么。

    “好了,好了,年轻人嘛,不都是天不怕地不怕?想咱们年轻那会,不也一样?等以后他吃了亏,撞了南墙,自然就会明白,人生中很多道理并不是你给他,他就能懂得,你得让他自己悟才行。”宋七在中间打着岔,没让这对叔侄继续争论,作为一个衙门里面混饭吃的,他自然清楚谢峥对这个侄子寄予了多大的厚望。

    但正如他刚刚的那番话,不经历,是不可能真正成长的。

    听到宋七的话,谢峥不禁一顿,然后苦笑着摇头,当真是关心则乱。

    活了大半辈子,这些道理谢峥不是不懂,可一旦牵扯到了自己最器重的侄子,他也不禁有些乱了,忽略了事情的本质。

    像谢淼这个年纪,正是不服输的时候,敢打敢拼,什么都不怕,他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虽然吃了不少亏,但学会的也更多。

    而他现在年纪大了,反而想要谢淼不要像他年轻时一样,岂不是有些强人所难?一个不到二十岁的青年,怎么可能跟五六十岁的人一样?

    想明白这些后,谢峥也就不再管谢淼,甚至心中想着是不是要撒手,让他自己出去闯荡一下?毕竟雏鸟终究是要离开母亲羽翼,独自翱翔的。

    “咦!”

    突然,宋七端着酒杯望向门外,嘴里还发出一声轻咦。

    虽然此刻关着门,但透过窗户,还是能够看到外面天际一片通明。

    “怎么回事?”谢峥这个时候也看到了这副奇景,甚至直接起身,几步来到门口将门拉开。

    冷冽的寒风一下子就吹了进来,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但此刻的谢峥明显顾不得这些,目光死死的盯着发光的地方,在那里,半边天空都被照亮了。

    宋七跟谢淼虽然晚了一步,但也快速来到门口,同朝那边望去。

    “父亲,快看。”彭松来刚回到座位前准备坐下,冷不丁女儿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他本能的抬头,同样看到了外面亮起。

    彭松来屁股还没挨着椅子,就一下子跳了起来,他快步来到门口,把门打开,同样望向天边。

    “那里,那里好像就是·····”彭泌紧随其后,她的话没有完,但彭松来已经明白。

    而在苏家,也发生着这样一幕,苏重山,苏钧,还有苏锦伦此刻全都来到院子里,死死的瞪着天边。

    “祖父,应该就是那里了。”苏锦伦连自己都没有发觉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对,就是那里。”苏重山猛点头,但目光却不愿离开分毫。

    这次的事情虽然不是牵扯到自家,但在苏重山看来,却比自家的事情更重要,这倒不是单纯的为了交好彭松来,以及他那个当县令的大女婿。

    而是这次是牧易成为苏家供奉以后,第一次真正出手。

    虽然是消耗了自家的人情,但也代表着牧易跟他家的关系真正的稳固起来,牧易越是强大,对苏家的好处也将越大。

    “可惜,这等盛景不能一窥全貌。”苏锦伦有些可惜的道。

    “锦伦。”苏重山突然叫了一声。

    “在。”苏锦伦本能的答应。

    “明天备上厚礼,陪我一起去伏牛山。”苏重山语气坚定的道。

    “祖父,您要上山?可是···”苏锦伦后面的话没有出来就被苏重山打断。

    “明天就算爬,也要爬上山,只要牢牢抓住这次机缘,我苏家未必不能一飞冲天。”苏重山喃喃自语,他那双眼睛里,陡然射出yuwang的火焰,他布局一辈子,如今,苏家终于迎来了腾飞的契机。

    在战场的另一端,随着牧易的爆发,局势终于迎来了逆转。

    (加更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