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十二章 真相渐出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彭松来跟其夫人哪曾见过这种景象,直接呆在那里,好在他们也知道牧易不会对女儿怎么样,相反,那白光笼罩下,自己女儿的精神明显快速的好转起来。

    白光顷刻间消失不见,再看彭松来的女儿,除了脸色仍旧有些苍白,头发凌乱外,简直如同换了一个人。

    “仙术。”彭松来禁不住喃喃自语。

    除了仙术,他想不出还有什么手段能够让女儿瞬间变好,不由的,他对牧易更加敬畏起来,同时他也明白为什么苏重山会那么看重牧易,显然,人家是有真本事的,这点跟年纪无关。

    彭松来的夫人更是欣喜若狂,她一个妇道人家可不知道什么仙人仙术的,她只知道自己女儿有救了。

    现在的女儿可不是一个人,还怀着身孕,一个不心,可能就是一尸两命的惨剧,女婿刚死,她可不想看到女儿也步入后尘。

    “老夫谨代表女感谢道长救命之恩,此等恩情,我彭家没齿难忘。”彭松来随即醒悟过来,立即郑重的朝着牧易道谢。

    不能怪他太现实,只是一种人之常情。

    “彭员外如果要谢的话,就谢苏老吧。”牧易淡淡一笑,然后才看向床上的女子。

    女子看上去也不过二八年华,即便此刻略显狼狈,但仍旧难掩那份美貌,虽然比不上苏莺莺,但相差并不太多,甚至可以双方各有所长。

    此刻,她的模样仿佛是做了一场噩梦,如今总算醒来。

    她先看到了床边充满担忧的母亲,然后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牧易见此,便跟彭松来到外间等候。

    严格的来,对方并不是中邪,或者阴气入侵一类,她属于惊惧过度,一时沉迷梦魇难以自拔。

    而驱邪符不管是对鬼物阴气,还是精神受到刺激,实际上都是有用的,哪怕梦魇也能破除,这便是驱邪符的好处,也幸好现在牧易到了心动第三步,画这种符箓轻松自如,所以身上基本常备一些。

    如今也正好用上,这东西在外人眼中很珍贵,但牧易看来,不过是动动手的事情。

    虽如此,牧易也不会乱用,毕竟物以稀为贵,而且彭松来的人情牧易并不怎么看重,如果不是苏重山的面子,他甚至都不会下山,他现在需要潜心修行,而不是贸然插手这种事情。

    尽管还没有见到凶手,但牧易已经知道对方肯定也同是修行之人,并且境界还不弱,这种境界不弱,并且手段残忍的敌人,最为难缠。

    甚至如果不是看在苏重山的面子,牧易不定已经抽身而去了。

    好歹也是在江湖里长大的,有些东西他会坚持,但不会无故的拿自己生命开玩笑,那样别人不会感激你,甚至反而嘲笑你。

    牧易也并不是天生如此,他胸口那道旧伤直到如今想起还隐隐作痛,也是那次经历,让他明白,好人并不一定有好报。

    那是牧易十岁的时候,他看到一个乞丐快要饿晕了,便将自己的热乎的馒头送给乞丐吃,可没有想到,那乞丐吃了他的馒头以后居然还想打劫他,在他反抗之余,那乞丐便想要杀死他。

    如果不是老道及时赶到,恐怕他早已成了枯骨。

    所以从那以后,牧易就再也不会无故的发善心了,他的心不冷,冷的只是外面包裹的那一层壳。

    在客厅一阵等待,彭松来的女儿便跟其母一起走了出来,这么一会功夫对方明显精心梳理打扮了一番,甚至连衣服都换过,虽然是一身素白,头顶还扎着一朵白花,但也将她衬托的越发娇俏动人。

    “未亡人彭泌见过道长,感谢道长救命之恩。”彭松来的女儿来到客厅,对着牧易盈盈一拜,施以大礼,对自己的称呼也点出了她此刻的身份。

    而这个时候,未亡人通常多指刚刚死掉丈夫的那些寡妇。

    “不必如此,你只需回答我几个问题便可。”牧易直奔主题。

    “道长请问。”彭泌立即道。

    “你丈夫可有什么特殊之处?”牧易直接问道。

    “特殊之处?道长所指的是?”彭泌有些不解的看着牧易。

    “就是跟常人不大一样的地方,比如行为是否有怪异?身体是否有疾?”牧易解释了一下。

    听到牧易的话,彭泌脸色微微一变,她的这丝变化没有瞒过牧易,也全都被牧易看在眼中,不过他并未催促,而是耐心等待着彭泌给出答案。

    彭泌脸色一阵阴晴不定,不过最终,她还是以咬牙,眉宇间露出几分坚定。

    “不瞒道长,未亡人的夫君生前的确有些地方跟常人不一样。”彭泌开口道。

    “哪里不一样?”牧易直接问道。

    “夫君生前比较讨厌太阳,尤其是中午炙热之时,几乎从来不出现在太阳底下,所以夫君平时白天都不怎么出门,就算出去也多选择阴天,或者没有太阳的日子。”彭泌缓缓的叙述着。

    “那你有没有问过他?又是否看过大夫?”牧易问道。

    “未亡人的确问过夫君,不过夫君是从身体的缘故,皮肤比较敏感,除了不能长时间呆在阳光下,几无跟常人不同,至于大夫,概因夫君比较排斥,所以并未邀请。”彭泌道,实际上这点毛病在她看来也不算什么,可现在牧易却紧问这个问题,难道夫君被害跟这个有关?

    “自从你们成亲以后,你夫君出去过没有,又去了什么地方?”牧易继续问道,他觉得距离真相已经不远了,身体不能长时间在阳光下,剥皮,这两者隐隐联系到了一起。

    “倒也出去过几次,一次是陪未亡人挑选父亲大寿的礼物,还有几次是出去买些纸墨一类。”彭泌想了想道。

    “买纸墨?彭家难道就没有专门的下人负责采买吗?”牧易不禁奇怪的问道。

    “有倒是有,不过夫君比较喜欢自己挑选的纸墨,是用着舒服。”彭泌道。

    “买纸墨的店铺你可知道在哪里?”牧易最后问道。

    “知道。”彭泌直接点头。

    因为新书期,所以要控制节奏,每天保底两更,但也会根据打赏适当的加更一些,等上架以后,绝对猛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