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四十一章 事出反常比有妖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牧易微微一笑,然后看着谢淼道:“其实,想要不留下任何痕迹就把门锁打开,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难,光江湖上就至少有不下七八种手段,而还有一种人,甚至不需要任何工具,只要他愿意,就能够做到。”

    牧易完以后,也不管谢淼是否相信,而是在屋里转了两圈,然后直接离开。

    苏锦伦跟宋七立即跟上,谢峥等所有人离去后,却突然叹了口气,略带失望的看着谢淼。

    “三叔,对不起,我让您丢脸了。”谢淼看着谢峥叹气,忍不住声的道。

    “我这张老脸有什么可丢的?我叹气是因为你看不清自己,你以为自己厉害,全天下就你一个聪明人,别人都是笨蛋对不对?彭员外暂且不提,光今天这位道长老爷,你就拍马不及,别你,就算你三叔我也不如人家,不用不服气,你三叔我这双眼睛还没看错过人。”谢峥面无表情的看着谢淼,他的话既是提醒,也是教训。

    也幸好牧易性格良善,不然光谢淼今天的举动,就足以招来祸事,要知道,并不是每个大人物都愿意被利用,被当枪使的。

    最后,谢峥摇摇头,然后就走了出去。

    谢淼呆在原地,有些茫然,甚至不明白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但有一点他相信,自己肯定是错了,不然三叔不会用这种口气话。

    多年的经验,让他明白,如果三叔打他,骂他,并不是真的生气,一旦三叔不管他,脸上没有半点表情,那就是真生气了。

    饶是谢淼七尺汉子,也不免有些惴惴不安,不过他还是快速追了上去。

    前厅,彭员外招呼下人为牧易奉上茶,他的脸上仍旧显得疲惫,还有一丝无奈。

    “辛苦道长了,不知可有什么线索?”甚至还来不及喝口茶水,彭松来就已经问道,由此也可见他此刻急切的心情。

    “多少已经有些,彭员外不用担心,凶手并不是什么鬼怪,而是人。”牧易也不隐瞒,直接道,关于这点,他可以打包票。

    “是人?”彭松来脸上流露出一丝愤怒,但他眼中那一丝担忧却也消散,未知永远都是最恐惧的,如果是鬼,彭松来想不出任何的办法,只能求助牧易,但如果凶手是人,不管对方多么厉害,但总归不是无法战胜,而且彭家的力量也不算弱,实在不行也可以再给大女婿传讯,让其指派两个好手来。

    相信凶手再来绝对让其插翅难逃。

    牧易看着彭松来的样子,并没有将剩下的话出来,因为没有必要,也徒惹对方不安。

    “是的,不知道府上可曾得罪过什么人?而且贵女婿家是何方?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平日里的为人又如何?”牧易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但每个问题都是关键。

    唯有了解了对方生前,他才能够从里面找出点蛛丝马迹来,不然光知道凶手是人,这大海捞针,又得找到什么时候?

    “我彭松来虽然不敢一等一的大善人,可每年也会拿出一些粮食赈济那些穷人,镇子里的路也常年修补,如果平日里些许恩怨可有,但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就过了。”彭松来起这件事,显得很有底气。

    而且牧易也愿意相信他,实际上,这第一个问题不过是随口一问,他的关键点还在后面几个问题上。

    不然一上来就问对方的女婿,本能会有种排斥心理。

    “至于婿,嗯,家是外地,流落至此,据他所,家中早已没有什么亲人,不然也不能做我家赘婿,他这个人除了喜好读书,甚至平日里都很少出门,没有朋友,更不可能跟人结怨。”到最后,彭松来仍旧极为肯定的语气。

    显然,对于这个女婿,他还是很了解的。

    牧易却在暗暗皱眉,家是外地,家中没有亲人,长相英俊,却甚少出门,并且没什么朋友,这些东西看似没什么,可一旦连起来,就有些奇怪了。

    难不成对方真的是那种与世无争的人?既然喜欢读书,为什么不参加科举,不考取功名?年纪轻轻,便学那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难道是早早就熄了争胜之心,没有斗志?

    可如果对方真的是这种人,那么彭松来的女儿又怎么会看上他?不得不承认,长得好看或许可以占一些优势,但并不是绝对,一个混吃等死,没有任何上进心的白脸,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的。

    而且彭松来大女婿可是本县的县令,女婿要真这么不堪,他也不会同意。

    “哦,那他既然喜欢读书,文采如何?”牧易接续问道。

    “嗯,婿之文采,老夫自叹费如,跟女更是琴瑟相和,哎,只可惜····”彭松来着也是连连叹气。

    从他的口气中,对那位女婿可是满意到了极点,但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听了彭松来的话,牧易反而觉得更加可疑,这些东西无疑明对方本身就不简单,牧易不由的再度想起了当初感应到的那一丝波动,那丝波动不似阴气一类,也跟心神力量没有关系,难道是体质或者本身缘故?

    只可惜对方已经死了,无法给他什么答案。

    牧易想了想,又对着彭松来提出见其女儿一面的想法。

    彭松来并没有犹豫,就亲自带牧易来到其女儿所在,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天多,但彭松来的女儿精神状态仍旧不好,她呆呆的蜷缩在床角,双手死死攥着盖在身上的被子,两只眼睛黯淡无神,没有焦点,深处还残留着浓浓的恐惧,对于牧易的到来更是无知无觉。

    在她旁边,还有一个满脸担忧的中年妇人陪同,应该就是她的母亲。

    牧易见她这个样子,也知道问不出什么来,他想了想,便掏出一张驱邪符,然后以心神力量引动,顿时间,一道白光自牧易的手指尖飞出,落到她的身上。

    白光不断蔓延,一丝丝黑气从其身上冒出,然后在半空湮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