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十九章 都不简单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狗儿真名叫谢淼,至于这个外号是因为他的鼻子很灵,比狗都灵,所以才叫狗儿。

    旁边老者,则是谢淼的三叔,名字叫谢峥,人称谢三爷,论起查案来,整个县城里谢三爷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

    不过谢峥对自己这个本家侄子却很看重,甚至觉得他有望超越自己巅峰时期,成为真正的神捕,这除了因为谢淼天赋异禀外,还跟他的性格有很大关系。

    谢淼看似木讷,可实际却有一颗玲珑心,思维缜密的可怕,任何蛛丝马迹到了他的眼中,都是破绽,再加上他那比狗都灵敏的鼻子,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而且随着谢淼渐长,现在单论查案水平已经不下于谢峥,他缺的只是足够的经验。

    实际上,现在谢峥出去查案,基本已经不会自己动手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谢淼,而谢淼也从未让他失望过。

    在谢淼的眼中,凶手无疑很狡猾,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即便有什么痕迹,也都无法判断,甚至谢淼没有在房中闻到一丝生人的味道,仿佛那人不存在一样。

    但越是如此,谢淼便越不服输,而且他对自己的鼻子一向很有信心,甚至谢淼心中已经有了怀疑对象。

    只不过,因为牵扯到彭员外至亲,所以他并没有出来,他虽然木讷,但不代表就真的傻。

    如今,牧易来了,尽管他不知道牧易的身份,但看彭员外对他的态度就知道对方是个大人物,并且因为牧易的年纪,未尝没有让他心中产生一丝不服。

    所以,他不但要试探一下牧易,更要将自己知道的东西稍稍透露,最好能引得牧易这个大人物去查,这样他就能躲在后面,就算捅出什么大篓子,也有人在前面顶着。

    而对他来,只要能够查清楚真相,就足够了,他甚至不在乎自己可以得到赏银,更不在乎上司的器重,查案,对他来就是唯一,而他也仿佛天生为此而生。

    因此,在听到牧易的问话以后,他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当谢淼浑身气质大变的时候,牧易也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心中顿时觉得有趣起来。

    没有想到彭家居然聚集了三个不简单的人物,虽然他们的身份比起彭松来,比起县老爷来,可以是微不足道,但在牧易的心中,反而他们更重要。

    他当初混江湖的时候,对于下九流的门道,也是门儿清,所以从来没有看不起那些所谓下贱的职业。

    “经过我的仔细查看,此房间位于二楼,楼檐角突出,底下悬空,距离地面一丈三尺,地面松软,没有脚印,窗台也没有任何痕迹,而且我仔细问过,窗户之前是从里面关着的,在不损坏窗户的前提下,从外面根本无法打开,所以基本排除凶手从窗户进入。”谢淼此刻再无一丝木讷,相反,他双眼锐利,充满了冷静,好似换了一个人一样。

    牧易听得仔细,虽然他知道凶手是人,但同样好奇,对方是怎么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的,要知道,就算牧易现在已经到了心动的第三步,仍旧不可能做到这点。

    而且还让牧易不解的是,对方是如何完整的将皮从身上剥下来的?

    “另外,我也仔细的看过楼下的门窗,结果同样发现一个问题。”谢淼到这里不由的一顿,不过却被谢峥瞪了一眼,他很清楚自己这个侄子的习惯,但不代表他就可以在牧易面前拿捏。

    “额,楼下的门窗同样完好无存,没有任何破坏的迹象,并且门窗都是从里面关着的,我试了一下,在不留下痕迹的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打开,但是我却没有在上面发现任何新留下的痕迹,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栋楼里并没有什么暗道一类的,所以基本可以排除凶手是当夜从外面进来的。”谢淼自信的道。

    “哦,你的意思是凶手提前进来了,然后躲在这栋楼里,一直等半夜人睡着后,才偷偷溜出来,将人剥皮杀害,并且离开?”牧易看着谢淼问道。

    “不,凶手很狡猾,如果他杀完人以后就离开,很容易留下痕迹,而且也无法从外面重新把门关上,所以我断定他杀了人以后并未离开,而是一直等到天亮,被人发现以后,才趁乱离开的。”谢淼道。

    “照你这么,凶手倒是很狡猾,不过对方要是生面孔,想要趁乱离开恐怕也不容易吧?而且你他藏在楼里,具体又藏在哪里呢?”牧易饶有兴致的问道。

    听到牧易的问题,谢淼也不免皱起眉头,因为这也正是他一开始推断不解之处,不管他之前的推断多么的合情合理,但,只要没有发现对方躲藏的痕迹,前面一切都会不成立。

    一个大活人,呆在楼里不被发现,必然是藏在某个地方,差不多一整个晚上的时间,也不可能不留下痕迹,除非对方是空气。

    谢淼原本还想显示一下自己,然后再把牧易引向他想要的方向,却不想牧易直接点出了破绽,他顿时噎了一下。

    旁边,谢峥狠狠瞪了一眼自己这个不分轻重的侄子,但也没有什么。

    “关于这点也是我一直不解跟怀疑的,如果凶手想不被发现,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凶手自始至终都在这个楼里,她没有躲藏,没有遮掩,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但我们所有人都忽略了她,甚至根本就不会想到她。”谢淼缓缓道,并且到最后的时候还加重了语气,他相信牧易肯定能懂。

    “这是我在房间里找到的画像。”恰在这个时候,苏锦伦拿过一卷画像,在牧易面前打开。

    画卷上,是一个翩翩佳公子,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玉树临风,长得一副好皮囊,也难怪彭松来的女儿会看上对方,甚至招其为婿,只是没想到,这刚刚成亲两个多月,就发生了这样的惨剧。

    牧易打量着画卷,直接将谢淼晾在那里,一时间,谢淼神情尴尬,继续也不是,不也不是。

    “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