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三十六章 活人剥皮(冲榜!)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苏兄,今日这天气怎么有闲心上山?”牧易站在大石头上,等苏锦伦气喘吁吁的靠近,才开口问道。

    “实在惭愧,锦纶奉祖父之命,邀道长一行。”苏锦伦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种大雪封山的日子,路途实在难走,即便他常年锻炼身体,可走这一趟仍旧不轻松,好在这段山路他已经走熟,倒也没什么危险。

    “苏老有请?莫非府上出事了?”牧易眉头一挑,直接问道。

    如果真是苏家出事,那么他也不介意走上一遭,毕竟接受了苏家的供奉,自然就要有付出,而且只取不舍,也不是他的为人,接下了因果,就要偿还。

    “这个倒没有,只是镇子里出事了,闹得人心惶惶,甚至不少人求到了祖父那里,祖父实在感到为难,加上事情太过棘手,所以只能来请道长。当然,来之前祖父也,如果道长无暇,也可不用理会。”苏锦伦道。

    “哦,镇子上出什么事了?”牧易忍不住问道,他倒也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即便这次事情跟苏家没有太多关系,但苏家毕竟生活在镇上,很难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苏重山话,牧易怎么都要给个面子才行。

    正好他在山上一连呆了两个多月,此刻下山也算是活动一下。

    “是镇上一户人家的女婿,昨日清晨被发现死在屋里,吓人的是他血肉模糊,整个皮都被剥掉了。”苏锦伦深吸了口气道。

    “你什么?皮被剥掉了?”牧易也吓了一跳,杀人不可怕,可手段这么残忍,就有些不同了,也难怪镇上会闹得人心惶惶。

    只是,苏重山为什么要来找他?难不成他觉得做这种事情的不是人?

    “是的,我也去现场看过,的确吓人的紧,那家的闺女早上醒来,就发现躺在身边的丈夫被剥了皮,差点没吓疯掉。”苏锦伦长出口气,紧接着又道:“并且还有人发现,死掉那人肌肉扭曲的厉害,应该是活生生的被剥掉了皮,甚至剥完皮后那人还活着,最后才被杀掉。”

    “你是那人夜里被活生生的剥皮而死,而他的妻子睡在一旁都没有任何察觉,直至天亮醒来才发现的?”牧易眉头紧紧皱起,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就有些明白苏重山为什么让人来找他了。

    因为这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手段了,牧易不由的想到了徐归,当然,并不是这件事情是徐归做的,而是他从那卷道书中看到,有人为了培养厉鬼,会用一些很极端的手段,让其在痛苦跟恐惧中死亡,难道对方也是因为如此?

    但不管如何,牧易都决定去看看了。

    这两个多月来,他也一直研究那卷道书,上面的御鬼之术娴熟于心,但却从未修炼过,只因为没有合适的对象,至于念奴儿,那是他的亲人。

    不过,牧易也不是没有收获,至少那杆鬼王幡已经慢慢被他用心神力量祭炼,跟他的心神有了一丝联系,或许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将鬼王幡修补,重新具有威力。

    这样,将来牧易行走江湖的时候,也能多一种防身的手段。

    “对,那户人家的闺女就是这么的。”苏锦伦点点头,如果不是因为影响太恶劣,他也不可能来请牧易,虽然牧易现在名义上是苏家的供奉,但人情这种东西用一点少一点。

    “好,我跟你下山。”牧易直接道,既然决定了,牧易也就不再犹豫,让苏锦伦先在山神庙中等候,他来到后面竹林,跟念奴儿了一声,毕竟这次下山他也不敢保证晚上就一定能够赶回来。

    念奴儿虽然也想跟着去,但伴生竹如果移动太频繁对她本身也不利,至于鬼王幡,倒是个不错的暂居之地,只不过牧易在没有彻底炼化之前,始终对其抱有一丝戒心,所以轻易不会让念奴儿进入到那里面。

    因此,念奴儿只能留在这里,不过牧易也承诺会尽快赶回来。

    收拾了一下行囊,牧易跟苏锦伦一起下山。

    虽然大雪封路,但有苏锦伦走过一趟,下山倒也没有费太大力气,在山下坐上马车后,牧易被迎进了出现惨剧的那户人家。

    在门口,牧易打量着大门两侧,突然出声问道:“这户人家的闺女应该成亲没多久吧?”

    “是的,这户人家的女婿属于上门,成亲是在咦,好像那天道长正好来我家?”苏锦伦解释着,到最后也不免惊疑了一声。

    “若如此的话,的确是那天了。”牧易点点头,若有所思,他此刻不禁想起了当时的情景,当时他跟对方的迎亲队伍相遇,在新郎的轿中分明感觉到了一丝特殊的波动,只因为他赶着去苏家,加上别人大喜的日子,他也就没管。可没想到,才过了两个多月,对方就出事了,而且还是被剥皮,难不成这一切都跟当初他感应到的那丝波动有关?

    牧易不能确定,至少在没有见到人前还无法确定。

    在牧易进门的时候,里面同时也有人迎了上来,当先一人正是苏重山,毕竟是他安排人将牧易请下来,如果他还不来,那无疑就是失礼,也会让牧易心生不满,苏重山显然不会犯这种错误。

    在他身边,还有一名老者,员外打扮,身体富态,但脸上却挂满愁容。

    “道长,如此天气打扰,实在抱歉,还请见谅。”苏重山一上来姿态就摆的很低。

    “无妨,苏老客气了。”牧易回道,面子都是相互的,苏重山能够这么对他,已然不易。

    “道长,这位是彭员外。”苏重山随后为牧易介绍着。

    实际上,早在路上的时候苏锦伦就已经将这户人家的详细资料告诉了牧易,眼前这名富态的员外名叫彭松来,本身倒没什么,不过是有些家产,关键是他有两个貌美如花的女儿,大女儿现如今是本县的县太爷,女儿被留在家中,招了个赘婿,本来也算美好,外面有大女婿撑着,家里有女婿延续香火。

    但谁也没有想到,喜事刚过没几个月,就要再办丧事,关键这件事情一出,对自家女儿的名声更是有毁灭打击,好在如今女儿已有身孕,不然他彭家真的要断子绝孙了。

    所以,彭员外对那个杀人凶手既感愤怒的同时,也带着深深的畏惧。

    实际上,昨天他就谴人给大女婿传信,而大女婿也当即派人前来,不但有破案的差役,还有验尸的仵作,女婿活生生被人剥皮后杀死,就是那名仵作给出的结论。

    至于查案的差役,里里外外都翻了个遍,却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找到。

    为此,彭员外才去请了苏重山,毕竟前一阵苏家闹的事情整个镇子都传遍了,几乎无人不知。

    苏重山帮助彭员外显然不止是看在大家都是乡亲的份上,肯定还有彭员外那位当县太爷的大女婿的缘故。

    “老夫彭松来,见过道长!”

    嗯,今天周一,本章属于加更,另外本周冲榜,红包,联赛票,鲜花,有什么就把什么砸下来吧,最好把坤坤砸的头破血流,新书第一次冲榜,还请大家祝坤坤一臂之力!感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