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十九章 鬼,归,诡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当讲,当讲。”

    在听牧易提起自己女儿后,苏重山顿时将心中的好奇抛飞,急切的看着牧易道。

    “苏老应该听过一句话叫做人鬼殊途吧?”牧易也不客气,直接道。

    “听过。”苏重山点点头。

    “起来念奴儿母女之所以能以鬼魂状态活到现在,倒也多亏了院中那片竹林。”牧易缓缓道。

    “那片竹林?”苏重山一愣,有些不明白的看着牧易。

    “准确的,是有人改变了那里的地势,让其变成了风水宝地,并且那里孕育了一株天材地宝,念奴儿神智不失就是因为她跟那株天材地宝形成了一种特殊的伴生关系,只要天材地宝不灭,她就基本算得上不死,并且能一直维持现在的状态。”牧易到这里,看了一眼满脸喜意的苏重山又继续道:“可惜天材地宝只有一株,也成全了念奴儿,但她的母亲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在其死后,只是凭借一丝无比坚定的执念,因不甘,才让她化为鬼魂,一直陪伴着女儿,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神智早已失去,此刻除了一些本能外,再也没有半点记忆,甚至如果再这么下去,早晚有一天她就会彻底魂飞魄散。”

    “啊!”

    当牧易完后,苏重山忍不住啊了一声,表情惊慌失措。

    “还请道长救救女,不管什么代价,老朽都愿意奉上。”苏重山郑重的看着刘阳道。

    他没能护住女儿生前,如果死后还要魂飞魄散的话,那他也就不配做一个父亲了,所以此刻苏重山的也无比决绝,显然,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送人转世投胎,我虽然没什么经验,不过可以试一下,关键是念奴儿,苏老准备如何安置?”牧易继续问道。

    “这···”苏重山顿时沉默起来。

    牧易一开始问他的那句话,他可是还记得清楚,人鬼殊途,而且就算他能接受念奴儿,可苏家能接受吗?他的儿子,儿媳,孙子,还有一大家子人能接受一个鬼吗?

    即便苏重山也不敢一定,所以他沉默了。

    “其实,就算让念奴儿留在这里,对她来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而且她本就是鬼身,如果跟你们接触长了,只会对你们自身不利,再一个,如果一个孩子整天面对异样的目光,你觉得会对她怎样?”牧易继续道。

    “还请道长指点。”苏重山再度道。

    “不要把奴儿当成一个孩子看,至于这件事情如何,我想等我征求了她的意见再跟苏老,不过如果有可能,我也会送她进入轮回的,这世间大恶,不如投胎。”牧易摇头道。

    “好,一切道长做决,稍后苏某会奉上重谢。”苏重山感激的看着牧易,不过在他看来,谢字的再多,都不如来实际好一些,人趋利,钱通神,除了亲人,没有什么是无辜的。

    “还是等全部事情解决完再谈这件事情吧。”牧易摇摇头,他爱财,但有原则,更何况,不管现在对方如何感激,都不如他将其夫人救活,送其女儿转世,来的更强烈,所以,牧易并不着急。

    就在这个时候,镇子里传来一阵喧哗,甚至光看外面那些火把汇聚的方向,就能知道很多人在赶过去。

    “哼,既然找到了,那他这次休想再逃。”苏重山也将目光望向外面,冷冷的道。

    现在,他对徐归的恨意也更浓了。

    不过苏重山的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有人来通报,徐归被砍掉了一条胳膊,但仍旧逃走了。

    客厅里,苏重山雷霆大怒,一方面是恼怒手底下的人不中用,另一方面就是出于对逃走的徐归的恐惧,在这种情况下都能逃走,他很难想象到一旦对方展开报复,会给苏家带来怎样的灾难。

    好在徐归本就中了一箭,现在又被砍掉了一条胳膊,就算能逃走,勉强活下来,也差不多成为废人了,如果这样的话,苏家倒也不用太担心,这么多年来,苏家的仇人又何止一两个?

    可现在苏家仍旧屹立,就明了很多问题。

    不过那徐归虽然逃走了,但身上却掉下一物,是一卷染血的书籍,对此,苏重山直接交给了牧易。

    牧易接过书籍,纸张偏柔,有点类似于那种锦缎,不过却很坚韧,牧易微微用力,甚至都不能撕裂。

    只是当牧易看到上面的字迹时,心里呼的一下,像是有什么东西燃烧起来了。

    牧易一只手压在上面,强忍着立即将书翻开的冲动,直到几次深呼吸以后,他才移开手掌,只见那封面上写着五个字,御鬼之术。

    虽然之前就已经有所预料,但牧易仍旧没有想到这会是徐归修炼的道法。

    别看御鬼有些阴邪,但同样是道法的一种,而术这种东西没有所谓的正邪,只是理论不同,方向不一样罢了,而且有一些会比较极端,让人难以接受。

    别的不,光是牧易腰包里的那杆旗子,就让牧易明白手里这本书的分量。

    “心静方能平,亦守之。”牧易心中默念,守恒心也让他快速的冷静下来,变得古井不波,他甚至没有立即打开书籍,而是将其同样装进包里。

    苏重山见到,也不什么,便让下人带着牧易去休息。

    现在已然到了丑时,如果不是要等抓到徐归,众人早就歇息了。

    牧易在床上坐下,然后才将御鬼之术取出,轻轻的翻开。

    “众生必死,死必归土,此之谓鬼。”

    开头,牧易便看到了这样一段话,一番咀嚼后,觉得有大道理,但更多的还是不知其所以然。

    “鬼,有形之,无常态,凡人不可轻见。”

    “鬼,命属阴,性为诡,擅夺人之阳气。”

    “鬼,灵魂之变也,以法可御之。”

    仍旧是扉页上的话,精美的楷,却透着一股不寒而栗。

    与此同时,牧易对于鬼也有了一个初步的认知。

    “鬼,不可一概论之,人之初死,魂魄离体,与天地阴气相融,为常鬼,因无智,无所居,亦被称之孤魂野鬼。”

    “死而含怨,其气不甘,融阴生变,则成厉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