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十八章 十八年前的事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什么?没有找到人?”厅中,苏重山在听到下人的汇报后,直接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脸色更是阴沉的有些吓人。

    “你们有没有仔细找过?整个伏牛镇所有通往外面的道路尽皆封锁,他不可能逃出去,必然还藏在镇子里,你们给我挨家挨户的搜,直至把人搜到为止,不管是哪家,一律不得放过,就算得罪了他们,也自有你们老爷我亲自登门谢罪。”苏重山嘴里吐出一阵疾风骤雨般的话语,然后才将刚刚报信的那名下人打发走。

    “道长,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要不我先让人带你去客房休息,等人抓到了再?”苏重山转身,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牧易,毕竟他之前可是过,让徐归插翅难逃,可没想到转眼间就给了他这么大一个难堪。

    同时,他心中也对逃走的徐归多了几分忌惮,这还是在对方中了一箭的情况下,如果完好无损,那么对整个苏家而言,恐怕就有难了。

    想到这里,苏重山才恍然觉得自己之前的安排还是有些不够重视,不然多埋伏一些人手,必定不会让对方逃掉,现在他只能寄托于对方还没有离开镇子,只要还在,那就一定能够找到。

    关于这点,他还是有点信心的。

    “不用了,如果苏老不困的话,正好道也有些事情想跟您一下。”对于没有找到徐归,牧易也有些失望,但他不至于因此怪罪苏重山,徐归本就是个老辣之辈,又是修行之人,哪怕已经受到重创,但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如果轻易就能抓到,那才是有问题。

    “不困,不困。”苏重山自然知道牧易要跟他什么,于是连连摆手,“道长请言。”

    “苏老对自己女儿与之私奔的那个男人有什么印象没有?”牧易一上来就问道。

    听到牧易的问题,苏重山多少显得有些尴尬,不过他还是道:“我实际上只见过那人一次,具体模样记不清了,只记得长得高高瘦瘦,一副穷酸儒打扮,也不知道我女儿当初瞎了什么眼,居然看上了他。”

    牧易对这个问题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毕竟他没有见过那人,但想来对方能够让念奴儿的母亲不顾一切与之私奔,必然不可能真的一无是处,肯定有他的优点。

    就如现在的苏莺莺不会看上一个要饭的一样,只不过苏重山因为对其抱着成见,所以印象才会极差。

    “还有吗?比如特别明显的地方。”牧易继续问道,他想多从苏重山这里知道一些关于念奴儿父亲的消息,因为按照念奴儿的话,那棵竹子就是念奴儿父亲送的。

    如果对方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又怎么可能送得出这种珍贵的东西?甚至他怀疑,念奴儿所谓的怪病必然与她那位父亲有关,甚至她那位父亲早已遭遇了不测,不然念奴儿母亲不可能独自抱着她归来。

    当然,也不排除那个男人就是个负心汉,厌倦了之后,便将念奴儿母亲赶走。

    “特别明显的地方?”苏重山见牧易问的认真,也就开始仔细的回想起来,只是毕竟过去了整整十八年,很多事情早已经模糊,苏重山也需要一些时间。

    牧易不着急,并没有催促他,而是从口袋中将那杆旗取出,在手中仔细的观察。

    遭受了一记五雷符,这旗子基本算是毁了,但牧易很好奇打造这旗杆,以及旗面的材料是什么,居然可以变大变,有点像戏文中的孙悟空的金箍棒。

    所以,即便是已经毁了,牧易也没有丢弃,可惜他对这东西并不了解,而老道也从未跟他过,就算有心想要修补,也无处下手。

    摸了半天,都没有弄明白什么材料之后,牧易又分出一丝心神力量心翼翼的侵入旗面,之前徐归身边的那只女鬼可是进入这里面,就是不知道如今怎么样了。

    也正是因为还没有弄明白,所以他才不急着给老夫人驱除体内最后一丝阴气,而且以老夫人现在的情况,再坚持几天还是没有问题的。

    牧易的心神力量刚刚碰触到旗面,就忍不住浑身一颤,有种冷到骨子里的感觉,侵入旗面的心神力量也一下子断开。

    直到几个呼吸后,牧易才平复下来,不过也越发的感觉手里的旗子不简单了。

    又试了几次,牧易才终于能忍受住那股冰冷,他的心神力量感觉进入了一个朦胧的世界,什么都看不清,也什么都找不到,坚持了一会后,牧易才将心神力量收回。

    不过他的心里基本已经断定了那个女鬼的下场,必然是在五雷符的轰击下直接灰飞烟灭。

    “道长,老朽想起了一事,可能会对你有所帮助。”苏重山经过半炷香的回忆,终于想起了一些什么。

    “哦,什么事?”牧易抬头看着苏重山,也顺手将旗子收入口袋。

    “我记得他曾经拿着一个圆盘。”苏重山道。

    “圆盘?什么样的圆盘?”牧易继续问道,毕竟光是圆盘的话,实在没法去猜。

    “我当时是在女儿的院里发现他的,他手里拿着一个圆盘走来走去,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只是当时我见到他后直接大怒,也就没能看清他手里东西,也从那天开始,我将女儿禁足,不让她出去。”苏重山现在想起来,眼睛里仍旧流露出一丝后悔的神色,如果当时他能好好的处理这桩事情,或许后来的惨剧也就不会发生了。

    “圆盘?在院中走来走去?”牧易顿时联想起了院子里那片竹林,以及那棵天材地宝的竹子,至于对方的身份,他现在已经多少能够猜到一二了,就算不是,对方也必然跟那一类人有很深的牵扯。

    虽然心中已经猜了出来,但牧易并没有将之告诉苏重山。

    “道长可是猜出来了?”苏重山见牧易的模样立即问道。

    “是有所得,不过暂时还不能肯定。”牧易着就继续把话题岔开,“关于苏老女儿,以及外孙女,道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今天老书大结局,所以天咒只有一更,明天三更补给大家,谢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