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二十七章 竹林深处的秘密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实话,牧易对于竹林深处的情况很是好奇,虽然这片竹林看上去不大,但纵深也有几丈,并且里面始终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气,让人无法看得真切。

    刚踏入竹林,牧易就感觉浑身一冷,那种感觉有点像是汗毛全都立起来了,甚至就连心底也升起一股危机。

    牧易一收脸上的轻松,变得有些凝重,不过他并没有乱动,只是站在原地道:“奴儿,是我。”

    话音落下,牧易就感觉那股危机顿时消失,但身上那种凉凉的感觉却仍旧存在。

    竹林明显很多年没有人进来了,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竹叶,踩在上面很舒服。

    经过一根根竹子的时候,牧易也不自觉的打量着,这些竹子纹理明显要更加细腻,翠绿,在竹根那一节,甚至还可以看到点点水珠点缀在上面,璀璨如水晶。

    终于,牧易来到中心,也见到了念奴儿。

    此刻念奴儿正蹲在一棵竹子前,双手抱膝,在她身下,是一块黑色的石头。

    牧易没有看到念奴儿的母亲,注意力反而被她面前的竹子吸引住。

    这是一根只有儿臂粗的竹子,就连高度也只能到牧易的腰部,最特别的是,这棵竹子没有枝叶,光秃秃的,一共十三节,并且牧易在上面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生机之力,看上去,更是隐隐有光发出。

    竹林中的雾气轻轻徘徊,不断被吸入这根竹子中,然后又被吐出,如此循环,好像那竹子已经成精了,在呼吸一样。

    念奴儿怔怔的望着竹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哪怕牧易到来,她都没有回头。

    “哥哥,我不想见他。”突然,念奴儿道。

    “不想见他?谁?你外祖父吗?”牧易来到她身边,同样在她身边坐下,似乎是有些不习惯被这么靠近,念奴儿身子微微一颤,变得有些僵硬,不过却也没有逃开。

    “虽然你那个时候还,但你应该还记得他,对吗?”牧易继续问道。

    “哥哥,我也是刚刚才记起来。”念奴儿声音带着一丝委屈,一丝茫然。

    “既然记起来了,为什么不去见他?不管怎么,他都是你外祖父不是吗?其实他心里还是很挂念你跟你母亲的。”牧易轻声道。

    “我也不知道。”念奴儿摇摇头。

    “可以跟我吗?”牧易看着念奴儿。

    “我之前好多事情都不记得了,我只知道我跟母亲在一起,一直都只有我们两个,那个时候,我还不能离开这个院子,身边也只有母亲,母亲不会话,我就每天对着竹,每当有人进来,我都躲着不敢出去,直到那个坏姐姐来捉我,然后后来又有好多人来捉我,他们都是坏人,只有哥哥是好人,在刚才哥哥打坏人的时候,我一下子想起了好多以前的事情。”念奴儿虽然的凌乱,但牧易还是弄明白了她的想法。

    在牧易看来,念奴儿之所以会有这种变化,恐怕跟五雷符有很大的关系。

    当时五雷符攻击的虽然是徐归,但念奴儿多少也被波及到,天雷属于至刚至阳,对于鬼物这种至阴先天克制,而念奴儿被雷光一冲,身体仿佛发生了某种变化。

    以前念奴儿尽管神智完善,但那也只是神智罢了,不代表记忆也都是完整的,实际上,对于时候的记忆,她压根就没有任何印象。

    但这一下,她却把所有的一切都想起来了,她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就连母亲也死了,她们是鬼,不再是人。

    以前,念奴儿从来没有这种概念,可现在她也知道人跟鬼的区别。

    牧易挺能理解此刻念奴儿的心情,但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怎么开解她,难道告诉她,苏重山不在乎她是鬼?恐怕这话就连他自己都不信。

    而且,凡人是不可能跟鬼生活在一起的。

    “这根竹子一直都长在这里吗?”牧易随后将目光注意到眼前的竹子上面,毫无疑问,这东西已经属于天材地宝一类了,而这片竹林的存在,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眼前这根特殊的竹子。

    “我记得很的时候听母亲提起过,这竹子是父亲送给她的。”念奴儿想了一下道。

    “你父亲?你还记得他吗?”听到有关于念奴儿父亲的消息,牧易忍不住问道,他对那个能够让苏家明珠不顾一切与之私奔的男人有些好奇,而且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奴儿的母亲会独自一人带着她回来,并且还得了怪病?

    “不记得了,我没有见过父亲,就连母亲也不愿意提起他,我只知道竹是父亲送给母亲的。”念奴儿摇摇头道。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牧易沉默了片刻,又问道。

    “奴儿也不知道。”念奴儿神情更加茫然了,这种表情出现在一个女孩脸上,给人带来的冲击无疑更大。

    “这样吧,你先好好想想,而且你母亲跟你不同,就算有这竹子之效,她也不可能一直停留在阳世,我先出去跟你外祖父一下情况,等明天晚上我再来,如果”牧易张了张嘴,仍旧没有把后面的话出来。

    他看了一眼念奴儿,然后离开竹林。

    外面,苏重山可谓是翘首以待,见到牧易出来后,他脸上一喜,不断的朝牧易的身后看去,但是,当他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时候,脸上不禁再度流露出了浓浓的失望。

    “她还是不肯见我,不肯原谅我吗?”苏重山忍不住问道。

    “苏老,奴儿刚刚记起以前的记忆,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不过我相信,给她时间,她肯定可以接受你们的,而且这件事情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等事后,我再好好跟您吧。”牧易道。

    他现在还有一半心思在那逃走的徐归身上,那绝对是一个后患,必须要彻底除去才行。

    “好。”苏重山点头,他毕竟不是一般人,数十年的沉浮阅历以及城府,让他不至于连这点时间都等不了。

    “道长先请跟我到前院休息,待手下抓到人以后,再交由道长处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