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十九章 鬼现身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呀!”

    念奴儿发出一声惨叫,身子重新跌回衣橱里。

    “哥哥不喜欢奴儿了吗?”跌回衣橱的念奴儿再度变回了原样,仍旧是那个漂亮可爱,天真无邪的女孩。

    牧易心中涌起的杀机随着念奴儿的变化不由一滞,有些难以狠下心激发手中的斩妖符。

    “嗡!”

    就在牧易心中犹豫不定的同时,身后再度发生变故,一股强烈的波动荡漾开来,同时还伴随着一声闷哼传来,牧易急忙回头,正好看到苏锦伦身上冒出一层白光,然后一个黑影快速的倒退。

    那是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子,看上去也不过二十岁左右,她穿着一身白衣,模样秀美,但却面无表情,神情呆滞。

    尤其是她的眼睛,只能看到漆黑一片,让人一见之下就心生寒意。

    趁着牧易回头的功夫,念奴儿已经悄然来到女子的身边,并且抓着女子的手,仰着脑袋,充满了依恋。

    这副画面,直接撞进牧易的心底,对于念奴儿,他再也生不出一丝怒意。

    世间最可怜大抵如此,一个痴情女子与爱人私奔,虽然不知道最终发生了什么,但数年后独自抱着重病的女儿归来,并且想尽一切办法来挽留女儿的性命,可命运却没有眷顾着她,丧女之痛渐渐将其逼疯,最终选择了自尽。

    而其灵魂也因为强烈的不甘没能转世轮回,哪怕就此沉沦,也要守护在女儿身边。

    牧易还记得苏重山跟他过的话,当初念奴儿死去,女儿将其葬在院子里,之前牧易并没有在院子里发现坟墓,现在看来,应该是在那片竹林里。

    竹林长青,人却不再。

    如今,牧易看着已经没有神智的女子,以及什么都不懂的念奴儿,心中有种不出的惆怅,这对母女让牧易想起了老道,他跟老道虽为师徒,但实际上却是父子之情。

    老道死的时候,牧易心中同样充满了悲伤,所以他能够想象的到女子面对女儿的惨死是一种什么心情,甚至那种悲伤比牧易更重,因为其中还夹杂着愧疚。

    苏锦伦跟苏莺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这会,他们终于看到了女子跟念奴儿,更猜出了她们的身份,但心中的恐惧却让他们怎么也无法对这对母女亲近起来,反而恐惧更浓。

    “去轮回吧,你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会彻底魂飞魄散的。”牧易看着女子道,即便女子已经没有了神智,根本就听不懂他的是什么意思。

    听到牧易的话,女子歪着头看向牧易,一会后,又看了看手中的念奴儿,然后突然大怒,朝着牧易就扑了过来。

    “斩!”

    牧易眼睛眯了一下,右手轻轻一抖,斩妖符就化作一道白光朝着女子打去。

    这是牧易第一次使用斩妖符,但却看不出一丝生疏,仿佛已经有过无数次的经验。

    在激发斩妖符的同时,牧易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心神力量被抽走了一部分。

    显然,即便是符箓,也不可能没有限制的使用下去,一旦心神力量耗尽,那么就算给牧易再多的符箓,也都是废纸一堆。

    白光快如闪电,根本不容女子躲闪就打在了她的胸口。

    跟只有防御之力的护身符不同,这斩妖符本就以杀伤为目的,即便以牧易现在的修为还不能画出威力强大的符箓,但这一下仍旧打的女子倒飞出去,她的脸上甚至流露出一丝痛苦之色。

    念奴儿虽然很多事情不懂,却也知道女子是她生命中最亲的人,见到娘亲被牧易攻击,她身子一晃,再度化为青面獠牙的模样,朝牧易扑来,而且她的速度更快。

    牧易并不想伤害念奴儿,所以他直接将一张护身符抓在手中,等念奴儿撞上来的时候,护身符自动触发,顿时间,念奴儿就被撞飞出去,但是她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无功而返后,念奴儿并未继续攻击牧易,转而朝着苏锦伦扑去,显然,她是将苏锦伦当成了牧易的同伙。

    “刀!”

    牧易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苏锦伦被念奴儿伤害,但他手中的斩妖符本就有限,加上距离原因,他只能大声的提醒着苏锦伦。

    听到牧易的声音,苏锦伦才从恍惚中惊醒过来,几乎下意识的,他举起手中的大刀朝着念奴儿劈去。

    这把大刀是一名百战老卒留下来的,而且那名老卒是真正上过战场,经历了无数拼杀,而这把大刀更是不知道饱饮了多少人的鲜血,煞气十足。

    通常这种带着煞气的兵刃对鬼物也有很强的克制,如果换成那名老卒来,哪怕只是持刀站在那里,鬼物都不敢靠近。

    苏锦伦尽管无法跟那名老卒相比,但这大刀本身仍旧让念奴儿感觉到危险,所以不等大刀落下,她就远远避开,并且再度转换目标,对准了苏莺莺。

    在这关键时刻,苏莺莺的表现反而还不如苏锦伦,在念奴儿朝她扑来的时候,她甚至都不能下意识的做出反抗动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念奴儿扑到她身上。

    好在她身上也有一张牧易送给她的护身符,在念奴儿近身后,护身符也自动激发。

    那股白光再度将念奴儿推了出去。

    这么一会的功夫,已经足够让牧易反应过来了,他快速来到两人身边,并且高高举起了手中的铜灯。

    同时,牧易也试着将心神之力灌入铜灯中,原本那昏黄的火苗突然猛地一蹿。

    从另一边悄悄靠近的女子还来不及出手,就被灯光照到,她的身上立即燃起一阵黑烟,惨嚎着快速退开。

    至于念奴儿,或许是因为之前就尝到过铜灯的厉害,所以早早的避了开来。

    “你们没事吧?”牧易的目光紧紧盯着念奴儿跟女子,头也不回的问道。

    听到牧易的话,苏莺莺才如梦初醒,声音颤抖的道:“我,我没事。”

    “我也没事。”苏锦伦关切的看了一眼妹妹,然后也道。

    实际上,这个时候牧易已经有些后悔,不该带苏莺莺来,但眼下再谈这些明显晚了,当务之急还是解决眼下的情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