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咒 第十五章 夜半捉鬼

时间:2018-04-22作者:纳兰坤

    在牧易吃完饭以后,苏重山等人也尽皆赶到,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的看着牧易。

    “苏老,这张符箓麻烦你去贴在老夫人卧室门前,然后屋中不要留人,如果半夜里有什么异动,也不用担心。”牧易先将那唯一的一张镇宅符取出交给苏重山,并且嘱咐道。

    “道长放心,我一定会亲自贴上。”苏重山郑重的接过牧易手中的符箓。

    “嗯。”牧易点点头,然后看着苏钧道:“苏先生今夜陪着苏老就好,身边最好安排几个壮硕,带煞气的护卫。”

    “苏某谨记。”苏钧点点头道。

    “至于两位公子,以及莺莺姐,今夜跟在我身边就好。”牧易最后看向苏锦伦,郑子聪,以及苏莺莺道。

    “道长,女莺莺留下可以吗?”苏钧忍不住道,毕竟牧易一开始的命令是苏府所有女眷今夜都离开,实际上,现在整个苏府,除了躺在床上的老夫人以及眼前的苏莺莺外,再也无一个女眷,不管夫人还是下人,婆子,全都暂时离开。

    “可以,莺莺姐留下不定还能帮忙。”牧易径直道,反正到时候能不能帮上忙还不是他的算?而且有了那张护身符,苏莺莺基本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既然牧易如此了,苏钧自然不再反对。

    “道长,能否让子聪陪在祖父身边?之前流血太多,现在还有些头晕,浑身无力,如果跟在道长身边,恐拖累道长。”郑子聪犹豫的看着牧易,而他的借口似乎很合情合理。

    实际上,郑子聪的身体尽管远不如苏锦伦,但也不至于放一点血就变得手无缚鸡之力,而是他很清楚,跟在牧易的身边肯定是最危险的。

    “道长,子聪的身体一直不如锦纶,不如让他陪我身边,然后换一名精锐侍卫陪伴道长?”苏重山看了一眼脸色无比难看的郑子聪忍不住情。

    “既然这样,那就让他陪着苏老吧,至于侍卫,就不用了。”牧易也没有为难郑子聪,想了一下就点头。

    见此,郑子聪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

    只不过郑子聪并没有发现,牧易在完这句话之后,眼睛里闪过一抹嘲讽,倒是一边的苏莺莺看的真真切切。

    她想要提醒郑子聪心,不过话到嘴边,却没有出来。

    等苏重山三人率先离去后,牧易将摆在角落里那把大刀递给苏锦伦,这刀也不知道苏老是从哪里淘换来的,刀刃铮亮,远远的就让人生出一种寒意,在刀身边缘,有一丝血色若隐若现。

    “这刀你拿着防身,尽量不要离身。”牧易叮嘱着苏锦伦。

    “是,道长。”苏锦伦接过大刀握在手中,郑重的道。

    牧易随后又将那根镇尺递给苏莺莺,“你先帮我拿着,以备不时之需。”

    苏莺莺点点头,纤纤细手接过镇尺。

    至于牧易,则两手空空,他甚至拢了一下袖子,让苏锦伦在前面带路,一直来到那座僻静的院。

    这里位于苏府西侧,穿过一道拱门后,可以看到一座精致但略显破败的楼被锁在院中。

    院墙上插了不少火把,加上苏莺莺跟苏锦伦手中的灯笼,倒也不虞看不清眼前的楼。

    在牧易的示意下,苏锦伦掏出钥匙打开门锁,原本并不怎么吓人的场景也随着苏锦伦微微颤抖的身体而变得不一样起来。

    牧易倒是一副坦然自若的模样,率先推开门走了进去。

    虽然苏锦伦心中害怕,但仍旧让苏莺莺走在中间,而他使劲握了握手中的大刀,也跟了进去。

    这一处院子只有牧易三人,除了院墙上的火把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只有节奏分明的脚步声。

    院并不大,只有数十步见方,在靠近西墙的位置栽种了一大片竹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风水地方好的缘故,即便在这个时节看上去仍旧葱葱郁郁。

    挨着竹林是一方池塘,但里面的水早已全部干掉,只有底层铺着一层淤泥。

    院子中间,是一个石桌,围着四个石凳,上面还凌乱的落着几片竹叶。

    虽然这里一直大门紧锁,但想来应该每过一段时间都会有人前来打扫一番,不然这么多年下来,这里早已杂草丛生,无处落脚了。

    “你们可知道前段时间老夫人为何突然来此?”牧易一直看着石桌,良久后才问了一句。

    “具体情形我等也不清楚,只是听娘亲,祖母那日突然心血来潮,便命人打开院门,独自在这里坐了半下午,只是刚开始两天,祖母并无异兆,直到几天后才突然病倒。”苏莺莺开口道。

    不知道是否因为巧合,在她完这番话后,突然刮起了一阵风,将那片竹林吹的摆动起来,刷刷声不绝于耳,甚至院墙上的火把也忽明忽暗。

    见此,苏莺莺跟苏锦伦都吓了一跳,本能的朝着牧易靠近了不少。

    牧易甚至能够闻到苏莺莺身上散发出来那股淡淡的处子幽香。

    “我们先进屋看看吧。”牧易点点头,并没有再问其他。

    这是一座两层楼,底下是一间客厅,两侧为厢房,不过现在里面却干干净净,只有地面上积攒了一层尘土。

    在上楼的时候,楼梯也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苏莺莺的脸已经变得煞白,就连苏锦伦也不例外。

    起来,就算平时让他们来这种常年没人居住的地方也会觉得害怕,更何况家中发生了这种事情,牧易的手段他们更是已经亲眼见识过,既然他这里有不干净的东西,那肯定就有。

    加上事前的准备,所以此刻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将他们心中的那种恐惧放大。

    尤其是苏锦伦,因为走在最后面,手中的灯笼又只能将他身前照亮,在他身后,是一片浓浓的黑暗,像是一只张开巨嘴的猛兽,随时都要将他吞噬。

    所以,越往上走,苏锦伦就感觉自己的腿越重,踩在楼梯上却反而轻飘飘的。

    此刻苏锦伦的表现甚至都不如苏莺莺,至少苏莺莺虽然脸色白的厉害,手更是死死攥着自己的衣衫,但至少脚步有力,当然,这也跟她贴胸放在荷包中的那张符箓有关。

    “噗通!”
小说推荐